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未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关于莱斯特和路易的几个鲜为人知的事实(莱路/一发完)

关于莱斯特和路易的几个鲜为人知的事实

 

作者:Dark Angel

献给贡献了许多建议的Father of Lies

弃权声明:所有角色是安妮·赖斯的独有财产。

备注:我在1996年第一次发现a.b.a.r档案时开始创作这篇同人。我希望你们所有人知晓,如下任何句子直接或间接地雷同于你写过的或者你在其它同人里看过的句子,纯属巧合,我很抱歉。只是为了好玩。一个吸血鬼的视角。请享用。

剧透:吸血鬼编年史

原文链接:http://rueroyale.tripod.com/LittleKnown.html

 

 

我是一个吸血鬼。


上述已经提到过,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我了。


我并不想深入介绍自己,因为我没有兴趣追名逐利。


我拜读过所有出现在alt.book.anne.rice网站上“安妮·赖斯”的书籍和文学作品。都非常有趣。有一些很贴近现实,我相信我不是家族中唯一一个在这里发表文章的吸血鬼。书里和同人里对路易和莱斯特的描写,迫使我透露这些事实(性格,人类时期的经历,能力,和喜恶),这些可能促成大家对莱斯特和路易有一个更清晰的了解。即使在他们自己的作品中,他们也未能成功描述他们自己或其他人的,我所见过的真正面目。我们私下里是认识的。我和他们一起生活过。我特别喜欢他们俩,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想要消除大家对于路易虚弱的、抱怨个不停的印象,以及莱斯特暴力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印象。这些都是刻板印象,只强调了他们最糟糕的一部分特质(注意,我并没有说这些特质不存在),而忽略了他们俩大多数时候都是非常迷人、多才多艺的绅士。

 

莱斯特·莱昂科特

*************************

——喜欢双关语。越糟糕越喜欢。


——把收音机和CD放的超级大声。意识到了这样做非常令人恼火,但似乎乐于让人对他大喊大叫。


——经常无缘无故地唱起歌,通常伴随着舞蹈。确实在桌子上跳过舞。


——是他们家族最后一个幸存者,是法律意义上的侯爵。他有时会提到这件事,比如“这就是你们对待一个侯爵的方式吗?”


——非常亲切,经常平白无故地给某位家族成员送一朵花作为礼物。


——视频游戏打的很菜而且对这些游戏特别没耐心,虽然他喜欢新兴科技而且对电脑很有研究。他能把这些电子产品拆开然后组装回去,不过,如果叫他帮忙修一个,他会更愿意再去买一个新的回来。


——不停地写诗,有一些还不错,有几篇真的非常优美,但他写了那么多,大部分都不怎么样。这也适用于任何一个不幸听到他写的歌词和音乐的路人。


——无论何时看到汤姆·克鲁斯,杂志上,录像上或者电视上,都会夸张地说:“我在这里!”这是从那部电影开始的习惯,现在已经演变为,每个人都会拿起来说:“你在这里,莱斯特!”


——几乎会做任何事,包括杂技,来逗某人笑。(通常指的是路易)


——喜欢谜语。


——似乎通晓无数钢琴曲目,他是一个艺术大师。但是,拉格泰姆(钢琴爵士乐)比古典钢琴曲弹得更多。


——是一种触觉生物。尽可能经常地拥抱每个人。


——每当出现他不喜欢某个东西,不论是人还是什么的(名人,项目,电影,乐队,歌曲等等)时候,会对此长篇大论,到了那种境地:我们只能建议他出门把这些家伙干掉,如果这样能平息他的怒火的话。


——依然迷恋莎士比亚戏剧,《麦克白》是到了痴迷的程度。他看了无数遍,买了各种版本,录像带甚至CD ROM。由于这种痴迷,我们都被拉去看“麦克白——这个男人的表演”,“麦克白!音乐剧”,甚至是“麦克白小姐——一个拖沓的荒诞剧”(我不在乎去看的是哪一种,以及他是如何说服其他人参与的,我永远也不会知道)所有都很赞。


