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未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睡前故事断章(莱路/一发完/全年龄)

A FRACTURED BEDTIME STORY

睡前故事断章

作者:Father of Lies

原文地址:

http://www.forbiddenarchive.com/original/fiction/f/fol-fracturedbedtime.htm

1997-1998年度最佳欢脱向同人,第二名

1997-1998年度读者选择奖最佳欢脱向同人


弃权声明:这是一篇臆想小说。(或者也许可以说是,臆想的事实,因为我们都知道吸血鬼是真实的,某些吸血鬼比其他的更为真实。)没有刻意侵犯如下所有人物、品牌及作品的版权,安妮·赖斯、霍华德·艾伦·奥布莱恩·赖斯,吸血鬼族群,兰登书屋,克诺夫,格芬电影,华纳家庭录像,丹尼尔·莫洛伊,路易·德·普安特·杜·拉克,莱斯特·德·昂古特,Mojo,汤姆·克鲁斯,布拉德·皮特,罗西·唐奈,丽莎·库卓,格林兄弟,杰伊·沃德作品,哈雷戴维森摩托车,阿玛尼,雷朋,第一修正案的作者,美国教师,和米斯蒂。继续写这些同人。

 

剧透:《吸血鬼编年史》,电影《夜访吸血鬼》,《飞鼠洛基冒险记》

 

“路易?”

 

“嗯?”

 

“路易,你醒着吗?”

 

“我现在醒了。你想干嘛?”路易坐起身,扭开床头柜的台灯。

 

“怎么了,莱斯特?”

 

“我睡不着。”

 

路易眨了眨眼,试图制止打呵欠,但失败了。“所以,你睡不着。好吧,那你想做什么?”他拿起之前看的书,小心翼翼地插好书签然后合起来放到床头柜上。

 

莱斯特跳到路易床边的位置。“你什么意思?”他的手慵懒地穿过路易的头发。

 

“莱斯特,”路易叹息,用手把莱斯特的手拿开。“你和我都知道咖啡因对你不起作用。而且老实说,”他又一次推开莱斯特的手,“我认为如果你放弃沉迷《老友记》,你会变得更快乐。丽莎·库卓是不会神奇地出现在世界咖啡馆里的。”

 

莱斯特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然后发出爆笑:“路易!你说了一个笑话!”他倾过身然后亲吻路易:“我已经给丹尼尔打过电话了,他不会相信我的。我的手机在哪儿……”

 

“莱斯特!”

 

“普绪喀!”(译者注:丘比特所爱的美丽少女,成为灵魂的化身)

 

“你这个完完全全不可救药的——”

 

“给我说几句甜言蜜语来听听…”

 

路易捂住嘴巴作呕吐状:“不可能。你真是不可理喻。为什么你必须把我卷入到你那小小的智力游戏里?如果你必须折磨别人,为什么不去给阿曼德发一堆垃圾邮件?”

 

“我发了,”莱斯特回应道,皱眉:“他不按常理出牌。”

 

“你的意思是,他把那些垃圾邮件又回给你了?”

 

“嗯,是的。然后他威胁说要再次把我的邮箱透露给那些新闻组织。”

 

路易叹气:“莱斯特,有没有一丁点的可能性你今晚会放过我?”

 

“没可能。”

 

“我好害怕啊。”路易摇了摇头:“我知道我会后悔的,但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告诉过你了,”莱斯特回答:“我睡不着。我失眠了。”

 

“莱斯特,吸血鬼不会失眠。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就会陷入沉睡。”

 

“OK,那我就是很无聊。”

 

“你很无聊。你来到这里,把我从愉悦的小盹中叫醒,就为了告诉我你很无聊?”

 

“是的。”

 

“去散步。”

 

“如果出门,Mojo也会想出去,而且外面下着倾盆大雨,”莱斯特靠近路易:“你知道他的毛被打湿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那就去看电视,”路易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个遥控器。“给你,你可以在这里看,我会去另一个房间。”

 

“线路已经被闪电切断了,再来一个闪电可能会把整个电力系统都破坏掉。然后我们就得请一个电工,然后重装一个线路,在白天预约一个时间……”

 

“那就看录像。你有一整个房间的磁带和磁盘。”

 

“我全都看过了。”

 

“看书吧,”路易再次向床头柜伸出手,然后拿出一个蜡烛和一根火柴。“以防你不敢用灯,给你一个蜡烛。你还记得怎么用蜡烛,对吧?”

