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未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短暂的相遇(莱路/一发完/全年龄)

短暂的相遇

作者:Becky

2000年6月

原文地址:http://www.forbiddenarchive.com/original/fiction/b/becky-encounter.htm

 

嗨,朋友。好吧,自从我写了一篇“严肃”同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大家了,所以这次是半严肃同人。是我幻想的一段如果路易移居新大陆之前,他和莱斯特在孩童时期就相遇了,会发生什么事呢?好吧,这篇短小的同人就是关于这个脑洞的……有点可爱,并不黑暗,是我喜欢的那类,但是,哦,好吧,请享用!

 

剧透:《夜访吸血鬼》、《吸血鬼莱斯特》

 

哦,是的,弃权声明……所有角色属于安妮·赖斯。路易的可爱,莱斯特的风趣,加布列的强势,他们都是她的!别告我,因为我作为一个学生没多少钱,而且利物浦是一个容易藏人的地方。哈!

 



短暂的相遇,或者当我们年幼懵懂时

 

“这就是你的人生,每一分钟都在走向结束。”

——查克·帕克纽克,《搏击俱乐部》

 

法国,1771年

 

“莱斯特,不要拿起来,如果你打坏了——”莱斯特皱了皱眉,把陶器又放回集市的摊位上。

 

“不管怎么说都很无聊。”他回嘴道:“而且我们为什么必须来这儿?你说过会很刺激的!”他责备地补充了一句。

 

“只是,”加布列回应道:“只不过是今天有点沉闷,就是这样。而且,怎么说都比困在那个该死的城堡里好一点。”她争辩道。

 

她牵起他的手,带他离开那个摊位,走回熙熙攘攘的集市。

 

几乎立刻地,他又回到了那个摊子,她只能生气地叹息一声。

 

即便如此,她那淘气的孩子也不能毁了这一天;每周集市是极少数能使生活堪于忍受的调剂品;因此她经常拽着他来这个地方,大概在奥弗涅外围十英里,逃避她作为侯爵夫人生活里压倒性的枷锁。那一年是1771年,法国初处于变革的苦苦挣扎中。不久之后莱昂科特家族就会变成革命的受害者,这时已初现端倪。法国正在变革;人们移民到美洲大陆,新的思想正在建立、新的政治制度正在崛起的地方。而加布列则痛苦非常。她不得不从远处见证这一切改变,这是女人的命运;购物然后回家。不旅行,永远不能被抓到以男人的方式去生活。她是多么渴望改变!她的思绪被一个打破玻璃的声音拉回现实。她转过身看到一个生气的店家瞪着她11岁的儿子,他最终还是设法打破了某个东西。

 

“莱斯特!”她嘶声道,而他人畜无害地看着她。

 

“别怪我!不是我干的!”他大喊道。

 

“哦?它是自己从你手上跳下来的。是吗?”她抱怨地说,拿出她的钱包递给商人几个硬币。

 

她牵起他的手带着他离开那家店。

 

“莱斯特,”她说:“你知道我们没剩多少钱了!我最不想要的就是你打破任何昂贵的东西!”

 

“它滑下来了!”他咕哝道。

 

加布列摇了摇头,带着他走进另一家铺子,那里摆放着各种优质材料可供许多客户挑拣。

 

“别再不小心撕坏它们,或者不小心把它们点着火,可以吗?”她问道。

 

他选择性无视了这句评论反而开始寻找起其他某个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虽然他很爱他的妈妈,但是逛集市简直无聊到让他想哭了!

