菜猜猜

【未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回忆就像指纹:遗失的磁带(莱路/一发完/G)

回忆就像指纹:

遗失的磁带

作者:Twilight (kitre@agora.rdrop.com)

原文地址:http://www.forbiddenarchive.com/original/fiction/t/twilight-fingerprints.txt

1997-1998最佳莱路文提名

 

这篇同人和Out of Shadow有点相似,那篇试图填补路易的采访中的空白。而这篇则试图写出那些已经被写过很多次的:路易和莱斯特的关系。为什么,在《吸血鬼莱斯特》里他们的重逢比起老“朋友”更像爱人,如果路易那么鄙视莱斯特?我感觉在他的访谈里,还有其他很多没有说出,或者*没有出版*的故事。

这是遗失的“不死者的插曲”的磁带B面,“不死者的插曲”发表在《花花公子》中,作者是安妮·赖斯。最好先看那个,但是如果你没有那本书,只要邮件问我要即可,我会发给你。(感谢安东尼娅!)虽然,那也不是必须要求。

 

 

 

 

那个男孩抬起头,一种茫然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就在这时吸血鬼停了下来。

 

 “我被阿曼德告诉我的一切震惊了,最起码可以这么说。然而我没有。而我没有是因为我从莱斯特身上看到过。”

 

这个男孩抬起头看他,把他今晚的第七根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莱斯特也像那样狩猎吗?”

 

“不,至少,我看到的不是这样。他从未告诉过我,而且我们是分开猎食的。但我知道吸血鬼能感到那种掠夺囧性的欲囧望,即使相对于吸血鬼之间。莱斯特从我身上感受到过,我也从他身上感受到过,有时候。”

 

男孩震惊的表情让他发笑。“哦,我之前就应该告诉你的,不是吗?但此时此地我并没有那种欲囧望。”他伸直长腿,蜷起手指做出一种人类感到好奇的姿势。

 

“莱斯特对我来说永远是神秘的。但我知晓我看到的,我知晓克劳迪娅看到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真的。最开始的时候那只会令我更加鄙视他。而有时候我因此爱他,虽然他试图将其掩藏。

 

“我记得当我第一次意识到莱斯特对我的感觉不仅仅是他对银行家有的那种感觉,或是对一个奴隶,虽然他这么叫我。仅在他把我缔造成吸血鬼的一个月之后。

 

“一天晚上我醒得很迟,我被困在一个做过很多次的梦境里,梦中我是一个人类,在阳光下跳舞。当我终于从梦境脱离时,睁开双眼我意识到棺盖是开着的,我抬起头看到了莱斯特的脸。

 

“那一刻,他看起来那么平静,那么温柔,他的脸近到足以亲吻,以至于我完全忘记本该感到私人领地被侵犯的不适。他的手指梳理着我的头发,那么轻柔的触碰,我能看到他眼里的血泪。

 

“他在为我流泪!                                                                       

 

“但是当他意识到我已经醒来的时候,他的表情变了,变成一种易怒的冷笑。他匆忙地眨眼忍住泪,生气地告诉我是时候起床了,你知道现在有多晚吗?

 

“但我没有忘记他脸上那短暂的充满爱意的表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他的情感如此局促不安,但他很明显是这样。每当他那强悍外表下隐藏的真正想法对我来说变得透明之时,他变本加厉地脾气暴躁,极其想要隐瞒一切。但我能知道他是怎样看着我的,我也知道当他发现我在看他的时候他有多高兴,好些时候这样。即便懵懂如我,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那个吸血鬼靠在椅背上,手指拂过他的长发,叹息一声。他立刻看了看录音机。

 

“情况真正改变的时候是在缔造克劳迪娅之后的二十年。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在她二十四岁生日过完不久以后,她问了我那些问题,那些问题……

 

“我记得有一天夜晚她来到我的房间。我正在阅读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诗集,接着我抬起头就看见她的小脸在门缝后面盯着我。

 

“我把书放下,然后她关上身后的门,走到我跟前坐到我的大腿上。我抚摸着她的金发,对待她仍像对待一个特别甜美的洋娃娃,即便如果按人类年龄来算的话她已经是一个年轻女子了。而她对我说话时那种银铃般的嗓音与孩童别无二致。

 

“‘路易,为什么人类会那样互相看对方?’”