 

“路易,”莱斯特夺走蜡烛,扔到地上,无视了来自路易怒视的目光,他倾身又吻了路易一下:“你是不是还没有意识到我只想要你的陪伴吗?”

 

路易移开目光,故意不去看莱斯特:“不,没意识到。一点都没意识到。”

 

“路易,你从来就不善于说谎。”

 

“莱斯特!多么无礼——”

 

莱斯特利用路易愤愤不平的时候,想趁他不注意将他固定住。然而,路易并没有他看上去那么分心,而且设法避开了莱斯特的控制,然后跳下床。

 

“路易!你练过了!”

 

“一点都没有,莱斯特,”路易说,不断地交换支撑脚,如有必要准备好随时冲出门。“但是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用的教育项目。叫做世界摔跤联合会。”

 

“印象深刻。”莱斯特说,又一次扑向他。

 

路易佯攻一下然后闪到一边。“我试了。”

 

莱斯特又扑过去一次,而路易又一次成功闪避。“你准备好轰隆隆隆隆隆隆隆了吗?”他大喊道。

 

莱斯特一屁股坐到地上,盯着路易:“你准备好轰隆轰隆了吗?到底是什么意思?”

 

路易耸耸肩:“这么说吧,是个咒语。”

 

“反正,”莱斯特摇摇头:“现在,”他伸出手,“你至少能帮我站起来。”

 

路易伸出手,只是细微地动作,莱斯特抓住他的手然后把他绊倒在地,翻到他的身上,把他固定在地板上。

 

“我赢了,路易!”

 

“莱斯特,那不公平!”

 

“胡说。就上周,我看过罗西·唐奈在明星死亡游戏里做了同样的动作!”

 

“哼!”

 

莱斯特俯下身,吻在路易的唇上:“闭嘴,路易,”他说,然后又亲了他一下:“现在,路易。像我之前说的,我很无聊。”

 

“是的,你已经—”莱斯特再次吻了他:“—说过了。所以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放弃了?”

 

“我放弃了。你想干嘛?只要理由合适。”他很快补充了一句。

 

“我想……”莱斯特把手放在下巴,若有所思地盯着天花板。

 

“什么?黎明可不会等着你做决定,你知道的。”

 

“我有想法了。”他从路易身上翻下来,躺到他旁边的地板上。“我想要睡前故事。”

 

“什么?”

 

“一个睡前故事。”

 

“莱斯特,我不知道任何故事。”

 

“你当然知道,路易。你跟丹尼尔讲了一个特别好的故事,曾经,如果我记得……”

 

“好吧!不要再提那个了。让我想一会儿。”莱斯特又伸出手开始玩弄路易的头发:“如果你一直这样,我就想不出来了。”莱斯特瞪了他一眼,但还是停下了。“这样好多了。”路易闭上眼睛,安静了一会儿。

 

莱斯特想着路易也许睡着了,然后试图伸出手继续玩弄他的头发。路易睁开双眼,莱斯特假装自己在拉伸胳膊。

 

“很好,我想到一个故事了。”路易终于说道。

 

第一部分

 

“很好!”莱斯特说,伸出一只胳膊环住路易将他拉近:“让我们黏糊在一块……”

 

“莱斯特,那个词可不太正经!”路易说,但没有试图移开身子:“现在,让我想想。哦是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男孩名叫路易——”

 

“而你却叫我自大狂!”

 

“嘘。听我说。有个男孩名叫路易。他长相平平,有着一双非常普通的眼睛,颜色就像是不新鲜的面包,还有着脏兮兮的棕泥一般的头发。他住在一个没有特色的土豆农场中的一个非常平常的灰色房子里——”

 

“一个没有特色的土豆农场?”

