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未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太阳的正义(莱路无差/全年龄/一发完)

太阳的正义

 

作者:saffronfics

原文链接:http://saffronfics.livejournal.com/8815.html#t7023 


概述:路易与莱斯特在《梅瑞克》之后发生的事。

 

非常感谢rebness,是她从头到尾好说歹说鼓励我,帮我完善这篇文章,感谢araiecaita,我坚定的试读者。

 

“他们四目相望,然后他对着路易微笑。这孩子真是既难得却又天真过度。他怀疑,如果增添一些法力--例如说,注入些许马里乌斯古老强力的血液--会不会使得路易眼中的人类光采骤然消逝?”——《天谴者女王》

 

平静有各种不同的形式。有一种是深思熟虑后达成协商的平静,合作签署并颁布相应的文书。有一种是风暴中心的平静,飓风的风眼经过时,整个世界长呼一口气并等待着下一次吸气。有一种是开枪前、爆炸前、血液喷涌前的那一刻,寂静无声,无人敢动的时候。还有一种是不稳定的平静,当你被什么东西缠住的时候才会发生,太累以至于不想交涉或者解释或者找出到底该死的是怎么回事。路易就是带着那种平静离开了吸血鬼集会的场所,而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我们反而处在某种休战的状态,我想,他准备好之后就会回来,而他……好吧,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是大卫找到了他,因为大卫把握住了他的命脉——可以这么说——而且留意了这些细节。“我也有我的理由,”他对我说,他的声音很严肃。“我感到自己至少对这件事有一部分责任。”

 

这个想法挺可笑,但我还是不高兴地说:“你什么意思?”

 

“我告诉过你那么做了。当你问我——我说如果我已经尝试过死亡并且失败了,我会想要回来。”

 

“说实话,大卫,那个时候我没怎么注意你或者其他人说了什么。”

 

“尽管如此……”他特别绅士风度,大卫,即使在这个高大年轻的身体里。“去吧,莱斯特。去看看他。”

 

 

 

我站在小房子外面,透过窗户看着路易。他正在阅读,正如每当我在脑海里想起他的那个模样,有那么一刻我想知道这个场景是不是真实的,我是不是真的在这里,他是不是真的也在这里。他脸上的线条现在变得更为僵硬,脸颊上的棱角更明显了;他变得没有那么像人类了。当他的视线从书页移开陷入沉思时,我突然想起休眠的阿卡莎,想起长老们安静的样子。我们很古老,我和他,现在他又开始看书。

 

我正观察着他的时候,路易在屋里站起身,接着我察觉到他就站在我身边。这样的速度!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讶异,但他的绿眼睛里闪着戏谑,他知道了,我转过身。

 

“这是你的新爱好吗?”他语气礼貌地问道:“我相信现代人把这种行为叫做‘跟踪’。”

 

“我是路过,”我辩解道:“你住在这码?这房子真是相当丑。”我一次性只能看他几秒。他的线条对我来说太锋利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柔软。他的眼睛就像切割过的玻璃。

 

“现代的习俗是访客应该敲门然后询问是够能够进入。”

 

“然后主人就放火烧了他?”

 

“你想干什么,莱斯特?”

 

我不能马上回答这个问题:“你都没来看我。”

 

他笑了,但他的笑声破碎冰冷,并不柔和舒适。这并没有带来任何回忆。“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因为我想让你那么做,并不是我能说出口的回答,但我想过,一遍又一遍,想让他听见和理解,即使我们的思想互相封闭。“你要多出门。”

 

“什么?”他说,表情一片空白。

 

“你是一个隐者,”我说道,摇了摇头:“你从没去过其他地方。外面的世界大着呢,路易。你应该住在那里。”

 

“我怎么住在那里?”他问道:“我应该步你的后尘吗?”我无视了这句话,但他锲而不舍:“你为什么一直监控我?”

 

“我给了你永生,而你在浪费它。”

 

“我会以我想要的方式度过每个夜晚,我的时间是我自己的。”他的声音隐含着怒气,变得严肃起来,而他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他以前不会这么易怒。

 

“你变了,”我疑惑地说:“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不喜欢?”他说道,他的声音瞬间变得像丝绸一样柔软:“这也是你的所作所为。”

 

现在这个,这个实在是太过了。“我的错?为什么永远都是我的错,路易?”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他冷静地说,而我也冷静下来。他声音里冷酷的音调,他皮肤上坚硬的苍白……是来自我的血液,是我不顾一切给予他的血液,是来自马里乌斯和阿卡莎的血液,最好、最强大、最古老的血液。“我没有要求你把我带回来。”

 

“那你宁愿让我看着你那么死掉?”他什么都没说。啊,这就是我认识的路易。“说出来,路易,我发誓我为你了结一切。”我愤怒地说:“如果死亡对你来说那么甜蜜,如果我的血液令你如此厌恶……”

