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未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遛Mojo(莱路/全年龄/第一部)

遛Mojo


作者:Dark Angel(1997-1998年最佳同人写手)

剧透:《吸血鬼编年史》至《肉体窃贼》

时间线:《肉体窃贼》三年后

状态:完成

原文链接:

http://www.forbiddenarchive.com/original/fiction/d/darkangel-walking.htm

弃权声明:这部非实用性的同人并没有打算侵犯任何版权、人权、或是《吸血鬼编年史》作者的权利、诺夫出版社的权利和他们所有私生子的权利,格芬影业或者他情妇的权利,华纳影视或他们的所有阿谀谄媚的马屁精的权利,谢谢。

特别鸣谢:特别鸣谢@Father of Lies关于“有争议的回忆”的台词。所有法国同好的帮忙和校对!以及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其他服务。

作者备注:这篇由法文翻译为英文的同人包含了很多作为插入语的法文。而所有如下的对话,信不信由你,是首次,这样登上我们的舞台,原创而且是我写成的!好吧,我的意思是,有些单词之前用过,但并不是以这个顺序。

献给:这篇文迄今为止献给真正的Mojo,它在1999年7月14日走过了彩虹桥。

 

“在这个自私的世界上,人能拥有一个绝不自私的朋友,他永不离弃他,永不辜负或背叛他的朋友,就是他的狗。”

——乔治·格拉汉姆,狗的礼赞

 

莱斯特快步走向皇家大道。他很高兴再次回到家。他有点儿受够了冒险。他筋疲力尽,渴望回到熟悉的环境里。“即使是恶魔也要回地狱睡觉。”他想到。他来到他的别墅。他可以感觉到Mojo在里面。他做好准备迎接巨型犬的正面全囧裸的“爱的袭击”之后走进门内。

 

狗不在这里。他肯定没听见他进门了。“Mojo?”他喊道。也许路易把他锁在房间里诸如此类的。“路易?”莱斯特喊道,上楼来到了客厅。路易躺在地上,戴着耳机,在看书。Mojo睡着了,头和前腿靠在路易的后背。

 

莱斯特跪在路易面前,抽出他手里的书。路易抬起头微笑,摘掉了耳机:“莱斯特,你提早回来了。”

 

“在亚马逊的四个月对我来说似乎足够长了。大卫和加布列意见不一。”莱斯特站起来看着路易和Mojo。“但看起来我回来的很及时。你似乎偷了我的狗,路易。”

 

路易皱起眉:“莱斯特,你什么意思?他就在这里。”

 

“对,美人,我看见了。但是,当我把他留在这的时候他正冲着你吼叫。我回来的时候你们俩依偎在一起就像一对新婚夫妇。”

 

路易对他翻了个白眼:“你让我照顾好这只狗,莱斯特。我照顾好它了。”路易回头看了看:“Mojo, leves-toi.(Mojo, 起来。)”Mojo懒洋洋地睁开眼,不情愿地动了动他的四肢。路易站起身,走过去关上音响。Mojo坐起来发出呜呜的声音,路易回过头看着他:“Mojo, allais-toi a Lestat.(Mojo,到莱斯特那边去。)”

 

Mojo转到路易所指的方向,他看着莱斯特站起来,立即跑向他,跳到莱斯特的胸膛上,高兴地吠起来。莱斯特大笑着抱起他亲吻他。在这个重逢的过程中,路易把他的书放回莱斯特的书架上,走进厨房穿上了他的夹克:“我今晚已经喂过他了,而且他已经散过步了。”路易下楼的时候说。

 

莱斯特下决心和Mojo拔河比赛,拔Mojo的玩具邮递员,没有回答。

 

“再见。”路易关上门说道。

 

接下去的两个小时当莱斯特扔掉那些新东西,把旧的东西重新摆放的时候,Mojo一直跟着他在房子里打转。纵情地享受回家的愉悦。

 

黎明迫近时,Mojo开始咬莱斯特的袖子,“别这样MoJo,安静下来。”

 

Mojo哀鸣了一声跑到楼下的大厅,几分钟后他回到原地,这一次是拉着莱斯特的裤腿。“怎么,Mojo?是蒂米掉进井里了吗?”Mojo朝莱斯特吼叫又跑回了大厅。莱斯特可以听见他在挠门。

