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吸血鬼编年史】没有像你这样的陌生人(全年龄/莱路莱无差/一发完)

没有像你这样的陌生人

作者:@necrodruidlife

来自@ahandfulofobsessions的点梗,路易帮莱斯特为试镜做准备。祝万事如意!

原文链接:http://vcsecretgifts.tumblr.com

授权图:

译者注:虽然作者让我贴AO3的地址,可是我在AO3还没找到这篇文,所以我还是直接贴了汤不热的地址,我问她是不是忘记传到AO3了,暂时木有回音。

 

 

“这比你耗一整周在街头卖艺还要糟糕。”

“不是这样的。”

“哪个地方都糟透了。”

“并不是这样的。”

“这是——别发唠叨了。再乱动你会被剪刀划出一个口子的。”

我不甘心地安静下来,尽可能地做出闷闷不乐的样子。“怎么这么久?”

“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并不是一个专业的吸血鬼发型师,”路易说,伴随着剪刀咔擦咔擦的声音。

“也许你可以不用把每根头发都剪得那么短,”我友好地建议道。

“记住——你和我可能确实永生不死,但是试镜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凭什么是我去试镜,”路易透过镜子看着我的眼睛,我耸耸肩装作百无聊赖的样子移开了目光,他继续剪起来。“任何美发沙龙都会欢迎你的光临。你可以私人预约各种理发师。你完全可以自己做。”

“我可以,只要施展一点感应术,就能找到一个真正的吸血鬼理发师,”我提示他。

“那你为什么不做?”路易问道,手指握住我湿透的头发,又放开了。

当他盯着我的头皮和他的手时,我才能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否则只是看着他,我就心碎不已,他是那么美丽。

“如果要扮成一个不知名的人类演员,我就不能有这么完美的发型。”我怀着极大的耐心慢慢说道:“我也不能享用高档产品,这也是我们现在为何待在这个小区这栋房子的原因。我出门还得搭乘电车。细节决定成败。”

“是的,你一直都很注重细节,”路易连眼睛都不抬,面无表情地说道:“‘周全的莱斯特’,我们都这么叫你,赞扬你对一切事务的责任感。”

“任何值得做的事都值得做到极致。”

他完美的嘴唇上浮现出一抹微笑,我心满意足地看到他终于垂下眼帘,这样我就可以继续看他脸上的反应。他今晚显得格外美丽,或者我今晚格外爱他,或者两者皆有,我在没有看他的时候才舍得喝水。

“你怎么说都无所谓,”他一边飞舞着剪刀一边喃喃自语道。

“这句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的王子殿下。”

“有点儿——你看上去在自娱自乐。什么事?”

“这事从哪个层面看都很荒唐。”路易回答。

“我永远都会感谢你对我甜蜜的鼓励,亲爱的。”我正襟危坐。“但是,听着,我现在要去舞会了。我会以人类的身份混进去,我要去试镜。我会以试镜第一名的成绩去扮演角色,我会参加排练,我要在现代版的哈姆莱特里担当主角,首演之夜里我英俊的外表则会变得无比悲情。每个走在散场的路上的观众都会频频拭泪。”

“是的,这个计划也很荒唐,但这并不是我想说的。”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是如何指挥我帮你挑选服装,如何命令我帮你涂上你喜欢的摇滚黑指甲油,如何让我帮你修剪头发。”路易倒了点发蜡在手上,戳出泡沫。

“唔,我们的指甲太闪了。必须涂点东西上去才不会暴露身份。况且我们得有新鲜血液的滋养才能显得面色红润,这两个小错觉一起作用时,我就能以人类的身份通过考验。当然,我的美貌还是凤毛菱角、鹤立鸡群,但是——”

“这仍不是我想要说的。”他把手埋进我的头发然后四处揉搓起来,看着头发定型。

“告诉我哪里荒唐了。”

路易把手放到我的后脑勺,那里的头发被他剃得很短很精神,他展开手指亲密地触摸着我的头皮。有一种动物直觉是提防颈部,这个连结身体和头部的地方,即使对我们吸血鬼来说也是如此。“这个,这个才最荒唐。”

“你不喜欢我的发型?我要生气了。”

“多少年了,莱斯特?你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我几乎要回答他了,但他抬头看向镜子,对上我的眼睛,惊讶而又脆弱。我无法移开目光,但是当他看着我的时候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这么多年而你却不肯告诉我你做这些事的真正原因,你让我做这些事的真正原因?”