——仍然沉浸在见证重金属音乐消亡的悲痛之中。你还会以为那是一个关系很近的亲戚。现在他有一整柜的黑色皮衣,声称他在哪里都穿不了。


——拼写很糟糕,但爱玩填字游戏和解密密文。


——为了帮助某个家族成员,愿意做任何事,无论何时。


——经常生气,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通常持续时间短。


——给每个家族成员都送了一本亲笔签名的书,当然,他的所有对话都印刷成了红色。


——喜欢鲜嫩的花朵,每天晚上都有送花上门服务。


——非常厌恶昆虫。


——比书中描述的还要慷慨迷人。经常给某人买东西,或者把东西送出去。


——事实上父爱泛滥。他喜欢照顾人和动物,而且可以非常温柔可亲。经常以爸爸自称调戏他的雏儿们“这是我最小的孩子,大卫”,或者“嗯,路易是第三个孩子,所以我们可能对此有所预料”,“告诉爸爸你怎么了”,或者甚至“该睡觉了,年轻人”和“回你的房间去!”


——爱书,到处都有一堆书,包括其他吸血鬼的巢穴里也有。


——他在我们之中的绰号是“麻烦精”和“顽童”(你们都知道的“顽童王子”的简称)。有一次,在夜之岛,我们几个人安静地坐在一起(阅读,玩游戏等等),莱斯特突然出现在房间里,摆出一个特别做作的姿势:“我是谁?”他问道,试图玩你划我猜。路易从书里抬起头,安静地说:“纳艾德路的幽灵?”(The Nyades Road ghost)自那时起,莱斯特就变成了纳艾德路的幽灵,比如“纳艾德路的幽灵你的电话来了”,“那是谁的靴子?”“纳艾德路的幽灵”“当然不是我干的,我看起来像什么,纳艾德路的幽灵吗?”丹尼尔把他称作NRG(energy精力)。


——爱玩各种版本的捉迷藏。


——喜爱用假名,而且尽可能常用。通常都是一些已经存在的角色,比如克拉伦斯·奥德博迪。他也会用:蒂莫西·克拉奇、塞缪尔·斯帕德、尼克·查尔斯、道林·格雷和瑞克·布莱恩。他还会用其他人的假名,比如说奥斯卡·王尔德、塞巴斯蒂安·梅尔莫斯,还用过:理查德·巴克曼(斯蒂芬·金)、艾伦·史密西(任何不想和他或她创作的电影有联系的导演)、马克思·斯莱克(演过不死僵尸的演员,但奇怪的是记录里找不到马克思·斯莱克这个名字)、阿波罗·C·苦艾酒(保罗·麦卡特尼)、温斯顿·巫奇(约翰·列侬)甚至潘多拉·史波克(伊丽莎白·蒙哥马利饰演的赛琳娜)。还有像克拉克·肯特、布鲁斯·韦恩、马克·吐温、大卫·班纳、彼得·帕克、托马斯·马波瑟和霍华德·奥布莱恩。在给他和路易订票的时候,喜欢把路易的名字也做一些变动,比如:路易·莱昂科特、路易·阿姆斯特朗、兰斯洛特·杜拉克、乔·路易、路德维希·洛赫、路易吉·潘达·拉戈、普音德斯特·里维斯或者当然,布拉德·皮特。而且让路易去取票。


——是爱狗之人,正如你所猜测的一般。对Mojo说的话比对其他任何人说的话都要多。经常帮Mojo洗澡、刷毛。给他拍很多萌照——沙发上的Mojo、桌子上的Mojo、看书的Mojo、圣诞树前的Mojo、电脑前的Mojo、对他的经纪人狂吠的Mojo、修理VCR的Mojo、喝了啤酒欢蹦乱跳的Mojo。


——并不太喜欢猫,即使是作为食物。


——当他们住在一起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弄乱路易的头发,到了某种路易威胁着要扇他一巴掌的程度,而我相信这种事确实发生过。甚至比对他自己的头发更上心。讨厌短发。只在某种不可避免的场合才会剪短。


——喜爱购物,给自己买或者给其他人买。


——当他以为没人听得见的时候会把路易叫做“宝贝亲爱的”。这总能令路易露出难为情的微笑。路易肯定也有给莱斯特的昵称,但他对此太小心了,我们无从知晓。我怀疑,基于各种迹象证明,其中一个昵称可能是“汤姆猫”。


——暗地里喜爱所有现存的家族成员住在一块。 

 

++++++++++++++++++++++++++

 

 

