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未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永生的困境(莱路/ 全年龄/一发完)

VC:永生的困境

 

2001年4月6日 20:30发布

 

莱斯特/路易,路易/阿曼德,路易/克劳迪娅

 

作者: saffronfics

原文地址:http://saffronfics.livejournal.com/2780.html

 

永生的困境

 

路易还是人类的时候曾患有幽闭空间恐惧症。虽然他睡在单独的房间,不需要更多空位,但他仍然感到一种范围收缩的恐惧。当他对保罗的哀悼威胁着压垮他肋骨下的心脏时,路易选择以酒消愁,即是出于习惯也因为酒是解忧镇痛的良品。他无欲无求,而且那个时候,他无所畏惧,除了教堂忏悔室和轰然倒塌的房屋。

 

当他成为吸血鬼以后,棺材是他的心结。这个可怕的、哥特式的、吸血鬼永生的象征是不可避免的,而路易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不会喜欢一个人躺在里面睡觉。他假装自己的恐惧只是心理阴影,他已经不再受限于人类的错觉,但它就在那里,令人害怕,避无可避。虽然,莱斯特缓解过,在第一晚,莱斯特声称,出于必要路易必须和他睡在一起,但路易感觉到头发上逡巡的手指和转变后的皮肤上落雨一般的吻诉说着并非如此。当莱斯特骨白色的手合上棺盖的时候,一切沦入黑暗,唯一令路易不至于尖叫出声的,或者是来自于莱斯特的骨头击打在天鹅绒上陷入丝绸内衬的声音,或者是来自于莱斯特的一只手臂绕过路易的后背环住他时,昂贵的木头发出的吱嘎声。他在一个强壮、可靠的臂膀里放松下来,那种感觉就像仅仅几个小时前他被吸血的时候,在莱斯特的怀抱里遥远的记忆。他试着让自己躺在莱斯特的上面,小心翼翼地不伤到年长的吸血鬼,他仍然让路易感觉到模糊的害怕,带着一种奇幻、诱惑的恐惧和萦绕不去的感觉这一切都错了……但莱斯特的四肢比路易的更灵活。对路易来说,睡眠来的太快,他酸麻的身体瘫软在莱斯特豪放的姿势上。第一晚过的很容易。

 

当然,很快莱斯特就坚持要分棺而睡。路易再也没有那样接近过莱斯特;他们之间的相互作用破坏了任何亲密的可能。路易不会让自己明确表现出恐惧,即使独处时也是如此。路易对漆黑的恐惧不是因为它本身很危险,而是因为害怕自己变得爱上这种黑暗。他现在适合待在发霉阴暗的空间,长久以来他一直在抱怨这个事实。但除了恐惧,他渴望轻柔的触碰与深情的目光;莱斯特对待他似乎就像任何人类对待讨厌鬼那样。

 

克劳迪娅缓解过。任何观众,虽然当然没有什么观众,都会怜爱地看着他们的就寝场景:一个孩子在古怪的“床”上从她父亲那里寻找庇护所。克劳迪娅的脚步优美而拘谨,然后躺在他身边,露出和她经常带着的娃娃脸上相似的笑容。但路易知道,即使克劳迪娅不知道,这个安排只是为了安抚他自己罢了。她温暖小巧的身躯,她可爱光滑的衣服,她沉重的四肢出现无意识的动作令他冷静,抚慰了他的夜晚,使他能够轻而易举地沉入梦乡,即使是吸血鬼有时候也会做梦,特别是当黑暗消失殆尽,噩梦则蜂拥而至,而最可怕的噩梦是你变成了一个在夜晚兴风作浪的怪物。

 

但甚至连那段被她金色卷发保护的时光也结束了,他们在巴黎的时候路易几乎克服了他的恐惧,直到吸血鬼剧院的经历摧毁了他长期以来的努力。他们把他钉在一个铁棺材里。他们用砖块和砂浆把他封住。他们永远不会让他出来。路易在那个晚上狂躁不安;如果那个棺材不是用金属做的,他就能把自己扭断脱出重围,徒手破坏石墙。他尖叫但只听见回音。他的双眼从未适应黑暗。他想象自己不能呼吸了。阿曼德在黎明前出现,月光般的面容就像救世主一样。

 

接着他就看到了克劳迪娅的尸体在户外,和玛德琳的灰烬在一起。他希望,克劳迪娅虽然死去但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自由。她没有窒息但随着脸上的光芒一起逝去。

 

之后,对路易来说,睡眠和生活确实变得比以往更糟,即使有阿曼德陪在他身边。他不能请求阿曼德和他一起睡。他对阿曼德没什么话好说的。他们的分歧太过深重,而他们只在飞到下面的村庄时才会尝试说一点什么;另一面偶尔吹来的微风带着腐臭的气味。这种分歧也令路易恐惧,而他只能微弱地感觉到对自己的不耐烦。他并不害怕任何直来直往的东西;他与莱斯特之间的不同在于当他们在新奥尔良破陋的酒馆相遇时,是莱斯特的恐惧绊住了他,但路易拒绝自己也这样做。

 

直到,路易躺进棺材,掀开棺盖的这一刻终于来临。他再也不想被封闭起来。其他吸血鬼都被困住了。那个告诉他克劳迪娅同以往一样依然被困的人召唤了一个可怕的克劳迪娅幽灵,而他痛苦着,因为他曾看守那个困住她的牢笼;他渴望给予她自由。莱斯特躺在某处的尘土上,仿佛困在自己的身体里,但路易确信莱斯特的思想逃脱了,而路易嫉妒他能那样。甚至大卫也被那具他并不想占据的身体所奴役,但路易再也不会被困在永生里了。他想要自由,高度与光芒。他的棺材成为他的避难所,而当太阳升起,阳光温暖他的脸庞时,他最后一丝意识是棺内的绸缎内衬在日光照耀下是多么黯然失色啊。

 

 

逃脱不过一时。第二天晚上血流浸泡了他的全身时,路易被迫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瞬间他几乎感觉自己会溺死在血液里。他们不会让他逃走。他还在他的棺材里;他将永远待在他的棺材里了。所有他想要的都留在了那个潘多拉盒子里,但梅瑞克,莱斯特和大卫并不理解。他们没说几句话莱斯特就掠走他,让他饮血,强迫他饮血,但路易顺从了,只因为莱斯特的手臂仍是那么强壮,那么可靠,而且莱斯特落满灰尘的金发驱散了所有黑暗。

 

FIN


credit: prawnlegs of Tumblr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