 

莱斯特叹了一口气下楼来到大厅。“Mojo?”Mojo发出呜呜声然后指着门。那是通向备用卧室的门。路易之前的房间。莱斯特含糊地想到。有一年都没有打开了。“你想到里面去?”莱斯特打开了门:“里面什么都没——”

 

莱斯特看到房间已经被清扫过了。“啊,路易让你待在这里?”莱斯特问着狗。Mojo跑进房间跳上床铺。莱斯特注意到上面铺了一层新的天鹅绒被单,非常衬Mojo的毛色。“所以路易让你睡在这里,是吗?”莱斯特微笑。他打量着整个房间。有几本书看上去很新。衣柜上有一把新的毛刷。他打开梳妆台最上面的抽屉。里面约有三十根蜡烛和十二本象棋书。

 

“路易不是真的住在这里吧?”莱斯特问Mojo。作为回答,Mojo从床上跳下来,爬到了床底下。莱斯特走近壁橱打开门。令他惊讶的是里面挂着几件衣服。两件黑色的毛衣。一件白色的宠物衫。一件黑色的圣徒牛仔外套。一双匡威的黑色高帮运动鞋。“为什么路易。”莱斯特说:“这个世纪的衣服!多反常啊你。”他关上壁橱的门时听见某个东西掉下来的声音。莱斯特重新打开门看见声音的源头。一盒狗粮。

 

莱斯特笑了:“所以就是你在找的东西,嗯?”他问Mojo。他摇了摇盒子Mojo就钻出床底。他走向莱斯特,坐在他面前,举起一只脚。

 

“Mojo,这里面该死的有什么?”莱斯特摸着狗狗的头扔给他四到五颗。Mojo仅在三秒之内就把所有的都吃光了,又走回来摆成和刚刚一样的姿势。Mojo试图向莱斯特的右手伸出脚。莱斯特奇怪地看着他。“这里。”莱斯特掏空盒子放在地上。Mojo把所有的都吃掉了然后又看着莱斯特。

 

“来吧,Mojo,睡觉时间。”莱斯特喊道,从大厅走回他自己的房间。Mojo跟着他。

 

莱斯特打开他房间的门看见里面也是保持的一尘不染。“我们的路易雇了一个女仆打扫,是吗?”他问道。莱斯特脱下衣服躺在床上。床很新,至少被单闻起来有肥皂洗过的味道,而且床垫也换了一个。“我得从路易那里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他告诉Mojo:“你知道,现在很难找一个这么好的帮工了。”莱斯特拍了拍床,Mojo就跳到床上和他一起。“躺下,Mojo,好孩子。”莱斯特闭上双眼,他能听见Mojo的尾巴拍打着床垫。过了一会儿,莱斯特听到窸窸窣窣和哀鸣的声音,他能感觉到太阳还有三十分钟升上地平线。他唤起Mojo,Mojo来了,但他只是对着莱斯特吼叫然后继续回去做他刚刚做的事。莱斯特叹气,从床上起来。他跟着Mojo回到那个备用房间,Mojo跳到了床上,在窗边冲着窗框狂吠着,抓挠着,接着他转过身跑下楼梯到后门狂吠起来。

 

“Mojo,现在太晚了,不能出去。而且,路易说他已经——”但Mojo越过他跑向前门,接着他再一次回到楼上的备用房间。他这样来回了三趟直到莱斯特疲于找出原因回去睡觉了。“冷静,Mojo,我今晚会来看你的。”莱斯特慢慢地爬上床,就在死亡的睡眠开始逼近他。当他感觉到太阳肯定已经升起时,他听见Mojo更加疯狂地吼叫和抓挠起来,但下一刻他就睡着了。

 

当第二晚的夜幕降临时,莱斯特起床发现Mojo睡在备用房间的门外。“Mojo,”莱斯特叫他:“来这里。”Mojo站起来冲向莱斯特,跳起来吼叫着舔他的脸。“好,好,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莱斯特走到客厅,Mojo超过他走到前面。莱斯特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Mojo走到他身边然后嘴里叼着什么东西趴了下来,尾巴兴奋地摇啊摇。

 