路易·普都拉

*************************

——拥有优美的嗓音。童年时期曾在教区的唱诗班唱歌。仍然会对着自己轻声哼唱。如果莱斯特软磨硬泡得时间够长就会和他一起合唱。


——喜爱葡萄的气味。这使他回想起他的年少时光,普都拉庄园里的葡萄藤架。


——经常沉迷电视剧而且不会错过它们。用VCR用得比家族其他任何成员都多,以至于用坏了好几台机器。有一整柜一排又一排的磁带。


——经常让莱斯特为他弹奏钢琴。


——虽然他们确实经常吵架,甚至打架,但是路易和莱斯特关系最为密切。而且经常被其他家族成员叫去帮忙稍句话给莱斯特:“帮我问莱斯特点事,可以吗?”路易总会答应他们。


——开一些实质性的玩笑,比如给阿曼德送一些标题为“如何掌握西班牙口音”的系列磁带,或者给我们其他人送几个装有廉价塑料獠牙的盒子。自从电影出来以后,无论何时客人来了,他都要确认卷发器显眼地放在浴室里。他甚至在那上面刻了莱斯特名字的缩写。


——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人。


——有微弱,但是非常生动的,幽默感。他对丹尼尔打招呼的标准包括,“我很抱歉,但我没有权利和你说话。”和“我从未做过采访,先生”。他有一个假冒的皮书套,标题上写着“丹尼尔·马洛伊——记者男孩,安妮·赖斯著”,然后把它放在他们的书(夜访吸血鬼)旁边送去夜之岛。


——是“家族”摄影师。


——有钢铁般的意志,和与之相配的坏脾气。虽然他不轻易动怒,而且大部分时间倾向抑郁,当他最终被激怒时,他把我们都吓着了,尽管他在力量,年龄和权力上都不是最优的。所有见识过,或者听说过路易之怒(虽然很少,两百年多年里只发生了四次)的吸血鬼,尽可能地避免他再次发怒。你肯定也读过了,其中一次记录在了《夜访吸血鬼》里,当时他把整个吸血鬼剧院都烧毁了。另一次发生在我们大家都在一块的时候,当时莱斯特和阿卡莎在一起。那一次实在太惨烈以至于我们所有人,甚至莱斯特,总所周知,他喜欢把我们所有人的糟心事公之于众,连他也拒绝把这一段写进他的书里。


——记得所有人的“生日”(如果他们不记得他们真正的生日时则会选对他们生命有意义的那一天日期)并赠送礼物。


——拼写优秀,而且数学很好。他早期受训过如何记账以及记录普都拉种植园的工作日志。他校对了莱斯特的所有作品,是莱斯特唯一信任能够阅读他的样稿而不泄密或改动的人。经常被请去检查我们其他吸血鬼雇佣的人类会计,确保他们明智而诚实地管理我们的投资。


——对他的周边环境通常不太在意,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允许莱斯特随意装修,当他自己独处的时候却什么都不会做,但他非常享受传统节假日而且在圣诞节的时候喜爱用绿色植物、丝带和水果装点整个房间,就像他小时候在普都拉庄园装扮的一样。莱斯特乐于从中作梗,买一些最明亮、最廉价、最俗气的装饰品(屋顶安上巨大发光的塑料圣诞老人和驯鹿,到处都是明亮彩色的小精灵,窗户上的雪花玻璃球,放着圣诞歌的灯随着音乐闪烁,踩上去就会发出“吼吼吼”的门毡,到处挂满银色的冰锥,每扇门框上的榭寄生,像是通常在商店橱窗里看到的——圣诞老人,小鼓手男孩,工作的小精灵,落下来的圣诞树,等等。闪亮的红色和绿色花环随处可见,甚至其中还有硬纸板做的壁炉,就在真壁炉的旁边)趁着路易醒来之前或者路易出去猎食的时候,把他们都装扮好。


——喜爱烛光。他经常关上房间的电灯,点几个蜡烛取而代之。他已经被说教过其中的安全隐患,但他暗地里坚持这样做。当他被发现时他会把这些蜡烛都吹灭然后用几晚电灯。在蜡烛引发烟雾警报器之后,他的蜡烛被充公了。


——会开车而且有一辆车,但更喜欢摩托车而且一直都有一部摩托车。说这更接近骑马的感觉。


——生莱斯特的气的时候会叫他“莱斯特·克里斯托弗·玛丽!”没人知道这个是不是莱斯特的真名。当被问起时,加布列声称她不记得了,莱斯特则予以否认,说是路易编造的。路易只会说“这是莱斯特的名字。”


