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自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音乐剧莱斯特中的莱路对手戏

莱斯特音乐剧

 

第二幕

 

第一场:新奥尔良-1791

建立布景:海边的一个破烂的木板路

(莱斯特徘徊在充满海员、杀人犯,妓囧女,赌徒和酒鬼的海滨。)

歌曲:欢迎来到新大陆(Welcome to the New World)

 

【莱斯特:】

还能期待什么新鲜事

一个圣徒与罪人的节日

手工织网是勇敢的开始

新世界以大杂烩为荣

确实配得上这大熔炉

这里的移民有很多

异教徒印第安人很丰富

美洲大陆是我的理想国

德国人和爱尔兰人聚集在此,满怀希望

路上充满语言的旋律

就像我在这是法国人

带来了旧世界的常识

而西班牙人带来他们最好的贵族

当别人还在被奴役的时候

这里自由的有色人种的部落服装和礼仪

在我看来很奇异

这是新奥尔良

这个充满着弃物的大熔炉

谁被拖拽或是自由地迎接浪潮

而这里的街道在欢呼

当他们冲着窗户喊叫

欢迎来到新大陆,法真人和克里奥尔人

欢迎来到新大陆,你们这些骄傲自满的欧洲人

颤抖着解开你古老迷信的枷锁

欢迎来到新大陆追逐新开始的财富

港口上都是沉迷酒色的海员

他们寻找有妓囧女有朗姆的酒馆

而当神父们泛滥,祈祷所有的反抗者去忏悔

很明显他们比泡沫的数量还多

诗人和艺术家发现穷街陋巷最为浪漫

迷恋河口的潮热

在这样兴建于巫术上教化而又堕落的社会

能够产生最没文化的野兽

而这里的街道在欢呼

当他们冲着窗户喊叫

欢迎来到新大陆,法真人和克里奥尔人

欢迎来到新大陆,你们这些骄傲自满的欧洲人

颤抖着解开你古老迷信的枷锁

欢迎来到新大陆追逐新开始的财富

(一个相貌英俊,穿着体面的年轻男人吸引了莱斯特的目光。他跟着他走近一间酒馆。莱斯特看见路易·普都拉独自坐在桌前喝酒。他读取了他的记忆;一座巨大的南方种植园,高处的阳台和开启的落地窗,一个年轻男人悲伤的面孔,墓边的一个灵柩。莱斯特点了一杯酒然后走向那张桌子)

【莱斯特:】

打扰了。我通过某种方式,不由自主地注意到你是一名绅士。

【路易:】

我对你所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莱斯特:】

你肯定知道你在这个充满赌徒、小偷和妓囧女的酒馆里喝酒会惹上麻烦。

【路易:】

如果他们想要我的钱,他们可以拿走。如果他们想要我的命,他们也可以拿走。对我来说已经没意义了。我不在乎。

(莱斯特坐下来。他把酒杯放到桌前装作要喝的样子。)

【莱斯特:】

是什么让你这么绝望,朋友?【假装猜测】一颗破碎的心?损失财富……痛失所爱?

【路易:】

我的弟弟死了。从阳台上摔下去的。

(路易的脑海:他的弟弟跳下高楼阳台的窗户。)

【莱斯特:】

我也是,曾经失去了某个和我很亲近的人。我理解这种痛苦……这种无助的失落和责任感。

【路易:】

那就是我现在的感受。责任感。他跳下去是我的错……

【莱斯特:】

你说他是摔死的。

【路易:】

我们当时在争吵。当我转过身背对他时,落地窗打开了然后他……跳了出去。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摔下去的还是故意跳下去的。但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我觉得是我杀了他。

(他低下头。莱斯特开始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安慰她,但在触碰他之前查看了一下自己……)

【莱斯特:】

如果他是摔下去的……那就是一个意外,没有人会被指责。如果他是跳下去……那么死亡是他自己的选择。没人可以阻止他。

(路易隔着桌子仔细看这个陌生人。)

【路易:】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莱斯特:】

莱斯特

【路易:】

【绝望地】这种痛苦难以忍受,莱斯特。告诉我当那是你的错的时候,你是怎么克服这种感觉的。

【莱斯特:】

我从未真正克服过。【拍了一下】和我一起出去走走。

【路易:】

那里又没有什么大人物。

【莱斯特:】

我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和我一起走。

(他们一同走了出去,场景变成了酒馆后面一条黑暗的小巷。醉醺醺地,路易步履蹒跚几乎跌倒。莱斯特扶住他。)

【莱斯特:】

你真的想死吗,路易?

