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未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抚慰野兽(莱路/PG/一发完)

抚慰野兽

 

作者:Katia Forrester

 

2000年3月


原文链接:

http://www.forbiddenarchive.com/original/fiction/k/katia-savagebeast.htm


 

弃权声明:这是不用于盈利的同人小说。这些角色不是我创作的,但他们多棒啊。安妮拥有所有版权。你可以告我但你也得不到很多。

 

角色:路易和莱斯特

 

剧透:我想应该没有

 

警告:一点点男男接吻和一点点吸血情节。但是没有特别写实的描写。我知道我在结尾可能有点临阵逃脱但这只是我的第二篇同人,而且我还没准备好写完整的肉。也许下一次。*g*

 

献给这里所有启发我的、超赞的写手。我还没有评论过,但是放心吧,我孜孜不倦地阅读着这些同人而且享受这一切。

 

 

我发誓

你有最激烈的沉静

我已然陷入心灵的震撼

 

 

【莱斯特视角】

***************

当我回到皇家大道的公寓时心情糟透了。今晚组成了那些夜晚的其中之一。首先是一通来自我在纽约的经纪人的电话。很明显那天华尔街表现不佳,我瞬间损失了一千万美元。当然,相比我巨额的财富来说这点损失不算什么,但损失金钱永远不会是一件有趣的事。

 

其次是我给图书馆订来替代Mojo作为磨牙棒的那张椅子,唯一的问题在于他们送来的椅子颜色是错的。我的意思是,得了吧,橘红色?正常人谁会想要橘红色的家具?有品位的人不会这么做,这是肯定的。恐怕我那长篇大论的愤怒申讨已经吓到那个可怜的快递员。但我必须得向某个人发泄而他是最方便的。而且,本来可以变得更糟。我本可以把他作为我的晚餐。

 

接着,渴望改善我的心情,我小小地购物了一下,我走了几个街区来到我最喜欢的唱片店。他们不仅没有我想要的CD,而且我还在清仓区瞥到了自己的脸正瞪着眼睛看着我!我的CD,那个摇滚神作,沦落到了可以讨价还价的箱子里!那不是给吸血鬼莱斯特留的地!和那些KC、阳光乐队和米力瓦利堆在一起?这真是侮辱!我飞快地挑拣出所有能找到的专辑然后付钱买下,对收银员含糊地说我是为了在圣诞购物前抢先动手。

 

更糟糕的是,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倾盆大雨。即使以超自然的速度移动还是足以令我浑身湿透。

 

所以我现在站在走廊上:湿透、冰冷而且怒不可遏。当我把滴水的头发从脸上拨开时,我听见客厅里轻柔的脚步声。我决定等会儿再脱掉衣服擦干自己然后悄悄地走进客厅入口。我让自己湿透的肩膀倚着门框,观察我美丽的雏儿在房间里走动。

 

真奇怪,为何我永远都不会厌倦观察路易做这些做简单的事呢。他像舞者一样行动,每一步都优雅流畅。每一个姿势和动作都有其道理和内涵。他是行走的纯粹诗歌。我对路易进行几个小时的观察而感到满足,尤其是我可以这么做而不被察觉。路易并不喜欢被别人盯着看,而且他在那种审视下会变得僵硬且浑身不适。他对自己的美丽对别人产生的影响真是一无所知。他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迷人,而且你在那些时尚杂志里千篇一律的模特中是找不到他那样独特的容貌。惊艳也许是最能描述他的词。他使人们反应迟钝,并不是因为他们欣赏他的美而是因为他们想要理解他的美。他的面容祈求着被研读。就像一幅无价的艺术作品。他是一个超凡脱俗的生物,从奇幻小说的书页里走出来。他坐在独角兽背上的画面毫无违和,我想到。这个画面让我轻笑出声,因此完全暴露了我的掩体。路易小心翼翼地把书桌上的东西摆开时,抬头看了我一眼。

 

莱斯特?