 

他无言地转过身背对我,冷静地走回小屋,打开前门好像那是世界上最自然的动作,一个男人在漫长的一天后回到了家,在他关上门之前我握住了门把,跟着他进入我之前透过窗子看到的房间。没有太多家具,但有一台电视,一盏台灯,当然还有几个书架。

 

路易坐在一个明显为他量身打造的椅子上,拿起那本之前我来的时候就在看的书。“我现在不想接近你。”他冷淡、清晰地说,没有看着我。

 

我注意到他身体的僵硬,什么都没说。我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我飞快地浏览着各个频道。“没有网线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不需要抬头就能感受到他恼怒地瞪视。不重要;任何夜晚我都能比他熬得更久。“你没来看我其实也是一件好事,”我轻快地说:“你肯定不会喜欢我最近忙活的事。”

 

“哦,是吗?”他又笑了,带着些许挖苦的意味:“更多邪恶的决定和糟糕的判断?更多的谎言?”

 

“别跟我提谎言。”

 

“你从未尊重真相。”

 

“没有真相。”我堂而皇之地宣布道。

 

“除了你决定的真相?那个你写在自己书里的‘真相’?”

 

“我厌倦这样的谈话了。”

 

“那么请离开。”

 

“停下来,你这该死的!”我狂怒地大喊道,再也不想听到他嘲讽的笑声。“这不是你!”

 

“我知道。”他静静地说,他的容貌视乎柔软下来,虽然只有一点点。

 

“但这仍是我的错?”

 

他有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就是这样。我只能……我只能是现在这个样子。”

 

“而那是我干的。”我说,突然理解了。

 

他不赞同地撅起嘴唇:“我没说全是你的错。”

 

“真叫人欣慰。”沉默。“好吧,那么,”我开口,准备平息怒气更进一步,这样他就会变得更温柔,再一次看着我。

 

“你应该离开,”他盯着窗外说。我来不及表现出我的震惊。“请离开吧。”他又补了一句,他瞬间出现站在那里,而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哦,还有莱斯特?我非常喜欢这个房子。我希望你不要为了刁难我而把它烧了。”

 

好吧,这句话完全是多此一举。

 

 

 

第二天晚上阿曼德不请自来地闯进我的房间。他妈的阿曼德。当他猛地合上我的iBOOK的显示屏,阴沉沉地说:“你做了什么?”的时候,我正在查收邮件,

 

“我只是在一个论坛上写了一些有关吸血鬼的信息。”我健谈地说:“但是顶着马甲,所以不用担心。”

 

他翻了一个白眼,青少年焦虑的典型画面。

 

“大卫在哪儿?”我思索:“他总是善于拦截乌合之众进入我的领地。”

 

“莱斯特,听着,”阿曼德说着,露出他最喜欢的表情,自负地说:“我已经见了路易。”

 

“哦,我本该料到。你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然后决定亲自到新奥尔良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若有机会向我高谈阔论一番,那就更好了。”

 

“严肃点,莱斯特。路易不再是从前的他了。”

 

我没法不注意到阿曼德眼里诚恳的忧虑。我叹气:“我知道。”

 

“哦。”这是阿曼德的唯一回应,很明显期待着一场打斗。他坐进沙发然后把手覆在他的眼睛上,这个动作终于使他看上去比他那具青少年的身体更沉稳一些。

 

“就这些吗?我很忙。”

 

“为什么你一定要介入?你应该放他走。”

 

“你该不会是严肃地建议我,我应当放任他那样死去吧。”

 

阿曼德想了一会儿。“不,但是……你无需给予他你的血液。你本可以……”

 

“我本可以什么?我等着你明智的解决方案。”

 

“他妈的,莱斯特!那会杀了你的,你知道。”他跳起来,开始踱步。

 

“你听到自己在说什么了吗?”

 

“那会伤到你,总之。每当你看着他,或者注意到他身上的变化的时候,你就会想起这是你的‘杰作’。”

 

我靠回椅背上,漠不关心地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完全理解我在说什么,而且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我已经考虑了很长时间。”

 

“如果你错了呢?”我凉凉地说。

 

“当我在做我做过的事的时候说那些话,我不会错——”

 

“你是说杀了我和路易的女儿而且几乎杀死我的那些事?”

 

他无视这句话:“——我毁了我爱上的那个路易。我失去了他,因为我不顾一切地想要得到他。”

 

“很好的教训,阿曼德,但是我不认为这个例子适用于现在的状况。拯救路易很难与杀死克劳迪娅相提并论。”

 

“如果你不认为他会永远恨你,那你就是一个傻瓜。”

 

“如果他会呢?如果他已经开始恨我了呢?如果他吸血鬼的生命里每晚都在恨我,那又如何呢?”