 

“别插嘴不然我就不继续了。总之,他住在这个农场,每天都穿着棕色的裤子,棕色的衣服和普通的鞋子然后出门到农场工作。每天早晨他都喝燕麦粥作为早餐。每天中午他都吃普通的水煮土豆作为午餐。每天晚上他吃一小片面包喝一小杯水作为晚餐。”

 

“哎呀,但他将会有刺激的生活了。”莱斯特评论道。

 

“你在插嘴。”路易说。

 

“你停下了,”莱斯特回应道:“请,继续。”

 

“一天晚上,路易躺在他那张平平无奇的小床上的时候,一个美丽的魔法王子出现在他的床边。这个王子有着又长又密的漂亮金发,还有一双美丽的灰蓝色眼睛,脸蛋就像天使一样。他穿着用金线制成的时髦西装,用蓝宝石作为纽扣,还有一根用钻石做的魔杖。

 

“‘天啊,’路易说,‘你是一个这么美丽的王子,你有漂亮的头发,还有穿的这么好看。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然后王子对他说:‘路易,我是一个魔法王子。我来赠与你三个愿望。’

 

“路易想了想,‘天啊,今天肯定是我的幸运日。’然后他对王子说:‘三个愿望?好吧,让我想想。嗯。我的第一个愿望是,我想要一个新汤匙来吃燕麦粥。我的第二个愿望是,我想要我的土豆里多点盐。我的第三个愿望是,我想要给我的床换一个新毯子,因为旧的毯子都褪色了,都不是灰色的了。’”

 

路易停顿了一会儿:“莱斯特,你还好吗?”他热心地问道,莱斯特摒了一口气,然后点点头。路易继续。

 

“这个王子看着路易,然后说,‘就这样?我给了你三个愿望,而这就是你想要实现的一切?天啊,你肯定无趣又无聊。’然后这个魔法王子抱起路易,带着他飞到河边,然后把他扔到河里飞走了。

 

“‘哎呀,但他真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魔法王子,’路易一边从河水里爬起来一边想到。他想他肯定是梦到的这一切,然后把这些都抛到脑后‘不管怎么说,’他想,‘我本来就可以用一个新汤匙。’

 

“第二天晚上,在路易上床睡以后,魔法王子又出现了。‘路易,毫无疑问你肯定是我见过的人中最无聊的一个。但是,虽然我是一个魔法王子,我很可爱,但有你做伴还是比海狸鼠要好一点。所以,你原意离开你无趣无聊平淡无奇的生活,和我住在一起吗?’

 

“路易想了一会儿,因为除了无趣无聊以外,他也很笨。‘如果我不和你走,你会再一次把我扔到河里吗?’

 

“‘很有可能,’魔法王子说。因此,路易再想了想,最终说‘好吧,我会跟你走。我不想再被扔进河里了。河水把我的泥色的头发都变浅了’——莱斯特,你确定你没有分心吗?”

 

莱斯特摇了摇头,把路易抱得更紧了。他看上去想说点什么,但却笑起来。路易点点头,然后继续。

 

“这样,路易就和魔法王子一起到了迷人的河口。接着几晚经过了沼泽地,来到了魔法城堡,这可能是装饰品位最差的城堡了,而且室内冰冷,一点也不舒服。在那里,他给了路易一件用银线制成的新西装,带着绿宝石纽扣,还有一个魔盒可以让他飞行。然后他们环游全世界,经历了许多冒险,但大部分时间他们只是争吵和打架。

 

“完”

 

莱斯特在地上打滚,蜷起身子,两条泪痕滑下他的脸颊。他笑啊笑啊,然后剧烈地喘气。好几次他想要说话,但失败了,笑得更厉害。大概笑了一刻钟,呼吸终于恢复正常,然后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路易,”他喘着气:“你永远不会停止给我带来惊喜。”

 

“我说过,莱斯特,我试了。”他微笑,有点脸红。

 

莱斯特躺回地上,筋疲力尽,还有点想发笑。路易在他身边躺了一会儿,然后用手肘撑起身子。

 

“莱斯特?”他问道,莱斯特似乎能控制住不笑了。“你不认为我们躺在床上会更舒服一点吗?地毯很不错,当然,但是,这是在地板上,而且,”他轻轻地皱了皱眉鼻子,“Mojo昨晚散步完呆在这里过。”莱斯特疑问地看着他,“他在雨中散步?”