【路易:】

【疑惑地】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吗?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的名字了?

【莱斯特:】

你想死吗?

【路易:】

想。我想自杀,但我没有那种勇气。

【莱斯特:】

如果我给予给你死亡……而后重生,你的回答会是什么?

【路易:】

只有上帝能做到。

{莱斯特突然抓住他,握住他的喉咙。路易敬畏于他的超自然力量。过了一会儿,莱斯特放开他。}

【莱斯特:】

如你所见,我可以瞬间杀死你。我可以这么对你说……跟我来或者死。但我不是那种吸血鬼。

【路易:】

吸血鬼……

【莱斯特:】

我不会给你没有选择的选择。我不会违背你的意愿带你走。你必须心甘情愿的来。

【路易:】

神啊救救我吧。

【莱斯特:】

你的弟弟死了。你希望余生都沉浸在负罪感和懊悔里,甚至连放弃你自己生命的勇气都没有吗?还是说你会为自己寻找生命的新意义?

【路易:】

你是恶魔吗?

【莱斯特:】

世上没有恶魔。

【路易:】

但恶魔也是这么说的。

【莱斯特:】

听着,我正在给予你一种生命的可能,没有恶魔与诅咒。你愿意去寻找你所有问题的答案吗?你愿意从人类的身体解脱吗?你愿意活下去直到世界的尽头吗?

【路易:】

【敬畏地】我愿意。

(莱斯特再次把他拉近。)

【莱斯特:】

那就不要动。

(莱斯特咬了路易。他晕倒了。)

2.

第二场:法国区——两年后

建立布景:一个两层楼的别墅(一个精致的别墅有着两层阳台,豪华的家具和昂贵的地毯。路易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阳台铁质栏杆的阴影蒙上他沉静的脸庞。莱斯特走进来,穿着华美的丝绸和天鹅绒服装。)

【莱斯特:】

路易!我刚从法语剧院回来,他们演了一出最难看的《魔笛》。简直是折磨。幸运的是,还好今晚遇到一个漂亮的黑美人,她是一个妓女而且试图杀了我拿走我口袋里的钱……

(当他注意到路易一动不动地站在窗前时,他的音量逐渐减弱。有那么恐惧的一刻,莱斯特认为路易会变得像尼古拉斯一样。)

【莱斯特:】

路易?

(路易最终转过身。他面色苍白而且脸颊凹陷。他永远带着一种负罪的表情。)

你看起来真可怕。你必须饮血!跟我到街上来。黎明前还有几个小时。

【路易:】

我们是遭天谴的吗,莱斯特?

(莱斯特挫败地挥舞双手。)

【莱斯特:】

你又来了!

【路易:】

我们生来邪恶吗?

【莱斯特:】

【叹气】今晚的开头这么好……

【路易:】

如果我是生来邪恶……那么我肯定讨厌人类。但是我不会。我爱他们……比我活着的时候更爱。如果我不是生来邪恶……那我是什么?我会活到世界的尽头而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

【莱斯特:】

我会告诉你你是什么……无法形容的病态,你整晚整晚地坐在这里……盯着地毯的花纹就是几个小时然后抱怨着遭天谴了。为什么你成了一个吸血鬼?为什么你不让我在那晚把你做了?

【路易:】

我想死。我想下地狱。

(莱斯特展开双臂比划着整个房间。)

【莱斯特:】

这就是。你自找的地狱。

【路易:】

我回不去了吗?我回不了头了吗?

(莱斯特耐着性子。他弯下身,温柔地牵起路易的手)

【莱斯特:】

我告诉过你这种痛苦会过去的。再一次成为人类的渴望也会随着时间而平复。

【路易:】

但它没有!它还在侵蚀着我!比渴血的欲望更甚!为什么那一晚你会找到我……在这座城市里的那么多人中……为什么是我?

【莱斯特:】

我想,我是被你悲剧的本性吸引了。但无病呻吟,路易。你如此纠结过去以至于不能着眼未来。

【路易:】

哦我明白了。一种永恒的痛苦与死亡!你没有告诉我,我必须以杀人为生!