 

他踢了一会儿小草,然后凝视着那些招待孩子们的小丑,颤抖起来。小丑令他感到害怕。他向那个开了一家陶器店的男人投去一瞥,意识到他应该远离这里。接着一个男孩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他非常小,大概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而且虽然他穿着时髦的衣服,甚至比莱斯特的衣服还好,这让他很嫉妒,但他确实从男孩身上沾满的泥巴这个事实上得到些许满足感。

 

他的身材非常纤细,精瘦,即使是在年龄这么小的阶段,而且他正坐着,盯着地板,用一根棍子时不时地戳一戳什么东西。莱斯特走近了一点。

 

这个男孩的脸蛋被浓密纯黑的头发遮住了,有几根落在了他那不同寻常的绿眼睛里,那双眼睛正心无旁骛地盯着泥土里的某个东西。他的好奇心被另一个男孩明显的着迷唤起。莱斯特走近他看到了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有趣。他有点失望,什么也没看见,不过是有一只甲虫试图从掉下去的洞里爬出来罢了。

 

“你在干什么?”他大声问道,因此这个男孩跳了起来。

 

“嘘!”这个年纪小的孩子说道,没有抬头看他:“我正在看这只昆虫。看,它正在试图从这个小洞里爬出来呢。”

 

“那就让它出来!”

 

“那我就没办法观察了。”

 

“但你为什么要观察呢?”莱斯特问道,真诚地困惑起来。“这很无聊!”

 

“嘘。”

 

“那么,”莱斯特喋喋不休地说:“你叫什么名字?我敢打赌绝对不会有我的名字这么妙不可言、独一无二。想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吗?”

 

“嘘嘘嘘嘘嘘!”

 

“回答我!”他恶狠狠地说。因为某种原因,他想得到这个孩子的关注。他对自己太冷淡了。

 

这个男孩抬头看着他,轻蔑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观察起昆虫。

 

那就是了。如果只有一件事莱斯特不能忍,那就是被无视。他踩死了那只甲虫。

 

他对此感到很不好,它又没做错什么,但看到那个男孩脸上愤怒的表情说服他一切都是值得的。“你为什么要这么!”他气呼呼地说。

 

“因为我想。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莱斯特冷漠地说。他看着那个男孩站起来,似乎准备要和他打一架的样子。咧嘴而笑,他走向男孩,睥睨他,他至少比他高两倍。“那你想要对此做点什么吗,小鬼?”他威胁地问道。他极大地享受这种乐趣。

 

那个男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在他的怒气和莱斯特更有可能把他打趴下的认知中天人交战着,然后皱着眉走远了。

 

莱斯特叹息一声。他已经期待一场战斗,只为看到那个男孩的反应,仿佛在他踩死甲虫的那一刻,他就被绿色的怒火征服了。那真是太棒了!此外,他说服自己道,这是那个目中无人的男孩自找的。他所想要做的不过只是聊天而已!

 

得意地微笑着,他回到加布列的身边。她正在和集市货摊的老板说话,这个男人一直在试图哄骗她买下一条地毯。“但是,我的侯爵夫人,这多漂亮啊!”他说服道:“这个地毯放在你的城堡里看起来效果会非常好。莱昂科特家族里真正的美丽!”

 

“我不这么认为。”加布列简短地说。

 

一位大约和加布列同龄,有着美丽黑发和纤细身材的孕妇,抬起头看:“您是奥弗涅侯爵夫人吗?”她问道。

 

“很明显是的。”加布列说。

 

“我的夫人,很荣幸见到您。”这个女人继续说道:“我叫米歇尔,米歇尔·普都……”

 

“加布列·莱昂科特,当然。”她打断道,用一种特别不感兴趣地语调。

 

“哎呀,”那位妇女夸张地说:“我很高兴终于见到您了。对法兰西贵族的最后一瞥!我和我家人要搬走了,要去新大陆。移民,如果您愿意用这种说法的话。我们下周离开。真是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正想要挑一些面料和我们种植园里没有的东西。这儿的东西真是便宜到令我吃惊——”

 

“新大陆?”加布列问道,相当粗鲁地打断她:“在哪里?”

 

“路易斯安那州。那里现在是一个繁荣的法兰西殖民地;美洲人现在简直神智失常了,他们决定夺取那个地方。我说,好吧,法兰西不会马上就放弃的,几百万美元也不会允许……”

 

“的确,”加布列说:“所以,那里是什么样的?”