“这是什么?”莱斯特伸出手拿起那个长长的物体。是一个狗链。莱斯特惊恐了。“路易给你栓狗链??!”Mojo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莱斯特的怒气而是等待着狗链栓住他的项圈。他的项圈?路易他妈的到底以为他在做什么?驯化我的狗?!莱斯特解开项圈扔掉,然后把狗链扔进了垃圾桶。“来吧Mojo。”莱斯特走到门口。Mojo疑惑地看着他。“这里Mojo!”莱斯特拍拍他的腿,狗就跑向他。莱斯特打开门,他们俩走进黑暗里。

 

莱斯特总是和Mojo一起漫步,无论心情好坏,无论地点何处。但今晚Mojo明显是有地方要去,有人要看。所以莱斯特心满意足地跟着狗,看看他到底会把他带到哪里。在Mojo走到后面的院子,做着他的“园艺”时,他径直走出大门沿着皇家大道走向圣彼得教堂。在那里他转过身走到教堂的门口。

 

“需要忏悔吗,Mojo?”莱斯特问。Mojo伸出舌头冲着他喷气。莱斯特离开教堂。Mojo看着他,突然横穿过杰克森广场的小花园,坐在角落里,等着莱斯特。车流一结束,莱斯特就和Mojo穿过街道。Mojo冲进杜梦咖啡馆的遮阳棚,趴在角落里最外面的桌子旁边。

 

“你好Mojo!”莱斯特转过身面对声音的源头。是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可能不到二十岁。Mojo吠声对她打招呼,把脚放到桌子上。当女服务员来到他们的桌边时,莱斯特开始好奇他是到了《暮光之城》的哪一集。

 

莱斯特坐下来,她怀疑地看着他:“你是谁?”她问道,并不是很粗鲁,但也不是很礼貌。

 

“呃……我属于他。”莱斯特说,拍了拍Mojo对她露出一个最迷人的微笑。

 

“哦。”她说,但她看起来并不是很信服:“你想给来一份他照例吃的那种吗?”

 

莱斯特惊讶了。他的狗在杜梦咖啡馆有照例吃的食物?他隐隐约约希望这次别变成“小男孩可以用思想摧毁你”的那一集。“好的,”莱斯特点点头:“请给他照例来一份。”

 

“你呢?”她问道。

 

“牛奶咖啡。”

 

她点点头,转过身去填写订单。

 

莱斯特看着狗:“Mojo,你什么时候有社交生活了?嗯?”

 

女服务员带来一盘面包圈,一个碗和一盒牛奶。她把牛奶咖啡放在莱斯特的桌前。莱斯特拿出他的钱包。

 

“他已经把这个月的付完了。”女服务员告诉他,对Mojo点点头:“你把那个放在他的牌子上?”

 

莱斯特眨眨眼:“Mojo有名牌?”他震惊了。Mojo冲他呜咽地叫着。

 

“你没有给他弄一个吗?”女服务员问他。

 

“呃……”莱斯特不确定他应该说什么。

 

女服务员拿起面包圈扔给Mojo。他在半空中就熟练地接住了,

 

“你是新来的狗保姆还是什么?”她问莱斯特。

 

“事实上,我是这只狗的主人。”莱斯特告诉她。

 

“哦,那么,你回来了。”她听起来很是失望。

 

“是的,我回来了。”莱斯特说。Mojo嗅了嗅那盒牛奶。

 

“你得把牛奶倒在碗里给他喝。”女服务员对他说。

 

“他不能自己做吗?”莱斯特微笑地问她。

 

“他能,但他不想炫耀。”她微笑然后拍了拍Mojo的背。接着她被叫到了另一个餐桌。

 

莱斯特把牛奶倒在碗里然后把碗放到地上。他用牛奶咖啡暖手,扔了几个面包圈给Mojo,他想知道路易该死的之前到底在想什么。

 

当碟子见底的时候,女服务员回来了:“还想要点什么吗?”

 

“不了,谢谢,小姐。”莱斯特说。

 

“所以你喜欢把这个放在牌子上?”

 

“是的。”如果狗狗有了名牌,最好利用好它,莱斯特想到。

 

女服务员拾起空盘子然后若有所思地盯着莱斯特看了一会儿。最后她说:“不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我很乐意倾听你的任何问题,亲爱的。”

 

她微笑:“嗯,小路还在这里吗,还是说他回家了?”