【莱斯特:】

你以为吸血鬼是什么?我们是杀手!你是一个杀手!但我们不仅是杀手。只有超脱生命之外,我们才能欣赏所有生命之美。两年后,你依然没有领悟我给予你的赠礼。

【路易:】

赠礼?那是赠礼?

歌曲:欣然接受(embrace it)

【路易:】

新的自我有何得意?

成就感又在何处

在夜晚的阴影中?

你杀戮的信条何时餍足?

我现在是谁,我不知道

我必须质疑我的存在

应付你的固执

某种程度上你让我自由

但我不认为我能再忍受这样的夜晚

那些我抗争的本能

这种压倒性的恐惧

感到从里到外的诅咒

【莱斯特:】

哦老天快看看你

退缩着远离我的视线

用你虔诚的谴责洗刷我

我给予的赠礼并非耻辱

欣然接受,欣然接受

毫无疑问这些忧郁的特质

只是暂时的纽带

联结永恒的生命

欣然接受,欣然接受

【路易:】

你在谎言之后寻求我的信任

但在这肤浅的光彩里

数十年似乎看不到尽头

而痛苦将会成为我的新娘

【莱斯特:】

你所说的谎言是什么

你是被痛悔蒙住了双眼吗

我灌输的理念失败了

我不认为我能再忍受这样的夜晚

你的畏缩你的软弱你的惊恐

就像枯萎的花朵

避开吸血鬼的啃咬

【路易:】

哦天啊看看你

在地狱里大步流星什么都证明不了

一个精力无限的壮丽幽灵

那么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莱斯特:】

欣然接受,欣然接受

毫无疑问这些忧郁的特质

只是暂时的纽带

联结永恒的生命

欣然接受,欣然接受

天啊帮帮我们度过这一劫

两个路西法的天使逍遥法外

哦仁慈的端庄的男孩

我赐予你的礼物是为享用

欣然接受,欣然接受

毫无疑问这些忧郁的特质

只是暂时的纽带

联结永恒的生命

欣然接受,欣然接受

(莱斯特猛地移动,打开窗户……一个夜晚外出的邀请。作为回应,路易坐了下来。)

【路易:】

你选错同伴了。

【莱斯特:】

是的,这一点我似乎比较弱。

【路易:】

我要离开你。我想要你现在就知道。

【莱斯特:】

【警惕地】你没有那种勇气!

【路易:】

不是现在。但很快。一天晚上,你醒来就会发现我已经走了。

(这句话回响在莱斯特的耳边。他怒气冲冲地转过身,走了出去。)

 

3

第三场:后巷

建立布景:一个黑暗的小巷

(莱斯特愤怒、恐惧而又绝望地冲到后巷)

【莱斯特:】

他不能!他太虚弱。他绝不可能生还。

(他走到一个乞丐面前。他生气地抓住他。)

【莱斯特:】

他不能离开我!

 

(略)

(莱斯特遇到克劳迪娅并转化了她)

 

4.

第四场:别墅

建立布景:别墅

(被渴血的欲望折磨,路易激动地走进房间)

【路易:】

不……还不行……要等到饿得看不见……要等到它压过我的理智……

(他坐下来,撑着太阳穴,以防自己出门觅食

莱斯特进入)

【莱斯特:】

路易。

(路易没有抬头看他)

我带一个人来见你。

(路易好奇地抬起头。克劳迪娅进入。10岁年纪,快到青春期。她很冷静,他的脸很苍白但她的眼睛闪着冰冷的火焰。一双吸血鬼的眼睛。路易惊骇了。)

【路易:】

你做了什么?

【莱斯特:】

她之前是个孤儿。

(克劳迪娅惊讶地看着整个屋子。)

【克劳迪娅】

你们住在这里吗?

【莱斯特:】

是,我们住在这。而且你也会住在这里。

(她高兴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小跑着到处看一看、碰一碰)

【对路易】我不能让她就这样在街上游荡。那不安全。

【路易:】

混蛋!

【莱斯特:】

啧啧,路易。在你女儿面前这样说话。

【路易:】

该死的,莱斯特。我不会同意的!

(克劳迪娅走近路易。)

【克劳迪娅:】

你为什么生气了?

【路易:】

我不是对你生气。

【克劳迪娅:】

天使说你会喜欢我。

【路易:】

天使?

