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莱路】【吸血鬼编年史】【点梗】《假如我是三天人类》(1)

啊啊啊啊啊!😭😭😭😭👌👌👌

大海航行靠摸鱼:

 @菜猜猜   的莱路《假如我是三天人类》,介于莱斯特当过人,而且这段经历把所有人折腾的鸡飞狗跳不得安静,这次让路易试一试安全的当人,当自己。。。


啊,lof之神保佑我


应该会有第八个字母吧···应该····吧······


、、、、、、、、、、、、、、、、、、、、、、、、、


莱斯特的目光从路易紧闭双眼的面孔上抬起来,看到马赫特的神色由严肃转为和缓。嘴唇边的纹路如逼真的雕像般坚定不移,却又无比自然流畅,这个生着红色长发的精灵,她的眉目轮廓有如石塑女神,她高大刚毅,目中的神采永远让人气息为之所夺。




这个几千年来一路清圌醒的幽冥生物,精打细算直到永恒的不死之神正在踌躇,他看得出来,她正在思忖,犹豫不决,该如何向他解释路易的境况。




这是极为罕见的,基于她一向是那样坚强而富有威胁性,“不睡、不住口、永远疯癫的不死之神啊”!




莱斯特拿不准主意,她无可限圌量的法圌力让他困惑,该如何解读她的表情,好?还是不好?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路易的死亡,可是她的表情告诉他不是这样的。






“还有什么比死更难以宣之于口呢?”他求恳的问道“厄运之神还有什么样的选项比死亡的离别还要伤人?马赫特,我知道你懂得,甚至是了解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而对我来讲,对于他的情况的未知比什么都可怕。”




“他与我不同,我可以把这一切都当作冒险,挑战,或诸如此类的享乐,无论是交换身圌体还是下地狱都是我心甘情愿乐意践行的人生••••••可我不能忍受他冒险,啊,他一向如此脆弱易碎,充满感情。一想到那样的灵魂再也不会在他的身圌体里出现我就难受得发狂••••••”




“这就是我拿不准如何对你解释的原因,”马赫特的目光已经从路易身上抬起,平静的注视着他“你会咆哮,发狂,而我无法安抚你。”




路易沉睡的头颅枕在莱斯特跪着的双膝上,黑发散乱的覆在前额上,显得有种不符合身份的天真无辜。轮廓精致,沉静无比,没有一丝活气,两百年圌前在新奥尔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恍然再次重现,他失去了生机,而这次莱斯特无法用自己的血唤圌醒他。




“这件事我可以把就我所知的部分告诉你,但你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你好像永远都是年轻的,这是一个诅咒。”




马赫特的声音在他们置身的小教圌堂里回荡,似乎惊落了雕花穹顶上,覆盖在繁复花纹与天使面目上的尘埃,这里终年阴暗,不见天日。苦行僧曾在这的烛火下抄写经卷,修女曾在基圌督蒙圌难的神龛前跪倒唱诵。今天他们却要在此试图唤圌醒一个不洁的魔物,一个幽冥里的鬼魂。




这是不赦之罪,即使这个鬼魂是他们当中最纯粹,最人性的一个。




“至于路易斯•波音提•拉克灵魂的遭遇,我一无所知,甚至这世上除他之外没有人会知道他曾经去过哪里,是否和你一样遍历了地狱与天堂,或是经历过应许之地的洗礼••••••”马赫特看着路易沉睡的面孔,语气几乎是慈爱的“据我所知,他之所以沉睡不醒,是因为另一个精灵从烈火中显形,用它的力量影响了他,与我们那个古老的原始力量相反,它的威力会让非圌人的存在回到人类的状态,但庆幸的是时间不会太长。”




“在古碑上,我们的前辈曾刻下它的事迹,在我出生之前的千年再千年,它通常是作为恢复之神被人们称颂礼拜,但当人们认识到它不能永久的把变成怪物的亲友变回来,就抛弃了它的祭坛。它气愤极了,发誓在自然之力穷尽之前再也不庇佑人类,因此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景象了。”




“枯木再青,死人复生,泉水倒流,异兽显形••••••”她似乎进入了一种回忆的状态,吟唱中带着古老生僻的单词和音调,但莱斯特仍能听懂她的歌谣“三个太阳,一切返回原状,慈悲有价,永不再来。”




马赫特仿佛是厌倦了远古时代的那段回忆,站起来走出了这个寒冷的旷室“你所能做的就是等他醒来,年轻人,再耐心些吧。”




那红发摇曳的背影一眨眼就消失殆尽。莱斯特看看他为路易换上的亚麻衬衣沾上了这里的灰尘,摇摇头把他抱起来,骨骼纤细的身圌体单薄得仿佛一折就断。




“现在,路易,我们可以回家了。”



评论(2)

热度(40)

  1. 菜猜猜大海航行靠摸鱼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