 

嗯?

 

你看见昨天的报纸了吗?我还没完成那上面的填词游戏呢。

 

没有,亲爱的,我没看见。你放在哪里了?

 

我以为我把它放在这了但是……他又看了我一眼,停下来。他看着我的样子,完美地挑起一根眉毛。

 

莱斯特,你湿透了。

 

真的吗?我没注意到。我傻笑着说。

 

路易挪开沙发开始查找靠垫下面。唔,别站在那里滴水了,你会毁了地毯的。

 

我突然想到一个在悲惨的今晚里可以让我高兴起来的办法。路易不会开心但那才是有趣之处。我偷偷地走进房间抓住他,让他转一个圈然后紧紧抱住他,用力地把我被雨水浸湿的身体贴紧他的身体。突如其来的冰冷潮湿让路易深吸一口气。他挣扎着想要我放开他,但我只是把他抱得更紧了。

 

莱斯特!放开我,你这个野蛮人!

 

回应他的是我甩了甩头,湿透的头发上飞出的水滴全落到了路易脸上。

 

啊!莱斯特!我的天啊,你快结冰了!

 

我不情愿地放松对路易的桎梏,但在那之前我还在他的鼻尖上种了一个冰冷潮湿的吻。路易抬起手擦了擦刚刚被我的嘴唇触碰到的地方然后瞪着我。

 

你,先生,是最可气、最恼人、最讨厌的人。

 

是迷人、华丽,难以抗拒。

 

路易发出一声相当不庄重的哼声。我上下打量着他然后抛了一个媚眼。

 

路易,你湿透了。

 

真的吗?我没注意到。他嘲讽道。

 

他看起来十分诱人:湿透的衬衫紧贴着他纤细的身体,强调了每一根曲线,面料勾勒出他紧绷的乳囧头。只不过我不能把他掀到地上然后以自己的方式对他这样那样。

 

如果你不介意,他说,我想我需要更衣。

 

需要帮忙吗?他上楼的时候我建议道。

 

不需要!他转过身然后用一根纤细的手指指着我。你已经做的够多了,谢谢。他反驳。

 

哦,我多么喜爱激怒他,就为了见到他的双眼闪光,他的嘴唇不赞同地撅起。美味。我已经开始感觉变好一些了。下一个议程:摆脱这些浸水的衣服。

 

在沉浸于漫长、温暖的淋浴并随意地穿了一件褪色的牛仔裤和一件淡蓝色衬衫的半小时后,我回到楼下。路易回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报纸整齐地叠在腿上,手里拿着钢笔。他穿的是他通常的装束:从头上的发卡到脚下的袜子,所有都是黑色的。有时候我禁不住想要把他所有的衣服都染成粉红色只是为了看他作何反应。我想路易穿粉红色的模样肯定很不错。

 

我走到放着立体音响系统的橱柜旁边思考要听什么。某种抚慰我受损神经的音乐,我想。最后我决定听布拉姆斯的专辑,我放了一张CD到播放器里然后坐到路易身边。

 

找到你的报纸了。

 

他微微地表示同意然后继续专注于他的填词。我侧身面对他,左腿搁在身下,手放在沙发背后。我的手就放在他的头后面,而且几乎想都没想我就伸出手把他头发上的发卡解开,放下头发披散在他的脸颊旁边。

 

莱斯特。

 

嘘。

 

我把他面前的几缕绸缎般的头发捋顺,开始用我的手指穿过这些头发。哦,我是多么喜欢他的头发。那样丰茂的、犹如黑色的绸缎瀑布像雨一般轻柔地滑过我的手指。我仅从观察它们是如何捕捉光亮就能获得乐趣,那就好像月光在夜晚大海中黑暗水面的反射。如果可以的话,路易每晚都会把它剪短,但我偏爱它留长,那种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精致地披散到他肩膀上的长度。我可以很自豪的说,他留着长发是为了取悦我。当然如果他对我生气的话他就会剪掉它,只为惹怒我。路易可以像我一样沉溺于展现他孩子气的一面。虽然,他的频率远不如我。