“真正原因?”我不解地重复了一遍,他颧骨的弧线堙没了,睫毛的长度消逝了,我迷失在那绿眸的光芒里。美丽,他仍然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所见过最美丽的生物。也许缔造他是我这一生唯一、真正的善行。毕竟,因为我,他的美丽才能留存至今,惊艳世人。人们若理解我便一定感恩于我的善行。

“你让我给你理发的真正理由,是的。”

“那又是啥?”

“你喜欢让我做这样的事,”他露出了一个温柔又俏皮的微笑。这个微笑瞬间击中了我的心脏,白栎木桩都无法做到的事,对他来说只需一个简单的微笑。“但是你不会承认你喜欢让我做这种事。”谢天谢地,他终于垂下眼帘,我也能移开和他对视的目光。

“我要迟到了,”我吸了吸鼻子,站起身,拨弄了一下头发,把他小心翼翼做的刘海拨的乱七八糟。“这比我预想的还要长一些。太长了。”我绕过他,走向门口。

“首演之夜可别忘了你的美国腔。”路易提醒我道。

“知道,知道。”我活动活动肩膀,进入角色,扮演哈姆莱特不算什么,扮演卢西恩·马奎斯,一个刚刚搬到新奥尔良不久,野心勃勃的25岁男演员——这才是乐趣所在。我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来打发时间吗?也许有。我在乎吗?不见得。如果不享乐,永生又有什么意义?

“还赖着不走,你会错过电车的。”路易说道。

“我没有赖着不走,”我坚定地说道,踏着大步走进黑夜。

“结束之后你会回到这里吗?”

我停住脚步,但没有回头:“你会等我吗?”

“不会,”他说,跟着我走到外面,摇摇头:“我会出去几天,但我不想让你担心。”

“你要去哪?”

“我有些事要办。”

“你需要——”

“不需要”

“但是我——”

“别来找我。我知道你能找到我,只要你愿意,而且我知道的事你也知道,所以不需要你再来证明了。”他把一缕黑发别到耳后,这个细微动作使他的头发在路灯和月光的笼罩下泛着微光。“而且……”他笑起来,向我投来一瞥。“你忙着扮演人类,不是吗?”

“当然。是的。很忙。要注意细节。就像我说过的那样。”我停顿了一下:“我没领会到你的嘲讽。”

“这不公平,你知道的,像那样去干涉他们,去替代他们的角色。人类生命短暂,苦难深重。”

“不公平?”尽管已经意识到他明显是在转移话题,我还是讥笑道,“不公平?我正在模拟一个候补演员的人生。当他达到我的位置——”

“你是说,卢西恩·马奎斯的位置,一个困苦的艺术家,一个英俊的恶魔?”

“你肯定喜欢我的头发。”

“我从没说过这样的话。顺便一提,你忘记赶电车了吗,还是说你一点都不担心迟到?”

我气冲冲地走了。

++

我没有搭电车。反正电车总是晚点,而且我确定卢西恩现在肯定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而且,不管怎样,我确信卢西恩会选择飞到他的面试地点,如果他有那个能力的话。

++

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排练了几周《哈姆莱特》——更确切的说,是卢西恩排练了几周《哈姆莱特》,我扮演卢西恩已经有几个月了。有半数演员喜欢我,剩下一半都在恨我,最后四分之一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我,被我的一举一动迷得七晕八素。这非常理想。我在这本质是过家家的游戏里得到了许多乐趣,几乎把他给忘了,直到排练结束,我才注意到那个孤零零的身影坐在空荡荡的剧院的最后一排。

他在写生,故意无视我。我想撕碎他手上的画板,命令他看着我,把他按在我的胸膛,永远不分开。但是事实有所不同……

“你不需要和你的朋友说再见吗?”他问道。

我向后扫了一眼:“哦。”排练结束的时候我就离开舞台了,明显忽视了跟在我身后的人。“嘿,大伙。”

“你们俩认识吗?”扮演奥菲利亚的女孩问道。

“不认识,”路易抢在我开口之前轻声说道。

“那你应该做个自我介绍,”她建议道,谢天谢地她挥手解散了其他看热闹的人。我向她点头致意,在她离开的时候给她一个飞吻,这让我得到了一个微笑和一个白眼。

“那么?”路易问道。

“那么什么?”我问道,转过身面对他。

“你不做自我介绍吗,哈姆莱特?”他挑起一根眉毛,满怀期待地等着我的回应。我开始注意到他身上的所有细节,每当我直面他的存在和他无与伦比的美丽时,其他事物对我来说都成了过眼云烟。他仍是那么苍白,但由于猎食而泛着红晕,虽然修剪不多,但他还是理了一个发型。无洞黑色毛衣优雅地勾勒出他的身材曲线。他的手指被炭笔弄脏了,黯淡了他精致指甲上的光彩。