(她指着莱斯特。)

【克劳迪娅:】

这个天使告诉我,妈妈走了之后你会照顾我。

(路易盯着莱斯特,莱斯特无辜地耸了耸肩膀)

【路易:】

你叫什么名字?

【克劳迪娅:】

克劳迪娅。

【路易:】

多么美丽的脸蛋。

【克劳迪娅:】

你会吗?照顾我?

【路易:】

当然。当然,我会的。

(他拿出他的手绢擦拭她的脸颊。她满意地叹息一声。)

【克劳迪娅:】

我之前从未有过爸爸。

【莱斯特:】

那你现在有两个了。

(路易瞪了莱斯特一眼,场景转换到克劳迪娅的卧室。)

 

5

第五场:克劳迪娅的卧室——6个月后

建立布景:别墅

(克劳迪娅的卧室堆满了娃娃、精致的家具和漂亮的衣服。她坐在一张打椅子上,玩着精美的瓷娃娃,自言自语。莱斯特进入房间。)

【莱斯特:】

克劳迪娅……你的课上完了吗?

【克劳迪娅:】

一小时以前就结束了。

【莱斯特:】

瓦莱特先生在哪?他想拿到报酬的。

(克劳迪娅又开始自言自语。)

克劳迪娅,你的导师在哪?

【克劳迪娅:】

回家去了。

【莱斯特:】

没有拿到报酬他是不会回家的。【开始怀疑起来】

他在哪儿,克劳迪娅?

【克劳迪娅:】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莱斯特。他已经回家了。

(莱斯特环视整个换件。他在卧室后方的地板上看见一堆枕头和一床羽绒被。他怀疑地看着克劳迪娅,然后掀开羽绒被……露出了那个导师的尸体。。)

【莱斯特:】

克劳迪娅!

(路易轻盈地走进房间,手背在身后拿着某个东西。)

【路易:】

克劳迪娅!我有个礼物给你!

(他拿出一个瓷娃娃。)

【克劳迪娅:】

【克劳迪娅:】

【不太兴奋地】哦,又一个娃娃。

(路易看着莱斯特生气的脸庞。)

【路易:】

发生了什么?

(莱斯特走到一边然后指着导师的尸体。路易吸气。)

克劳迪娅!

(她奔向路易。)

【克劳迪娅:】

我很抱歉,路易。他太严厉了!拜托别生我的气。

【路易:】

你不能总是这样!

【克劳迪娅:】

我绝对不会再这样了,我保证。

【莱斯特:】

她杀了女仆和马车夫之后也是这么说的!

【路易:】

【温柔地】克劳迪娅,亲爱的……你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把我们都置于险境吗?

【莱斯特:】

她当然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鄙视我们!

(克劳迪娅假装哭泣。)

【路易:】

为什么她会想要鄙视我们?

【莱斯特:】

【对克劳迪娅】你知道这个房子的规定!我告诉过你如果你再次违背我们会发生什么事!

(她假装哭得更大声了。)

【路易:】

克劳迪娅,别哭啦。会弄脏裙子的。

【莱斯特:】

她没在哭!

(他用手擦了擦她的脸然后把她的脸掰过来对着路易。)

看……没有血泪!

(克劳迪娅突然不再假装。她瞪着莱斯特。)

歌曲:我想要更多(I want more)

【克劳迪娅:】

不要责骂我我是一个孩子

行事就像一个孩子

你们用没有生命的娃娃讨好我

当我想要的只有血液

你们把我从街上带走

来完成这大团圆

你是期望我是小圣徒?

跪着享用圣餐

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看看你们,你们的不以为然

就像两个大惊小怪的母亲

你在批评谁

别人的习惯

我是动摇了家族的船舶

因为吸那些帮工来存活?

我难道不是一个小野兽?

好吧我无法克制自己

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我不想要他们的牛奶和蜂蜜

他们可以留着那些上乘的草药茶

我不需要他们的热巧克力和糖果

对我来说只要出现在我面前的每个人

浓稠鲜红的血液

不要责备我我想要更多

那是你的错

【路易:】

你说的对,亲爱的。这不是你的错。是莱斯特的。

【莱斯特:】

我的错!

【路易:】

你不够爱她。

【莱斯特:】

不够爱!我给她带来了她那冷酷小心脏所想要的一切!但她依然故我!

【路易:】

你没看到吗?她在试图吸引你的注意力!