 

莱斯特僵硬了一下,做了一个鬼脸,“你说的对,”他说,坐起身然后站起来“床会更舒服。而且,”他跟着路易爬上床,补充了一句:“我也有一个故事要讲给你听,现在。”

 

“你也有故事?”路易假装很震惊的样子:“莱斯特,我不知道你也有。想一下,”他枕着枕头,双手叠在腹部,“吸血鬼莱斯特想要讲一个故事。多么匪夷所思啊。谁能想到呢?”

 

“路易,你知道,挖苦不是你的风格,你最好还是把这活留给一些小心眼儿的人吧。”

 

“比如你?”

 

“事实上,我正在想阿曼德的台词。但是,没关系,现在,”他的胳膊从下面绕住路易,再一次把他抱紧。“让我们躺的舒服点。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我想是的,”路易叹气,“浪费我的时间听你讲完这个故事值得吗?”

 

“不一定。”

 

“很好,那么。请开始吧。”

 

第二部分

 

“好的,那我开始了,”莱斯特清了清喉咙,好几次,直到路易看了他一眼。“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男孩名叫路易——”

 

“哦,我之前已经听过这个了。”路易轻蔑地说。

 

“嘘!”莱斯特用手捂住他的嘴,“现在是我的故事。你要表现出礼貌,不要插嘴。”

 

“好吧。”

 

“我说到,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小男孩名叫路易。路易住在新奥尔良的一个漂亮古老的大房子里,那里还有一个植被茂密的花园。

 

“路易长得不可思议地漂亮,双眼的颜色就像绿宝石,头发就像黑色的绸缎,五官特别精致美丽,足以令任何一个凡人为之疯狂。”

 

“哦得了吧,莱斯特!”

 

“嘘!现在,我说到了,路易住在一个古老巨大的豪宅里,这座房子历经沧桑。事实上,那座房子实在太古老了,其他房子严重怀疑它是不是真的经历了那么多时代,但它们这么说是为了不伤到这个老房子的感情。

 

“路易自己也不是很富裕,虽然他是这个星球上最美丽的生物,但他是一个行走的时尚灾难,穿着破烂。夜晚他总会在新奥尔良四周散步,吓跑那些认为他是某个巫毒丧尸的旅客——”

 

“巫毒和丧尸一点关系都没有,莱斯特——”

 

“安静。故事需要。总之,当路易不去吓跑那些旅客的时候,总能看到他在古老的书店附近打转,在那里他买了一箱又一箱布满灰尘的古旧书籍,这些书除了他根本没人买。书的题目例如‘老鼠的历史’,‘棉绒:朋友还是敌人?’,‘世界上的火灾’还有‘雷利史考特拍完的电影’。”

 

“莱斯特……”

 

“路易会把这些装满书的箱子搬回那个破败古老的别墅,接着他会在烛光下一夜又一夜地阅读它们。他用蜡烛而不是电灯,因为他认为电力是现代世界所有邪恶的源头。

 

“一夜又一夜,一周又一周,一年复一年,他的生活变化很小。巨大的豪宅变得越来越破败,花园里的植被越来越繁茂。当地人认为这个房子闹鬼,而这正合他意,因为这意味着他与书籍可以与世隔绝。当他需要点什么的时候他才会出去,但很多时候他都自己待着。

 

“最后,这个大房子被獾入侵了——”

 

“獾!”

 

“——他们,除了肮脏的本性以外,在这个古老的房子里发展出了一整个獾文明。他们发明了獾艺术,獾绘画和獾雕塑,还有獾建筑,考虑到他们没有拇指,这真是令人钦佩。他们还发展了广大的獾文学,而且我说了,獾戏剧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和莎士比亚、莫里哀媲美的,还有獾歌剧甚至比莫扎特还厉害。

 

“没有獾贝多芬吧,莱斯特?”路易笑着问道。

 

“哦,是的,他们有他们的獾浪漫主义,獾现代主义,以及獾古典主义。但是话说回来。獾对又老又穷的路易来说还不错。他们尽可能地照顾好他。当他的家具坏掉的时候,他们就用细枝、鹅卵石和树叶给他重新做家具。他们甚至给他设计了一个像模像样的书桌,虽然有五只桌腿,而且摇摇晃晃,桌面也不太平整,但还是个书桌,他们的本意是好的。”

 

“好吧,那确实影响很大。”路易笑了。

 

“一天晚上,当路易坐在他的獾制椅子上,在他獾害成灾的屋子里时,一个陌生人出现在门口。刚开始,獾不让他进来,但他一直敲门,最后路易走到门口去看看是谁在敲门。

 

“那是一个英俊的王子——”

 

“莱斯特,你听说过‘抄袭’这个词吗?”