 

“妈妈,”莱斯特突然插进来一句:“我很无聊!”

 

“哦,那么这位想必是令郎吧?”米歇尔说道。

 

“当然。”加布列柔声回应道。

 

“我还没注意到他呢,”她说:“他真可爱,不是吗?依我看,他长得很像您。”

 

“不,我才不像!”莱斯特恶狠狠地说。

 

米歇尔大笑:“哇,他多么活泼好胜啊。我儿子比较安静,但他非常可爱。他等不及宝宝的降生了。”她说着,拍了拍她的肚子。

 

“我还以为你只是太肥了。”莱斯特说。

 

微笑消失在米歇尔的嘴角,但很快她探出头,很明显是在找谁。

 

“我不能想象他跑到哪里去了……他总是和我走着走着就走散了。路易,你现在在哪儿?”她大喊道。

 

恰好在这个时候,莱斯特新发现的敌人,那个年纪小的男孩,跑了过来。莱斯特再一次紧紧盯着那个黑发蓬乱,有着奇怪的绿眼睛和纤细身体的男孩。他看上去太羞怯漂亮以至于无法享受莱斯特的恶作剧,但他泥泞的衣服和放松的表情证明事实并非如此。“是,妈妈?”他问道。

 

“你对你的衣服做了什么?”她吸气道,拍打他浑身上下的泥巴。

 

“我只是在玩……”他说,然后抬起头看着加布列:“您好,夫人。”他礼貌地说。

 

加布列微笑:“小小可人儿。”她说。莱斯特沉下脸。

 

“说实话,我不能理解他。”米歇尔说:“礼仪毫无瑕疵,但是太不整洁!他只是似乎并不在意他的衣服!——”

 

“以后会好的,肯定的。”加布列安慰道:“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而且,一点小小的冒险远不会伤害到任何人。现在,告诉我关于那个地方……”

 

正当这两个女人开始再次沉浸在她们的谈话中时,路易站在他妈妈的旁边,害羞地把脸藏在她的长裙后面。

 

莱斯特不耐烦地把他从那里拉出来怒视他:“那么,至少我现在知道你的蠢名字了。我是对的;我的名字好听。你要从法兰西搬走?”

 

男孩点点头。

 

“你不喜欢法兰西吗?”

 

他耸了耸肩。

 

“你的眼睛怎么会绿得像猫眼一样?”

 

路易听到这句话只是瞪了他一眼。

 

“你甚至不会说话吗?”他嘲笑道。

 

年纪小的男孩甚至没有回应。

 

“你是傻还是怎么回事?”莱斯特气炸了。

 

加布列迅速揪住莱斯特的耳朵:“莱斯特,不要这么……这么……自我!”

 

“可是,是他先开始的。”他嘟囔道,可怜兮兮地揉了揉他的耳朵。他盯着那个男孩,而对方则递给他一个最生气的绿色瞪视。

 

“你才是。”他近乎耳语说道。但语气里有很强的怒气,一种深刻的微妙怨恨,即使只是在这么小的年纪。

 

莱斯特惊讶地眨眨眼。没有人能顶撞他!只要他一瞪,任何潜在敌人都会在他们妈妈怀里哇哇大哭。然而这个男孩完全不怕他。他甚至看上去有一点厌烦。“不,你先开始的,你这个小……”他嘘声道。

 

“是你先。”

 

他们对峙着。在这两个妈妈聊天的时候,两个小孩互相瞪着对方。莱斯特又被那双绿眼睛的凝视里祖母绿的深潭所吸引,那双和浓厚乌黑的睫毛形成强烈对比的眼睛。他不允许。

 

这一刻,地球仿佛停止了转动。莱斯特,路易,路易,莱斯特。两个人类小孩,他们的灵魂遭受天谴,而且当然,他们还不知道。但他们很快就会被锁在一起度过永生,有爱,有恨,怀着这样对对方强烈的情感将是痛苦,而且永远,永远,挣扎着去理解对方。

 