【克劳迪娅:】

看看我我是多么甜美

我天真又迷人

但你们所见只是某个被宠坏的小鬼

一个如此刁钻刻薄的小孩

别这样小题大做,这只是克劳迪娅的风格

健康的胃口

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我该成为一个小小姐吗?

过了几个小时

我不这么想,我宁愿狩猎

剪碎那些纸花

感谢你们对我做的那些事

近乎猥囧亵

多么伪善的一对啊

好吧,小猫想要她的奶油

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莱斯特:】

你太仁慈。

【路易:】

你太冷酷!

【莱斯特:】

她需要被惩罚!

【路易:】

她需要爱与善!

【克劳迪娅:】

我整晚游荡在街上

找到一对迷人的夫妇

他们害怕这样一个失落天使

遇到什么麻烦

他们无法抗拒我颤抖的嘴唇

我的双眼蓄满泪水

他们把我的头靠在他们的颈窝

哦亲爱的

更多,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我不想要他们的牛奶和蜂蜜

他们可以留着那些上乘的草药茶

我不需要他们的热巧克力和糖果

出现在我面前的每个人

敲开死亡的大门

对我来说只要他们浓稠鲜红的血液

不要责备我我想要更多

那是你的错

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我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莱斯特注意到窗帘后一块可疑的地方。他拉开窗帘,下面露出奴隶男孩的尸体。)

【莱斯特/路易:】

克劳迪娅!

(场景转换至克劳迪娅的卧室)

第六场:别墅:三十年后

建立布景:别墅

(克劳迪娅的卧室一成不变。莱斯特和路易等她从换衣屏风的后面出来。他们穿着正式,莱斯特挑了一本题为“吸血鬼”的书翻阅起来。)

【路易:】

快好了吗?

【克劳迪娅:】【画外音】

别催我!

【路易:】对不起,但我等不及你穿上礼服的样子了。

【克劳迪娅:】【画外音】

你说什么?

【路易:】

【对克劳迪娅】我只是在说你去年的模样……一朵完美的云彩。

(看着书,莱斯特放声大笑起来)

【莱斯特:】

路易,你必须看看这本书。这个作者赋予我们魔力。据他所说,我们会经常变成蝙蝠而且随意消失。【笑声更大】克劳迪娅,你为什么要浪费时间看这种鬼扯?

【克劳迪娅:】【画外音】

我对人类作者突然在欧洲发现我们感到很好奇。这让我思考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想法。

【莱斯特:】

我很愿意和这个吸血鬼会面。他可以教我一两个技法。很明显,他有把自己变成蒸汽然后穿过钥匙孔的能力。

(他笑着然后把书里的一张图片指给路易看。)

克劳迪娅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她的面孔和身体和以前一模一样。她穿着绸缎蕾丝制成的晚礼服。)

【路易:】

看看你!

【莱斯特:】

美。她真美……我们的克劳迪娅。

【克劳迪娅:】

这是我在春季舞会里穿过的最好的晚礼服

谢谢你,路易。

(她吻了他。)

【路易:】

我一整年都在期待这个舞会。温暖的夜晚,紫藤盛开。我喜欢看那些年轻的淑女穿着崭新的春季礼服。

【克劳迪娅:】

她们总是在她们的扇子后面八卦着低语着。我尚未发现她们到底是看到了什么那么有趣。

【路易:】

她们很年轻而且春天到了。

【莱斯特:】

我喜欢在舞会狩猎。我等待时机……在他们中间穿梭……迷失在人海中……他们鲜嫩的肤色和嫣红的脸颊……他们年轻血液的香气……令人陶醉!

【克劳迪娅:】

你在春季舞会上总是有点疯狂,莱斯特。

【莱斯特:】

【无辜地耸耸肩。】

我很年轻而且春天到了。

【克劳迪娅:】

莱斯特……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莱斯特:】

当然,亲爱的。

【克劳迪娅:】

你的准确年龄有多大?

【莱斯特:】

我被缔造的时候是21岁。

【克劳迪娅:】

是。但你被缔造后到底过了多久?谁是你的缔造者?

你从未说起他。

【莱斯特:】

这无关紧要。我被缔造了,我缔造了路易,我缔造了你。我们拥有对方直至时间的尽头。那才是最重要的。

(克劳迪娅犀利地看了路易一眼然后微妙的抬头示意他说出来。路易转向莱斯特迟疑地说道。)

【路易:】

莱斯特,克劳迪娅和我有个旅行的想法……

去旅行……只有我们俩。

【莱斯特:】

去哪里?