 

阿曼德沉默了一分钟:“如果他那么恨你但仍然待在这里,那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傻瓜。”

 

“显然他不在这里,不是吗?”我恼怒地说,但接着我温和下来。我和阿曼德之间坦诚总是来之不易。我把握住现在的时机。“那么,告诉我,如果是你,你不会做同样的事。”他没有说话。“你和我都清楚,只要能让路易活着,任何怨恨甚至憎恶都值得。”

 

阿曼德突然站起来:“原谅我不能留下继续和你闲聊。”

 

“你爱他吗?”我并不是有意要这么问,但它脱口而出了。

 

他看了我很久:“我会让他走,如果他真的想要死亡的话。”

 

我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是“是的”。“哦,比我伟大多了。”我嘲笑道:“那么,你能爱他身上的改变吗?”

 

阿曼德盯着我看了很长一段时间:“更确切的问题是,你能吗?”

 

 

 

阿曼德离开以后我在黑暗里坐了很久。当一个身影出现在图书馆的那层时,我以为那是大卫,但接着路易的声音响起来:“莱斯特?”也许这是我的臆想,但他的音调似乎柔和了许多。他的眼睛像猫眼一样在黑暗中闪闪发光。我没有立即冲到他跟前拥抱他,我不能向他滔滔不绝地诉说我已经从过去的阿曼德和我身上发生的事得到了教训。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要做什么?阿曼德到底对他说了什么?

 

老实说,这个距离令我痛苦。我凭着一股冲动瞬移至他面前。他跟上我的速度,并在我察觉之前就移动了。我转过身发现他站在我身后,他的脸仍然僵硬,但他的眼中有一丝愉悦和满足。

 

“我只想试试。”他耸耸肩说道,唇角露出一丝微笑。

 

我们僵持地站着,警惕对方踏出第一步。如果是比蛮力,我肯定能赢过他,但我不想冒险。为什么现在要互相搏斗呢?

 

“你可以过来坐在我旁边吗?”我终于说道,带着我自己都没感觉到的拘谨,然后指了指沙发。他从善如流地坐下,他的动作优雅,像老人一样缓慢,但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他演出来的。我无法克制这种路易是在装模作样的想法。

 

像这样并排坐着,想要触碰他的冲动是所向披靡的,但不知道该从何开始,或者说些什么。

 

当我试图不盯着他看时,他不再沉默,而是带着某种魅力看着我:“我现在能从你的眼睛里看见我自己。”他带着好奇说,而我意识到他有着和我一样冲动的诚实。

 

“路易,”我开口道:“你后悔我把你带回来吗?

 

他对我眨了眨亮晶晶的双眼:“你后悔吗?”

 

我正视他的全部,他脸上坚硬的线条,岩石般的眼睛,光滑的头发。他紧绷的身体看上去似乎比之前更为沉重和充实,仿佛裹着他的不是皮肤而是塑料。“我无法忍受没有你的生命,路易。”我伸手触摸他的脸颊;手指下的皮肤十分坚硬。

 

“我想是的。”

 

“我完全是为了一己私利才那么做。”我承认道。

 

而他微笑:“你一向如此。”

 

“但是……如果……如果这对你来说真的太糟糕了,如果你宁愿……”我说不出来那句话。

 

他牵起我的手:“不。”他坚定地说,我的手在他的手心。我想知道我的皮肤在他指尖下面,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的额头抵住他的额头,慢慢地说,声音微弱:“我想有总比没有好?”

 

他的微笑很冷酷,但我爱他嘴唇的形状这样靠近我的嘴唇。“刚开始的一段时间,很平静。但接踵而来的只有疼痛。”

 

“如果我们放你离开……”

 

“也许我能得到平静,是的。”

 

“而我将会永远痛苦。”

 

“有时候我认为你受的苦还不够多。”他说道,疯狂地亲吻我。

 

他的唇也很坚硬,但他们向我打开。这个,再次拥他入怀,这实在是太过了。我不确定自己能否忍受得住。

 

“我们从未如此接近,你和我,在当时,”路易柔声说:“不,甚至在我被缔造的那个夜晚也未尝如此。”他回应了我无声的拒绝。

 

“那是你的第二次缔造。”我建议道。

 

他摇了摇头:“那是我唯一……唯一在意的事。”

 

我推开他:“而我却从未感觉与你如此遥远。”

 

“这肯定是合理的。毕竟,我们已经分开了几十年。”

 

“但你回归的时候一成未变。”

 

他又摇了摇头:“你错了。时间改变了我们,即使血液也无法改变。而我并不是唯一的例子。”他把目光转向我,而我,一如往常的,对他那双绿色深潭般的眼睛里的明澈感到震惊。当他用那双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无法否认他的任何话语。“你去哪儿了?”他温柔地说,近乎低语。我感受到他的言外之意。“为何你不在那里?”