——经常没有预警的消失。举个例子,有一次,1990年和莱斯特住在一起时,他坐在地上,在客厅看录像,莱斯特坐在他后面的椅子上。路易站起来,转过身对莱斯特说:“我等会回来。”走进厨房,明显跳窗逃走了,消失了三周。莱斯特叫嚣着要把他的脸按进牛奶纸盒里。


——根据泰拉马斯卡的档案,路易洗礼证明上的名字是“路易·米歇尔·雷内·安托万”。


——喜爱赌博。他通常对赌场敬而远之,但在纸牌游戏上团灭了我们所有人。总是打赌要去哪。他在我们之中的昵称是“幸运儿”和“幺点”(我们不能所有人都叫他“美人”)。喜欢玩大富翁。以抢夺其他玩家的财富闻名。


——仍然有某种程度上的幽闭空间恐惧症而且忍受频繁生动的梦魇所带来的痛苦。


——喜欢电影和录像。尽量避免引用它们,但当别人在他面前引用时,他能准确找到每一句的出处。


——喜欢视频游戏,虽然他自己没有。沉迷游戏,失去时间概念。在破晓前被字面意义上拽到了安全的地方。


——是所有吸血鬼中最热心、最感兴趣的倾听者。会坐下来几个小时听玛赫特、凯曼或是其他任何吸血鬼描述他们人类或是吸血鬼时期的生活。请求丹尼尔告诉他在他们认识之前收集到的所有故事。喜爱听大卫说他的冒险经历。


——非常有教养。当有女士进入房间时仍会站起来,打开门,拉开椅子,寄感谢信等等。


——是一位非常优雅的舞者。孩童时期学过舞蹈课程。


——定期地把一大笔钱投进教堂的济贫箱里。


——经常用法语发音来叫我们的名字,比如,Davide, Erique,Danielle。


——可以长篇大论哲学和宗教。


——画画但是永远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的作品。他经常在完成的时候就立即把它烧了。莱斯特趁路易外出猎食的时候偷了几张素描,他说那些图非常棒。


——喜爱拼图游戏和棋类游戏,特别是国际象棋。


——人类时期是爱猫之人,而且总是在普都拉庄园里养猫作为宠物。现在,然而,他大部分时间对宠物都是避之不及,但自从有了Mojo和他玩,他把它照顾得非常好,而且我相信,他非常爱它。Mojo特别亲近路易,不放过任何一个躺在他腿上的机会。如果莱斯特走了,Mojo就会跟着路易,寸步不离。不太喜欢任何形式的照相,但只会说“莱斯特,放过可怜的Mojo。”对Mojo说法语,声称Mojo是双语狗。


——讨厌自己逛街,但会一夜一夜地逛只为找到合适的礼物送给莱斯特。


——对他的头发没有特别的依恋,如果不是和莱斯特在一起,他一醒来就会把头发剪短,但不会烧掉它们,因为他相信这种气味会引来别人的注意。结果,他经常有满满一袋头发要扔。莱斯特喜欢拿走它们然后把它们拿给假发制造商和娃娃制作者。这使得路易很苦恼,但他也解释不出原因。


——比你所认为的更了解巫毒。并不是因为他实践过。就我所知。


——仍然尽可能多地用他的真名,虽然莱斯特对此持反对意见。随着表单和注册的演进,把他的名字改为路易·德普都拉,接着变为路易·德普杜拉,现在通常是路易·普杜拉,或者如果名字的空位特别短的话,变成路易·杜拉。当莱斯特成功迫使他用假名的时候,总是用一些尽可能无关他本名的名字:乔瓦尼·马特里、夏兰·奥海尔、波比·李·詹姆斯、阿列克谢·安德罗波夫、安格尔·马丁内斯、德米特里·斯塔多普洛斯、比夫·怀泽顿、李平常、卡西米尔·普拉斯基、达肖恩·林肯、英马尔·托瓦尔森、科芬特斯·尤尼卡、以色列·哥德贝尔格或者三一·爱儿·斯密斯。莱斯特从中获得极大乐趣,而如果他偶然收到邮件,或者接到电话时,经常会用显示的假名来叫路易,而且持续整晚。


——从未也永远不会沉眠地下。他的消失有其他秘而不宣的解释。


FIN


cr: versailles-fairytale of Tumblr

评论(3)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