【路易:】

欧洲。去寻找我们的其他同类。

【莱斯特:】

为什么当我们拥有彼此的时候,你们却要穿过大半个地球去寻找其他吸血鬼?我们三个是我们所需要的所有吸血鬼了!

【路易:】

是。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都是那么说的。满足你的现状。满足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但我们并不满足。我们想要联系其他和我们一样的吸血鬼。我们想要向他们学习……发现那些你永远不会透露的秘密……

【莱斯特:】

【平淡地】你们不能成行。

【路易:】

为什么不能?

【莱斯特:】

独自跨越大洋太过危险。你们在白天的时候并不安全。

(克劳迪娅本来把说服的工作留给路易,但现在她愤怒地转过身。)

【克劳迪娅:】

我们不是你的奴隶,莱斯特!

【莱斯特:】

我从未认为你们是我的奴隶。但我不允许你们去。

【克劳迪娅:】

【讽刺地对路易说】他不允许!我已经忘了我们需要莱斯特的准许才能追求我们的生活。毕竟,他是这一切的给予者。一切都是由他开始。生与死。

莱斯特是我们之中最重要的。

【莱斯特:】

小心越界,小姑娘。

【克劳迪娅:】

我不是小姑娘!从你三十年前夺走我的生命时我就再也不是小姑娘了!

【路易:】

【急切地:】克劳迪娅。

【莱斯特:】

你更想死是吗?你在那个街道活不过一晚!

【克劳迪娅:】

【挖苦地:】莱斯特:我的救命恩人……我的“天使”。

【莱斯特:】

难道我要忍受这个直至时间的尽头?

【路易:】

拜托。你们俩。

【克劳迪娅:】

你骗了我!我以为我要上天堂!

【莱斯特:】

我把你从坟墓里救出来!我给了你永恒的生命!

【克劳迪娅:】

真相是……你缔造路易是因为你害怕孤独。你缔造我是为了把路易绑在你身边。你并不是为了我们所做的这一切。你这么做是为了你自己。永远都是为了你自己!

【路易:】

克劳迪娅!

【克劳迪娅:】

你杀了你的缔造者吗?这就是你从未提起他的原因?

你杀了他吗,莱斯特?

(莱斯特突然愤怒地冲到她跟前。路易站出来挡住他。)

【莱斯特:】

阻止她。对她做点什么。我忍不了这个!没有理由要我忍受!

(他走开了,但很快转过身,太快了以至于路易没有反应过来。莱斯特抓住克劳迪娅,在她耳边低语。)

你伤透我心。

(他放开她,走了出去。克劳迪娅阴沉地看了路易一眼。)

【克劳迪娅:】

你看到了吗?他永远不会放我们走的。

 

(略)

(克劳迪娅毒杀莱斯特,和路易去了欧洲,在吸血鬼剧院生活、表演)

(略)

 

第十场:吸血鬼剧院:1830

(略)

【克劳迪娅装扮成小女孩:】

那里,先生!你看见了吗?那是一个吸血鬼!

(路易走到她身后,拿着一个十字架和木桩。路易和克劳迪娅都化妆成人类的样子。克劳迪娅穿着黄裙子。)

【路易扮成人类:】

退后……退后你们这些恶魔!回到你们来自的地狱!

(看到他们,莱斯特蹒跚着后退仿佛被风吹倒了。他双膝跪地。阿曼德很快移动到他旁边,把他扶起来。场景转换到剧院的地下室。)

 

第十一场:剧院地下室

建立布景:满月穿过格栅(月光穿过向天打开的格栅。莱斯特踱着步,虚弱地,仍然为刚刚看到克劳迪娅和路易的场景难以平静。)

【莱斯特:】

他们到这里有多长时间了?

【阿曼德:】

至今为止有两年了。他们告诉我他们来自新大陆。但他们从未说过那里其他吸血鬼的信息。而且虽然我们多次询问,但他们对自己缔造者避而不谈。

【莱斯特:】

为什么你把这事瞒着我?

【阿曼德:】

我必须确认。

【莱斯特:】

确认?