 

当我继续用手指卷着他的头发时,我能感觉到自己开始放松下来。只是和他在一起就能让我意识到为早先发生的那些事生气有多么愚蠢。没有一个要紧的。都是不重要的。在我心爱的人那淡定的仪态里忘却这些。

 

我的手从他的头发往下滑,开始按摩他的颈背。他叹气然后闭上双眼,我发现自己为他的眼睫毛爱抚着他脸颊上的皮肤而着迷,就像小小的低语。

 

莱斯特,你这样我没办法思考。

 

你需要想什么,嗯?

 

我在试着把这个填字游戏解开。

 

我可以帮你。还剩下什么?

 

他睁开双眼,低下头看着报纸。

 

五个字的术语,第二个字母是I。

 

我想了一会儿,手上没有停下抚弄他的脖颈。Bigon。(对了)

 

他给了我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把字填下去。如果你不摸我了,我或许也能找出来。

 

我喜欢摸你,我低声说。

 

我想他几乎微笑了。

 

我靠近他开始轻咬他的耳朵。

 

停下。他说,但没什么说服力。我无视他然后开始舔他的耳洞。

 

他清了清喉咙。那……呃……呃。又清了几次。6个字有h的。

 

哦,闭嘴,路易。我一边说一边用我的双唇锁住他的。我品尝那种感觉,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柔软光滑。我用牙齿轻扯着他丰满的上唇,用舌头描绘他的唇形,使他颤抖。他的嘴唇向我打开,很快我们的舌头一起跳起了古老的舞步。我把手滑到他的毛衣下面,开始用拇指挑逗他的乳囧头。他的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吟,背部弓起。我坐回原位看着他。如此美丽。面露红晕,绿宝石的眼睛闪着激情的光芒,双唇粉红而肿胀。他令我感到窒息。

 

我把笔从他手上夺走,把报纸从他的腿上拿开,然后把他们放在咖啡桌上。接着我坐回沙发把他拉到我身上,双手纠缠于他的发间,在他脸上落雨一般印下轻柔的吻。我亲吻他精致的眼睑和脸颊上苍白的凹陷,他纤细庄严的鼻子和他形状完美的眉毛。我的嘴唇移至他冰凉柔软的前额,最终回到了他甘美的双唇,戏弄着啃咬着品尝着每一寸,激起他发出轻声愉悦的呜咽。我的嘴唇往下行进,咬住他的下巴然后找到了他脖颈的线条。我闻着他身上微弱的麝香,把几个带着啃咬的吻顺着他的静脉印了下去。他喘息着,把自己推得离我更近。我知道他想要什么。他想要的无需说一个词,当然,我也想要。我的尖牙刺入他的皮肤,我感觉到他甜美的甘露溢满我的嘴唇。就像仙馔密酒,他的精华,我的舌头尽情享受着这种滋味。我强迫自己只取一点点,想要把这种诱惑留给接下去的每一晚,如果可能的话。

 

他抬起头透过半睁着的眼睛看着我。莱斯特。

 

是,吾爱。

 

他伸出手抚摸我的脸,他的拇指拂过我的嘴唇。我爱你。

 

我不知所措。刚才我还认为才是那个掌控的人,路易反败为胜。三个简单的字我就受制于他了。

 

我也是,我的路易,我的心肝宝贝。你是我灵魂的慰藉。只有你可以抚慰我心中的野兽。

 

他微笑,就像太阳穿过云层。我被自己对他的爱击溃了。我极其想要他。我想要抱住他,用吻覆盖他,把手抚过他全身赤囧裸的皮肤。我想要感受他的扭动,听到他急促地低呼我的名字,我想要让他完完全全成为我的。

 

而我永远都能得到我想要的,我的朋友。永远。

 

FIN


cr: www.dandyanddandy.com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