莱斯特,命定地爱上这个温柔的,有自毁倾向的灵魂,出于绝望地想把他留在自己身边而犯下如此可怕的错误。莱斯特,几乎是所能想到的任何方面与他相反的人,然而没有他生命却是这般不完整。

 

路易,将会带着如此毁灭性的罪恶感,和被所有吸血恶魔所挚爱的人性。他将会意识到他是无么毫无保留地爱着这个流氓,而且几乎为时已晚。路易,将会永远被他爱人的各种心血来潮所伤害,但仍会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他热烈如火的性格。

 

那是他们的时刻。结束了。加布列点点头:‘好吧,无论如何,一路平安。’

 

“谢谢,夫人,祝您好运。”

 

“走吧,莱斯特。”加布列转过身对她儿子说:“是时候回家了。马车夫在等着呢。”

 

“但是妈妈,”莱斯特说道,抬起头:“我正在比赛瞪眼睛呢!”

 

在她回答之前,年纪小的男孩倨傲地瞥了他一眼:“你真蠢!”他宣布道。

 

“路易!”他妈妈严厉地说道:“不要这么粗鲁!”她转向加布列:“很高兴和您谈话。再会。”她说,牵起她儿子的手领着他离开了。

 

“我再也不想见到那个臭小子!”莱斯特大声宣布道。路易回过头,莱斯特朝他吐了吐舌头。

 

加布列发出啧啧声然后带着他走向马车:“莱斯特。”他爬到她旁边的座位时她沉下脸:“你必须得学点规矩!”

 

“为什么?”

 

“因为。”

 

因为什么?”

 

“你必须要!”她怒声说。

 

“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在想什么?”他说服道。

 

加布列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相信我,我的儿子,那样比较好。”

 

“好吧,那是真的,”他固执地说:“我确实讨厌他。他很无聊。”

 

“那么无聊所以你想打他?”

 

“而且个子小。”

 

“他年纪比你小!”

 

“而且丑。”

 

加布列大笑:“哦,得了吧,现在!他离丑远着呢!事实上,他非常漂亮。等他长大的时候肯定会成为一个美男子。”

 

“但是不会像我这么帅,对吗?”

 

她微笑,用手抚摸他金色的头发:“当然。”

 

“既然如此,那我就能说他丑。”

 

“总之,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他甚至下周就不在这个国家了。他和他的家人会搬到新大陆去。”

 

“什么是新大陆,妈妈?”他问道。

 

“一种解脱。从这里的一切。”加布列冷酷地回答。“……一个冒险的世界。”她向往地补充道。

 

“我们能去那里吗,某一天?只有你和我?”

 

他的妈妈别开眼睛,明显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绪里,而他知道她在想她曾和他讲述的遥远之地。古老的英格兰,蛮荒的苏格兰,未开发的澳大利亚。她能说上几个小时这些事情,以及她是多么渴望漫游那些地方,而现在这个新大陆俘获了她的心。“某一天,我的儿子。”她断断续续地呢喃:“我们可能已经去了那里。”但他知晓这个悲伤的语调,知晓她感觉被婚姻的锁链和对国家的责任所捆绑。

 

莱斯特再一次靠着她安定下来,倾听着马蹄踏过鹅卵石发出咔哒咔哒悦耳的声音。它当然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词;新大陆。他也许会更渴望去了解新大陆,如果不能成为神职人员的话。不,他很满足,至少就目前来说,去追逐他学习文学和艺术的梦想。但如果他没有成为牧师,哎呀,那么他会成为一名演员!

 

是的,法兰西的生活很好。新大陆,真的是。那里似乎也不怎么样,因为去的人都是那些又老又肥的女人和胆小的绿眼睛小屁孩。他已经忘记那个男孩的名字了。他为自己想到这点而嗤之以鼻;他自己的兄弟和那个昏暗的城堡要更刺激,而那就有的说了。那个男孩,和那样一个地方,能有什么那么有趣?

 

THE END


credit: GYRHS of deviantart


credit: Ambelle1120 of deviantart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