 

话里没有诘责,现在没有,他就像孩子一样天真而又苦恼。我几欲流泪。“对不起,”我说,但我感到我的嘴唇嗫喏出这几个单词甚至连自己都听不见。“对不起,”当我的眼泪威胁着要喷涌而出的时候,我又说了一遍。“我那时……正在受难。”

 

“哦,这就是你对不起的原因。”他说道,但没有挖苦或讽刺。

 

“我本该在那里的。”

 

“是的。”

 

“我能阻止你那么做吗?”

 

他过了好一会才给出回应:“我不知道。也许根本就不会走到那个地步。”

 

是时候带出另一个艰难的话题:“这个梅瑞克……”

 

他摇摇头:“我还是无法肯定自己的感受。”我点点头,但他继续道:“克劳迪娅……如果你见到她……”

 

“那不是她。大卫和梅瑞克,他们都说那不是她。”

 

“那不重要。也许她就是那样的呢。”他再次抬眼看着我,我从那双眼里看到的悲伤近乎人性。“正在受难,或者已经受难;她鄙视我……我并不怀疑这些。”

 

“来,”我说,终于用双手圈住他的身体,将他拉向我。他顺从了,像个孩子一样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克劳迪娅是不会伤害我们的。”我安慰道。

 

“但你不理解!”他哭泣道:“我无法忍受她正在受难的念头。”

 

“你现在没法帮她,”我说道,平复他的心情:“你从未帮得了她。”

 

“我们做了这么可怕的事,你和我。有一天我们会遭到报应的。”

 

“哦,路易,”我把他抱得更紧了:“你不能一直这样充满负罪感。”

 

他睁着通红眼睛看着我,仿佛人类一般极其脆弱。“你不在那里,”他可怜巴巴地说,然后又补充道:“那是你容忍我许久的最后一丝人类的弱点。”

 

“你不弱,路易。”

 

“是,我知道。现在没有什么能够伤到我的了。”他露出一个苦笑。

 

“那是一种不同的力量。而你,我的宝贝,你的内心很强大。”

 

“那你不会因为我仍在缅怀她而感到困扰对吗?”

 

“如果不缅怀,就不是你了。”

 

“莱斯特,我承受不了这个,”他坦白道:“感觉什么都不对;我的骨头太重了。”

 

“你会习惯的。”我安慰道。

 

“但我不想那么做。”他任性地说,又像个孩子似的。

 

“现在,听着,这还是有好处的。”我抚弄着他的头发说。

 

“比如说?”

 

“你很漂亮。”我停顿了一下,“而且……我不用太担心你了。你无需像从前那样频繁狩猎,因此拯救了一些生命。”

 

他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微笑:“我现在没法混进人群了,如果没有伪装的话。”

 

“你不需要混进去。你可以回到这里住,我们帮你从亚马逊上买书,你无需离开房子。”

 

“昨晚你说我是在浪费永生,还说我应该活在世界里。”

 

“哦,那听起来可不像是我会说的话。”

 

“你知道那不可能和从前一模一样。”他警告道。

 

“当然,但如果你可以改变,那么也许我也可以。”

 

“我一直都想相信你的诺言,”他严肃地说,精致的手指描摹着我的脸部线条:“但你总是半途而废。”

 

“啊,但我在做出的承诺的那一刻总是真心诚意的。”我露出最甜蜜、最迷人的微笑,而他善意地翻了个白眼。“尽管如此,你是多么强大啊?”我沉思:“甚至比我还要强大?”

 

他笑了:“我肯定比你快。我认为我们都已经建立了这个共识。”

 

“真是猝不及防!”我嘲弄道:“速度是你的特长。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其他能力?”

 

“我不知道,”他说:“我没试过。”

 

“你在害怕什么?怕我打败你吗?”我捏了捏他的手,站起身,拉着他直到他挣扎起来。

 

“莱斯特,”他大笑着说:“我不想跟你摔跤。”

 

“那么你想试试看你能飞吗?”从他的表情里我知道他从未想过:“来吧。”我们走到庭院外面。

 

路易看了看四周,痛苦闪过他的脸庞。仿佛还能看到很久之前就被大卫和梅瑞克清理干净的,他的棺材里的血迹和残骸。我抬头看向冷夜的天空,星光微弱。

 

“你害怕吗?”我轻声取笑他。

 

“要是我怕呢?”他挑衅地对我说,靠的更近了,然后双手环住我的腰:“我准备好了。”

 

FIN

 

标签:

莱斯特/路易

吸血鬼编年史

 

 

credit: bibi-chan of DeviantArt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