 

“‘那样?’我说,思考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她话语里的意思。

 

“‘那种人类女人看你和莱斯特的眼神。那种莱斯特看你的眼神。’

 

“小心翼翼地,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说,她说的眼神是什么,我想我的头有点晕。

 

“‘那种……他们眼里饥饿的神情。莱斯特那样看着你。我们都坐在书房里阅读的时候,他会那样看着你。好像要用他的眼睛把你吞下去似的。’

 

“‘我不太记得……’我说,小小地撒了一个谎。‘我得和莱斯特谈谈。’

 

“‘你明天会说的,对吗……?’在她的声音里有种奇怪的期望。而我从未察觉她到底在渴求什么。

 

“‘是的,我的小宝贝,但不是今晚。现在快天亮了。’

 

“我抱着她已经昏昏欲睡的身体回到我们的棺材,黑暗的局限里我的脸贴着她柔软的头发,我无法忘却她所说的话。那意味着什么?莱斯特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第二天晚上甫一醒来,我就走到莱斯特的房间,我注意到他也才刚醒。他坐在床上,打开的棺材就放在他脚边的地上,他伸了个懒腰。他的眼睛……变了,当他看到我站在门口的时候。

 

“‘你想干什么,路易?也许是想让我帮忙找适合的猎物?’

 

“他的眼睛变得坚硬,但在那双眼睛深处仍有某些东西,某些……

 

“‘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莱斯特?’

 

“‘因为你会听到的,你必须知道做一个吸血鬼是什么样!’

 

“‘我不认为这是关于……’

 

“‘那是关于什么,路易,你无所不知?你知道当我对你说这些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我认为你怕我。可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为什么会怕你?’莱斯特的话语里充斥着他惯有的虚张声势,但他的脸上有一种最为奇异的表情,就像是人和眼镜蛇被困在同一个房间里。仿佛他陷入困境……

 

“‘为什么你要假装讨厌我?我不认为你讨厌我。你到底在掩盖什么?’

 

“‘没什么……’但是当我走近一点的时候,他的表情甚至变得更为不安,他的手抓紧了被单。

 

“‘我不相信你。你骗了我,一直,为什么我会相信你不知道?为什么你对待我真的就像对待一个奴隶一样,为什么在你能轻易杀死我的时候还要骗我?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他试图从我身边溜走,他睁大双眼。他的呼吸声里有些异常。‘走开……’

 

“‘不。在你告诉我答案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他沉默地坐在那里,很明显讨厌那种状况,感到我瞪视的热量。他的声音是那么安静,近乎低语……

 

“‘我不讨厌你,路易’

 

“‘那你为什么这么做?’我的声音变得更为艰涩,响亮,出乎意料的充满感情。

 

“他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他蓝宝石一般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我。

 

“‘因为我爱你。’

 

“‘骗子。’

 

“‘不…’

 

“‘如果你爱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让我怎么爱你?’他的眼睛现在变得愤怒。‘像人类恋人那样,甜言蜜语吗?诗句,或许?你永远不会从我这里接受那些东西。我是那个把你诅咒成这个样子的金发魔鬼,不是什么爱人。’

 

“他的话击中了我,因为我知道他是对的。他现在站起来了,离我几步之遥,他的头发蓬乱而他脸上最可怕的瞪视,在我看过去的时候甚至变得柔软起来。他的声音现在更轻了,不再那么暴躁。

 

“‘你让我怎么爱你?’他的手轻轻地抚过我的脸。他走近一点,我能感到他的呼吸喷在我的脸颊,越过我的双唇。‘用人类的动作,像吻一样,简单而又没有意义……?’

 

“他声音里的疑问很清晰。但我的脑袋在那一刻太眩晕以至于忘记呼吸。我抬起头,只是最细微的举动,不情愿的邀请,他的唇触碰我的唇。温柔,甜蜜的吻,根本不像我预想的莱斯特。他柔软的金发拂过我的脸,和我自己墨黑的头发缠绕在一起,加入我们(的亲吻)。

 

“我站在那里,让他吻了我一会儿,直到我的恐惧打败了我。接着我打断这个吻,冲出他的房间,跑到后门离开家走进一个果园里。我站在苹果树旁,看着月光照在脚边的草地上呈现出一种蓝色,思考着。我能感受到我的双眼里蓄满了血泪,我的想法是一团红色的阴霾,掺杂了乱七八糟的情感。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或者他想要什么,但是有些东西,有一种火花在我们之间……”

 

吸血鬼再一次叹息,伸直他的一只胳膊仿佛那条胳膊已经僵硬。当他说话的时候,他的脸上略带一种怀念的微笑。

 

“然后我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草地发出沙沙的声音。我几乎不敢转过身去看,因为我知道来人是谁。我感到困窘,因为感觉的强烈,因为感觉周遭的困惑。但是当我感到他的手轻轻地落在我的肩膀上时,我没有选择只能面对。

 

“他的眼睛是那么蓝。我再一次为那双眼睛心醉神迷,明亮,纯净,就像月光把那种颜色增色成某种不可思议,燃烧的火焰中心里发光的蓝色。而在那双眼睛里有同样的迷惑,同样的惊奇,我知道那和我的感受一模一样。当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沙哑,柔和,就像暗影本身。

 

“‘路易……’”

 

              

FIN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