【阿曼德:】

那两个带给你如此伤害的吸血鬼。你没有告诉我他们的名字。你甚至没有提过她是个孩子。

【莱斯特:】

我不以此为豪。但我们对对方犯下的罪行并不是我来找你的缘由。

【阿曼德:】

任何针对吸血鬼的罪行都必须处决。

【莱斯特:】

我不是为了复仇来找你的,阿曼德。

(莱斯特来回走动仿佛要晕倒的样子,阿曼德把他扶到椅子上。)

【阿曼德:】

坐。

(莱斯特坐下来,努力喘息)

【莱斯特:】

我不是来复仇的。我来是为了另一个原因……那件小事。

【阿曼德:】

我知道。

【莱斯特:】

你会帮我吗?

【阿曼德:】

很快。

(忽然传来一阵声音,剧团从上面来到地下室。演员们谈笑风生,路易和克劳迪娅也在其中,还穿着戏服。阿曼德走了回去因此只剩莱斯特一个人坐在房间中央。克劳迪娅率先看到他。她倒吸一口冷气,突然停下步伐。接着路易看到了他。)

【路易:】

莱斯特。我的天……是莱斯特。

【莱斯特:】

路易。

(莱斯特试图站起来,但阿曼德的手坚定地放在他的手臂上,不让他站起身。)

【路易:】

【打破沉默】哦,莱斯特……

(路易向前走去好像要走到他身边,但其他吸血鬼沉重的手制住他的肩膀。他不解地看着他们。他试图脱身但他们不让他走。一个男吸血鬼和一个女吸血鬼轻轻地把手放在克劳迪娅肩上。)

【塞勒斯特:】

跟我来,克劳迪娅。

(他们压着克劳迪娅走向莱斯特)

【克劳迪娅:】

不。我不想现在离开。

(她反对着,回头看路易。)

路易!

【路易:】

劳伦?吉勒斯?放开我!我想和莱斯特说几句!

(吸血鬼把路易抓得更用力了。莱斯特转向阿曼德。)

【莱斯特:】

阿曼德,你想做什么?

(阿曼德没有回答他。当他们强迫克劳迪娅转向莱斯特时,她挣扎着。)

【克劳迪娅:】

不,我不想!

(他们强迫克劳迪娅面对坐在椅子上的莱斯特。当她看到他受伤的程度时陷入震惊的沉默。)

【莱斯特:】

克劳迪娅。

(他向她伸出一只颤抖的手。她恐惧地躲开然后大声呼叫。)

【克劳迪娅:】

路易!

【阿曼德:】

是这个吗,莱斯特?是她故意杀害你吗?

【莱斯特:】

她起来反抗我。是的。

【阿曼德:】

她杀了你吗?

【莱斯特:】

是。但我……

(克劳迪娅生气地打断。)

【克劳迪娅:】

你杀了我!你就像童话里可怕的怪物把我从我人类的身体里偷走!再过六年……七年……我可能就会有那种身材!

(她指着和其他人站在一起的艾莱妮。她对他们所有人说。)

不要评判我除非你也被迫在小孩的身体长生不死!

 

(略)

 

【阿曼德:】

但她打破了最古老的法律。她起来反抗集会主人。

【路易:】

我们哪里知道什么吸血鬼的法律?告诉他们,莱斯特!

【克劳迪娅:】

我对你们的古法一无所知!

 

(略)

 

【路易:】

【绝望地】不是克劳迪娅!我才是那个人!

【阿曼德:】

你的谎言现在对她于事无补。

【路易:】

但是我参与其中!是我放的火!

(阿曼德看向莱斯特以证实路易所说的话。他否认地摇了摇头。)

 

(略)

 

【克劳迪娅:】

路易!

【路易:】

莱斯特……让他们住手!

【莱斯特:】

听着!我不想复仇!

(阿曼德对吸血鬼发出把路易移出房间的信号。)

【克劳迪娅:】

路易!

【路易:】

克劳迪娅!帮帮她,莱斯特!

(他反抗着但是其他吸血鬼更强壮。他们把他拖了出去。)

克劳迪娅!

 

12.

