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莱路】Secret(一发完)

好赞!!!!我很喜欢~~~~克劳迪娅哈哈哈哈太天真了,突然觉得莱斯特可能会因为这句话再去心血来潮造一个“克劳迪娅的弟弟”吸血鬼233333

Double K:

送给@菜猜猜 
因为是分了好几次写的所以后来已经忘了自己最开始想的是什么了😂有点不知所云真的抱歉😂还是希望你喜欢❤️


一句话设定:
莱斯特和路易有一个小秘密,克劳迪娅一直都知道,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是她知道他们在隐藏一些事情。



正文:
“你今晚要去学拉丁语。”莱斯特用的是命令口吻,毫无商量余地,“午夜之前不准回家,你要学着自己解决晚餐了,小姑娘。”
“这不公平,我学习这些还不到半年!”她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姑娘,不朽身体里的那个灵魂跟她的实际年龄相差无几,“我要路易陪着我!”
“他陪你够多了。”金发男人的语气在这句话之后放得更沉,“现在,离开,我已经让女仆为你备好了马车。”
克劳迪娅眨着眼睛,恳求地看着莱斯特,可当然了,这招只对路易有用,莱斯特是绝对不会理会她的。女孩生气地嘟起嘴,转身走向楼下的马车。
“好了,她走了。”在确认马车的声音消失之后,莱斯特向着另一个方向轻快地说,“终于。”
“她只不过是个孩子。”路易笑着,但是忍不住这样提醒莱斯特。
“是啊,孩子,一个占用了你全部时间的孩子。”如果克劳迪娅能看到莱斯特现在的样子,她就会明白自己用大眼睛求人是怎么无师自通的了,莱斯特成天用那种无辜的眼神求路易做各种事情,尽管他们都明白,他不过是一个满手鲜血的恶魔。
“我当然分了时间给你,我们是一个家庭。”路易往后退了两步,莱斯特往前走了两步。
“可是那远远不够。”他忍无可忍地凑得更近,在路易的一声惊呼中把路易打横抱起来,用吸血鬼的速度把他们俩都撂倒在床上,白色的帷幔在莱斯特带起的风里颤抖着。



于是那就是当克劳迪娅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所看到的。
薄薄一层被子下面掩盖的是两个人的身体,莱斯特的金发在昏暗的烛光中都熠熠生辉,但是她从未见过那金色的卷发如此凌乱——莱斯特一向极度在意自己的仪态,他的额角还有同样凌乱的汗渍。
路易像是被什么逼得紧了似的,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双手紧紧锁住莱斯特的后颈,嘴唇在克劳迪娅看不见的莱斯特裸露的肩膀上游移,然后她闻到了血的香气。那香味与人类的血带来的不同,像纯度极高的威士忌,闻之就令人醺然欲醉。
是路易的指甲或是犬齿嵌进了莱斯特的皮肤。她这样想着。然而莱斯特却似乎是欢欣的。
“克劳迪娅!”路易突然慌张地出声,他的余光终于扫到了门口。
“我让你午夜之前不要回家。”莱斯特的声音像往常一样冷静自持,若非认真听几乎无法察觉其中的小小颤栗。
“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很快就会有个弟弟给我作伴啦。”天真的小姑娘扬起半边脸颊,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那个拉丁语老师讲课实在没趣,他说的话还没有他血管里流动的液体来得吸引人,于是我就用他做了晚餐了。”
然后是克劳迪娅脚步快速远离,噔噔噔跑下楼的声音,像生怕莱斯特会惩罚她似的。



I understand perfectly. 
I'll have a little brother. 



她的嘴角因这突然涌入脑海的回忆和孩童稚语不受控制地缓缓上扬。
岁月对于吸血鬼来讲实在是没什么意义的东西,这么多年过去,小女孩天真的发自内心的笑早已变成了女人娇俏迷人意味十足的一个面具一样的表情,然而时间竟未给她的脸上添一道皱纹。
在这多迈一步就是阳光照射、远离任何血源的监牢里,她反倒露出成人以来最开心最真的一个笑。
那是藏在旧时光里的小秘密,就像你偶然在房间里发现儿时的一张糖纸,里面曾经裹着一块甜到发腻的糖块,但是你早已经无知无觉地吃掉了糖,只留下一张单薄的糖纸。
虚情假意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当年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莱斯特真诚地无所畏惧地爱着路易,爱屋及乌地喜爱她。路易近乎怜惜地爱她,纠结地想远离莱斯特而不能自主。而她呢,就像全天下任何一个孩子那样,对一个家长亲近不已——路易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且畏且敬——莱斯特俊美的外表下是怎样一副灵魂。
就像路易说的那样,他们是一个家庭。曾经。虽然扭曲,爱里混杂着说不清的恨,但毕竟是一个家庭。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只是当时。



END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