 

“小路?”莱斯特知道她在说谁即使那是带着美国口音,但她竟然知道他的名字实在太令他震惊了以至于一时半会想不到要说什么。

 

她看着他好像看一个白痴一样:“是的,小路,你知道的,你狗狗的保姆。这么高,”她伸出手在她头上一尺的地方比了比,“黑头发,绿眼睛,法国口音,帮你看了几个月的狗!小路。”

 

“啊,是的,当然。”莱斯特点点头:“我相信他还在这附近。为什么这么问?”

 

“唔,如果你见到他,你能不能告诉他,塔比瑟向他问好,而且我在神学期末考里得了A?”她问道:“然后告诉他……你知道……我会想念他的。”

 

她爱上了我的雏儿!为什么小路,你这个负心汉!我永远也猜不到。“我很乐意给他带话。”莱斯特对她露齿而笑,轻轻地笑出声。他站起身,向她点头致意:“塔比瑟小姐,晚安。”他对Mojo比了一个手势,然后跟着他走出咖啡厅。

 

Mojo带着莱斯特从迪凯特街走到圣菲利普街。“所以,路易用你来把妹,对吗?”莱斯特问Mojo。Mojo抬起头看他,叫了一声。莱斯特哈哈大笑。

 

他们穿过北垒,Mojo跑向了博勒加德广场。莱斯特停下来看着他。Mojo回过头又跑回来,停住。“去吧,Mojo。”莱斯特对他说:“从这里要去哪儿?”

 

Mojo再次狂奔,跑向池塘,当他跑到池塘边时,回过头冲着莱斯特叫起来。莱斯特跟着他。一旦莱斯特靠近他,Mojo就再次跑起来,全速前进,绕着池塘。但当他意识到莱斯特并没有跟着他一起跑时,他转了回来,小跑着回到他身边。

 

莱斯特低头看着他:“怎么?我们必须跑吗?”

 

Mojo转过身又跑起来,这一次莱斯特跟他一起跑。Mojo绕了池塘三圈,然后跑到路易·阿姆斯特朗公园,把自己扔到一颗巨大的槲树下喘了一小会儿。莱斯特坐下来,Mojo趴到他的大腿上,把头靠在莱斯特的膝盖上,抬起头看着他的脸。莱斯特抚摸着狗狗的毛:“所以这就是路易的日常工作,是吗?”莱斯特大笑:“我一直记得他是一个漫无目的的游魂野鬼,”

 

Mojo闭上眼睛休息。“还有多久?”莱斯特问他。Mojo睁开眼,看着莱斯特,仿佛要说:“一直到我非常开心。”然后再次闭上眼睛。莱斯特倚着树干,抚摸着Mojo的毛。他能听见法国区夜晚的声音,风声,音乐,笑语,鸣笛,他能闻到水流,食物,花朵,人类。奇异的新奥尔良混合香料。令人宽慰和平静。相信路易永远都能找到暴风眼,找到城市丛林的一丝安宁。莱斯特安顿下来。他抬头看了一会儿星空,迷失在自己的思绪里。他突然想到他还没有和路易说再见。更不必说谢谢。或者“你好吗?许久不见。”但是话说回来,他从未对路易说过这些话。路易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他肯定再也不会期待从我身上得到这些话。他知道我喜爱见到他。如果他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他会告诉我的。我不必问。我会问吗?这似乎并不是他需要那种关注,他从不需要。至少在我这里不需要。路易是安静的。路易是避世的。如果我向他乞求,路易也不会和我说话。有什么重要的呢?只会让我们两个都感到不适,然后他就会逃跑藏起来躲个几十年。而且,我也有其他人和我聊天。我和大卫,玛瑞斯聊天,如果我不是太沮丧的话甚至会和阿曼德聊。还和任何我遇到的人类聊天,当我们邂逅之时。当然,路易也可以这么做。又不是说他必须只能和我聊天。也肯定不是他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和半大的人类聊神学,这个最死气沉沉又无聊的话题。如果路易很孤独,他昨晚就会留下来。路易喜欢独处。如果他想来,住在那个房子里,他会来的。他知道我不会拒绝他。事实上,他可能只想把自己的东西放在那里以便日后留宿。还能为什么?如果他想和我一起住,我们从里约回来的时候,他就会搬进来。而他肯定坚持不了两年。我们不能住在一起,我们打架。我们俩都知道。他惹怒我,我生他的气,对周遭来说是一片灾难。我们使得大卫不得不靠墙站着,穿过天花板或者卷入混乱之中。是,他爱我。我也爱他,但我并不期待再次听见他的每一声抱怨。如果他想要什么,他只要来问我要即可。我不会问他的。那不是我们相处的方式。他问,我笑。才是我们相处的方式。而且这已经在我们相处中适用了很久。当然,他试图杀了我,而且在我最需要援手的时候拒绝帮助我。而且,是的,我烧毁了他的房子,还威胁说要杀了他,但那只是我们相处的日日夜夜中的其中一晚罢了。我们对那些往事一笑置之。毫无影响。我批评他的写作,他的服装和他的情感,他叫我无知的怪物,说我是浅薄的物质主义者。不过是些小打小闹,不是吗?他说他爱我,我没有回应。他吻我。我无视之。那不是拒绝,那只是……只是……我的意思是那只是……