 

“这个英俊的王子,也是一个贵族,有着悠久的家族历史,在他第一次踏上新奥尔良的途中就看到了路易,而且一见钟情。他对路易说,‘路易,我的爱,我最亲爱的人,我来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我要带你走,我们会环游世界,去看许多神奇的事物,拥有很多很多时间。无聊与平庸再也不会触碰到你。但是,这必须由你决定,你会和我走吗?这会非常美妙,而你也会非常快乐。’

 

“现在,路易想,这个英俊的王子的外貌一点也不破旧,在那个旅行家的外表下,他有着丰密的金发,惊人的六尺海拔,而且他那双蓝灰色的眼睛特别漂亮。阿玛尼西装和哈雷也没有将他的帅气掩盖半分。所以,路易想了几乎半秒,就说‘可以,为什么不呢。总比坐在黑暗里好。而且,獾真的需要更多空间。’因此,他和英俊的王子一起走了,他们骑着哈雷去了所有路易之前从未去过的地方。比如,奈曼-马库斯,巴尼百货商店,还有小鹿斑比皮革之家。”

 

“莱斯特!真的!”路易戳了一下他的肋骨:“你知道我从未去过巴尼。”

 

“刚开始的几年,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除了英俊的王子无法理解为什么路易喜欢读那些大部头、或者更为什么他总是喜欢把他那美丽的长发剪短、或者是他为什么厌恶穿那些近十年里制作的服装。但是仍然,这个英俊的王子还是义无反顾地坠入了爱河,而且希望某一天,也许路易也会喜欢上他。

 

“但是,过了几年以后,情况改变了。路易开始抱怨和发牢骚说他不快乐。他不喜欢旅馆。他不想穿新衣服。他想念獾。他不喜欢一直旅行。他想待在一个地方。他不喜欢那些菜肴。他抱怨着抱怨着,差不多没完没了地抱怨了一年以后,英俊的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似乎没法让路易开心,而且路易的牢骚真的已经失控了。终于,英俊的王子一头撞向墙壁,试图摆脱路易发牢骚的声音。”

 

现在是轮到路易捂着肚子笑了。他笑着笑着,越笑越想笑,拍打着他的膝盖,然后又拍打另一个膝盖,最后,他笑得太用力以至于从床上摔到地上,但他在地上还在笑。莱斯特也开始咯咯地笑起来,很快就失控地大笑,把拳头砸在床上直到床架都塌了。这让他们笑得更大声,以至于两个吸血鬼几乎笑到缺氧晕过去。

 

最后,这种超自然的笑声终于停了下来,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路易躺在地板上,试图重拾他的体面,但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那根本不重要。他也意识到现在的感觉非常好。自从他上次这么开心已经过去很久了。他站起来,坐在昂贵的路易十四复制品的旁边。

 

“莱斯特,我希望你现在很快乐,”路易说。没有回应,莱斯特四肢大敞地躺在丝绸被单上,闭上双眼,唇边露出一丝微笑。“莱斯特?”还是没有回答。路易抬起脑袋,仔细听着莱斯特的呼吸声。他听起来已经睡着了。

 

路易微笑着摇了摇头。“啊,莱斯特。你从未改变。”他伸出手把台灯关掉。他感到黎明迫近了,而且总之,他又累又疼,倒下就能睡着。他躺回到床上,小心翼翼地以防吵醒莱斯特,莱斯特总是占据狮子份额那么大的地盘——“昂古特的份额,”路易自言自语道。

 

“晚安,亲爱的,”路易说,倾身在莱斯特的脸颊轻轻地印上一吻。“哦,我差点忘了。”他清了清喉咙,柔声说:“然后他们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完。”

 

他正面躺下,阖上双眼。

 

“但没有獾。”

 

“莱斯特!”

 

“晚安,路易。”

 

“晚安,莱斯特。躺过去一点。”

 

 

THE END


credit: sheepskeleton of Tumblr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