第十二场:剧院地下室

(第二晚。路易进入地下室发现莱斯特跪在克劳迪娅死去的椅子旁边。美丽的灰烬覆盖了椅子的座位,散落在地。莱斯特拿着克劳迪娅曾经穿过的黄裙子。)

【莱斯特:】

我没法阻止他们。我无法阻止他们。

(路易看着那件裙子。他发出一声痛苦地尖叫,从莱斯特手上抢过裙子。路易站着,泪流满面,手里拿着裙子。)

【路易:】

克劳迪娅。

(莱斯特开始用双手收拾灰烬。)

【莱斯特:】

我们必须散开这些灰,路易。我们不能让她回来。帮帮我。帮帮我清理这些灰烬。

【路易:】

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本可以阻止他们。

【莱斯特:】

你不能。你永远不可能阻止得了阿曼德。

【路易:】

我在新奥尔良的时候就可以阻止她。我本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我知道她计划反抗你。我能在她眼里看见你的死亡。

【莱斯特:】

你认为她最终会明白吗?……

【路易:】

为什么我永远一事无成?

【莱斯特:】

你认为她会明白我对她并无恶意吗?

【路易:】

我的消极允许这一切发生。我的软弱是这一切的核心!

【莱斯特:】

和我一起回新奥尔良。我们可以相互慰藉。

【路易:】

【极度痛苦地】我永远也无法得到慰藉!她就是我的慰藉!她横在我和地狱之间!她的爱令我存在。没有她,我无法存活。

【莱斯特:】

【警惕地】你不会自焚。告诉我你不会自焚!

【路易:】

我希望我可以……哦上帝,我希望我可以。如果我在多年以前就有那种勇气……在你找到我之前结束一切……如果我有勇气了结自己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的软弱是一切缘由。出于软弱,当我知道那是错误的时候,我依然让自己变成我现在的样子。因为软弱,我想离开的时候依然和你呆在一起。我的软弱使克劳迪娅杀死了你……以及造成她毁灭的一切。你看,软弱是缘由……是真正的邪恶。

【莱斯特:】

【温柔地】回新奥尔良,路易。

【路易:】

【极度痛苦地】那里没有安慰!这个世界是充满死亡与灰烬的荒芜废墟!为什么你不告诉他们是我放的火?

【莱斯特:】

我不能同时失去你们俩。路易,和我一起回去。

(莱斯特把手放在他的手臂上,但路易猛地撤开了。)

【路易:】

不!我不会为她的死而责备你,莱斯特。但我不能让你靠近我。

(路易从他身边退开,紧紧抓着黄裙子。)

【莱斯特:】

但我已经原谅了你。你不能在我原谅你之后就离开我!

【路易:】

我很抱歉,莱斯特。我很抱歉!请别靠近我……永远!

(他转过身跑开了。莱斯特在他身后大喊。)

【莱斯特:】

现在不要离开我,路易……不是现在……我们的孩子还是灰烬。

(莱斯特看着地上的一滩灰烬。)

我们必须散开这些灰。我们不能让她这样回来。必须散开这些灰。

(他捧起一些灰,场景转换到剧院屋顶。)

 

 

到此,莱斯特音乐剧里莱路的重点对手戏全部结束

 

莱斯特音乐剧对原著的改动也挺大的,首先就是在莱斯特第一次遇见路易的时候和路易攀谈了那么久,原文是路易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莱斯特直接咬上去~还有就是在音乐剧里克劳迪娅在被缔造成吸血鬼之前未曾见过路易,完全是莱斯特一手缔造的吸血鬼,等到她成为吸血鬼以后,莱斯特才带着她去见路易。在音乐剧里,还能看到莱路对克劳迪娅教育方式和教育理念的分歧,非常具现化地通过台词表现出来。这是在原作里没有的、甚至电影版也没有。音乐剧在克劳迪娅死后还安排了路易和莱斯特的最后一次会面。两人通过裙子缅怀克劳迪娅,莱斯特依然想要路易和他回新奥尔良,而路易则希望莱斯特永远不要靠近他,因为他看见莱斯特就能想起女儿凄惨的死亡。但是在最后一次见面里,莱斯特原谅了路易,路易也知道克劳迪娅的死不是莱斯特的错,而是陷入无限自责中。对原作一定程度上的改编是作为音乐剧剧本的需要,加强冲突,增加对话,补充原作中一笔带过的细节。当然音乐剧演员在演出的时候也可能在台词和剧本的基础上创作一些更符合人物心理的动作。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剧本里莱斯特和路易的动作不算亲密,但是在观看音乐剧的时候演员却演的很基╮(╯▽╰)╭

“这个音乐剧实现了我最深沉的幻梦。”

——安妮·赖斯

音乐剧b站观看地址(由于是私录,所以不太清楚):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54246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