 

Mojo打着哈欠从莱斯特的大腿上跳下来,站起身。他期待地看着莱斯特。

 

“休息结束的意思,是吗?”莱斯特站起来:“带路,麦克达夫。”他对Mojo说。这只狗走到贝森街,进入了圣路易斯一号公墓。Mojo走在看不见的小径上,穿过迷宫一般的坟墓,直到在一个古色古香的白砖墓碑前停下,这个墓碑有着列柱廊顶盖和大理石板。Mojo坐下来,舔着一碗水,这只碗明显就是摆出来作此用途的。就在碗的后面,坟墓旁的野草中有一个爱比达矿泉水瓶。Mojo用牙叼起这个瓶子,放到莱斯特面前。但莱斯特还在盯着那个大理石板。

 

简·米歇尔·普都拉

1745——1778

 

保罗·普都拉

1776——1791

我们最心爱的儿子

 

伯纳黛特·普都拉

1750——1792

 

路易·普都拉

1766——1794

 

他之前见到过路易的坟墓,他是那墓碑上唯一的名字。是路易把这些名字刻在他的名字上面吗?什么时候?为什么?也许是其他人做的。但是是谁?还有谁会知道这些名字,这些日期?这是路易的手笔,肯定。还有谁会把这些名字和日期刻在已经写了死者名字的墓碑上。只有路易会让他们看起来比他自己的好。但是他的妹妹在哪?那么她也许已经躺在了她那个白痴丈夫家族的坟墓里,不是吗?

 

Mojo把矿泉水瓶放在莱斯特的脚边。莱斯特低下头:“什么?哦。”莱斯特捡起瓶子,打开瓶盖把水倒进碗里。Mojo饥渴地喝着。

 

莱斯特感觉到人类的靠近。似乎有三四个。在做毒囧品交易。他能闻到他们体内的血液而这激起了他渴血的欲望。“Mojo,呆在这。”莱斯特对狗说,狗顺从地卧倒在地。

 

莱斯特冲进空气中,快得让人看不见。利用这个优势他轻松地落在了他的目的地。他抓住两个人的头,很快放倒了他们,使他们陷入昏迷。接着他用手臂控制住另外两个人。首先他吸干了最高大的那个人,毒囧品买家,那个瘦小一点贩囧毒者挣扎着、咒骂着。接着他放下那个大个子,捞起那个已经失去知觉的小弟,咬住他的脖颈吸干了他。这个时候,那个瘦小的人竭嘶底里了。莱斯特喜欢他绝望抗争的感觉,手脚并用但并没有什么效果。然后他在把第二个失去知觉的小弟吸干的时候放走了那个小个子。莱斯特放任他在墓地里狂奔,几乎跑到了门口时,他便俯冲下去再次抓住他,这一次是吸他的血,几乎吸干了最后一滴。然后他收拾了这些尸体。当然,他们有枪。莱斯特拿起带着消音器的枪射穿了他的尖牙刚刚咬伤的地方,毁灭那些痕迹。

 

子弹穿过脖颈,但没有血液喷出。找找看是怎么回事吧,雷米·麦克斯韦恩。

 

莱斯特回到Mojo身边:“走吧。”

 