“你是一个画家,”我说道,豁然开朗。

“是什么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他把画板关上,轻盈地站起来。“阿兰·雷诺。”

“卢西恩,”我说,握住他伸出的手,“卢西恩·马奎斯。”

他握了握我的手——我们上一次握手是什么时候来着?我们俩在这种场景下握手的感觉很奇怪。也许是这个动作的新鲜感,或者是他当他看着我对我笑的时候绿眼睛施展了魔法,我已经完完全全被他迷住了。他到底想玩什么?我要怎么陪他玩?他已经猎食过了,因此他的手指比往常温热,但仍然……

“咖啡,”我突然说道,想象着他是如何用双手握住杯子,温暖他的手指。“你要不要——?”

“我要不要喝咖啡?”

“对。”

“和你一起吗?”他问道。

“理想来说,是的。”

“卢西恩,你是不是有这个习惯,喜欢邀请第一次和你见面的陌生人一起喝咖啡?”

“像你这样的陌生人吗?”我问道。

“我想是的。”

“不是,”我说道。“没有像你这样的陌生人。我没有那种习惯,因为我能邀请的人只有你啊。”

“来点音乐吗?”

我露齿一笑:“你同意了?”

“我们还去不去咖啡厅了?”

++

我和他漫步在之前已经走过无数次的大道上,但是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奇特遥远,轮廓模糊。唯一生动而真实的是在走路的时候,他的肩膀会擦碰过我的肩膀。我是那么的年轻,沉浸在爱河里,感觉自己如此幸运,这种感觉让我的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我们在咖啡厅里各自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聊了几个小时。卢西恩向阿兰侃侃而谈他的希望和梦想;阿兰则向卢西恩讲述着乡下充实质朴的童年。我们时不时倾向桌子,偶尔会碰到对方的手指,那种触感就像过了电一般灼热。我们聊着天,直到我再也无法忍耐他每一个姿势里流露出的优雅,直到他的美丽让我感到心碎绝望。我抓住了他的手腕进而扣住他的整只手。“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我急促地问道。“这就是你一直以来都想要的,这种新鲜感,这样的热恋——”

他倾身越过桌子靠近我,在我的双唇轻轻印上一吻。

在他吻我的时候,我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他的唇贴着我的唇,我的脉搏越来越快,直到我什么都听不见,只听得见自己那超凡的心跳,沸腾的血液。他的唇移开了,慢慢地、轻柔地、神圣的,就像天堂的大门,当我陷入狂喜、痛苦不堪的等待着他的下一部动作时,他加深了这个吻。他的手捧起我的脸,这样他的手指就可以滑到我的脑后,抚摸着我的头皮,而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喜欢那种剃得短短的头发的触感——但接着他发出一个细微的声音,含在喉咙里,最安静的呻吟,我什么想法都没有了。我的双眼印出他的模样,我的手指缠绕着他的头发,他推开了我。

“带我回家。”他说道。

“那是哪?”

“任何地方,”他说道,直直地看进我的眼睛里,“任何有你的地方,莱斯特。”

他率先站起身,然后把我拉起来,虽然我是不可能不跟着他走的。他拉着我走到外面,在路边亲吻我。我想告诉他我爱他,即使他已经知道,但那就意味着打断这个吻,而我不想这么做,我不能这么做。我们没有飞——我们一路跌跌撞撞地回到我的新家,疯狂地啜饮对方的血液。我反锁了门,他滑进我的臂弯里,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爱你,”我告诉他,“我爱你,我从来没有像爱你这样爱过别人——”

“无需再引诱我了,”他说,“你拥有我。”

“我现在没有用任何的引诱技巧——”

他笑了,低沉而又愉悦,“你和你的游戏。这。”他打开了刚刚一直带在身边的速写本,然后递给我。

我开始慢慢地翻阅着,后来越翻越快:“这些都是——”

“是的。”

“这些都是我。”

“不,”他耐心地说道,“这些都是卢西恩。”

“你看了多长时间……?”

“哦,有一段了,”他微笑:“你那么有趣——任何人都会暗中观察你的。”

“那么,你是爱上我的人类化身了吗?”我轻快地问道:“你深爱着的是卢西恩这个凡人吗?”

“今晚我已经习惯了你的新名字,莱斯特。我确信年轻人把今天这个行为叫做‘角色扮演’。”

“难以相信你在那么多人中——”

“你只是对你没有成为第一个发明这个词的人而感到失望。”

的确如此,我吻住他制止他再继续说下去,吻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我们俩都蜷缩在对方的怀抱里。

如果没有这些新的开始,永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FIN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