Mojo开心地站起来,他摇着尾巴走出大门,走到康迪酒店。在那里他又转向波旁街,然后沿着那条街走到了卡隆德莱特,接着是普利坦尼亚。

 

“我的老天Mojo,我告诉他带着你散步,他不必测量整座城市。”

 

Mojo跑过普利坦尼亚来到了拉菲特公墓,然后转向了第六大道。Mojo开始再次跑起来,沿着切斯纳特走到了第一大道。在那里他跳过栅栏遇到了两只狗,很明显他认识他们。莱斯特也跳过栅栏,看着远处某个茂盛浓密的植物直到Mojo的拜访结束。从那里Mojo跑过第一大道沿途几座郊外的房子,来到了一座半边陷入土里的废墟前。

 

莱斯特看着这片废墟:“哦,Mojo,这肯定是路易的地盘。”,Mojo径直走向后门,可怜兮兮地又挠又吠。屋里没有亮灯,但如果路易在十二英里的范围内的话,他会听得到他的。莱斯特听见楼梯上的一串脚步声。莱斯特很快移动到阴影里,藏在挂满狂欢节珠帘的大树后面。

 

路易打开门。莱斯特注意到他把他的头发剪得很短。他穿着深蓝色的连帽衫和黑色牛仔裤,脚踏一双黑色运动鞋。好吧,你更新了你的衣橱,不是吗,路易?路易惊讶的看着Mojo:“Mojo, qu'est-ce qui se passe?(Mojo,怎么了?)”

 

Mojo跳到路易身上,兴高采烈地叫起来,舔他的脸颊。路易笑着把他推开。“Decendais, Mojo. Decendais!(下来,Mojo,下来!)”Mojo跳下来。路易坐在门垫上,用手捧住狗狗的脸:“Ou es Lestat, hmm? Tu l'inquiete! Chienmechant! Tres mechant chien!(莱斯特在哪,嗯?你会让他担心的!坏狗狗!很坏!)”Mojo坐在门廊上,尾巴有规律地摆动着,伸出舌头,微笑出现在他的脸上,怎么看都像是莱斯特被路易训斥的时候的样子。

 

路易坐回来,懊恼地叹息一声,然后对Mojo露出微笑,摇了摇他的头。MoJo径直努了努鼻子,路易挠挠他的下巴。Mojo用鼻子蹭了蹭路易的脸颊。

 

路易亲吻了他两耳之间的头顶。接着Mojo从门廊滚下来,快乐地打哈欠。“"Non, non, non(不,不,不。)”路易对狗摇了摇头:“Nous devions trouver a Lestat.(我们必须找到莱斯特。)”路易站起来,向右边转过头:“Viens.(来。)”路易走下台阶,后面跟着Mojo。莱斯特瞬间出现在路易面前,这样路易就会碰到他。

 

“你找到我了!”莱斯特大笑。

 

路易退后几步,揉了揉脑袋:“很明显是的。”他低下头看着Mojo,又抬起头看着莱斯特:“我似乎偷走了你的狗,先生。”

 

“我本该料到不能相信你。”莱斯特说:“你有那样一双捉摸不定的克里奥人的眼睛。”

 

路易微笑,摇了摇头。他又后退了几步。他抬起手做了一个“我对此无话可说”的手势。“好吧。”路易抬起手,把手按在眉毛下面。莱斯特认为他看上去很冷。路易对他点点头。“晚安。”然后他转身走回他被毁的小屋。

 

“路易!”莱斯特喊道。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脱口而出。

 

路易转过身看他,脸上带着有点惊讶的表情。“是?”

 

莱斯特只是茫然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是不是伤到你的头了?”

 

“没有。我很好。”路易回答他。他等待着。

 

“哦,很好。”莱斯特最后回应道。另一个暂停。

 

路易接着说:“谢谢你的关心,莱斯特。晚安。”他再次转过身,走起路来,Mojo跟着他。

 

“等一下!”莱斯特走向门廊。路易再次回过头,然后看到了Mojo。

 

路易抑制住微笑,问莱斯特:“你是说我还是Mojo?”

 

“你们。你们俩。”莱斯特微笑。他走到第一个台阶。“来这路易。来我这里。”

 

路易走下台阶。

 

第一部分End



cr: superhiki of Tumblr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