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猜猜

【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莱路】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第六章】完结

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作者:Nightingalewithatale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09939?view_full_work=true

授权图:

 

概述:

莱斯特经常惹路易心烦。都在一起几百年了你还能指望什么?但是这个金发吸血鬼并不是有意惹怒他的伴侣。他只是想要给他郁郁寡欢的小雏儿最好的。路易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是他的错。


第六章:调情

 

概述:

每当提到路易,莱斯特喜欢侵略性地调戏他。年轻点的吸血鬼永远也无法欣赏这点。不要担心,他会确保他的缔造者得到应有的报应。最终。

 

“哦!”

 

路易叹息,看向莱斯特,后者正头朝下躺在长沙发旁边的翼状靠背椅上,脚搁在他本该靠着头的位置,发尾几乎要碰到地板了。“怎么了,莱斯特?”他暴躁地问,用拇指夹着他刚刚看到的那一页做记号,然后将书倒放在他的大腿上。

 

“哦,没什么,亲爱的。只是——”他叹了一口气,夸张地、做梦似地将《夜访吸血鬼》放在胸前:“你把我的外貌描述地如此准确,却诋毁我可爱的性格。”

 

路易扬起眉毛,毫不犹豫地又回到他的阅读里:“你对我很残忍。”

 

莱斯特竖起一根手指:“啊,啊,你故意不写你当年一次又一次求我的情景。”说到这里,他露出小狗般的目光,用了气音,双手将那本书抱在怀里作西子捧心状:“哦,莱斯特,抱着我,我只需要你抱着我。莱斯特!吻我。莱斯特,我好饿,但我不会和你一起狩猎。请给我一些血。”

 

“我从未说过这些话。”

 

“嗯,也许没有说这么多。但是,我不会让你死。我本该因你的鲁莽惩罚你。”

 

路易无视他。

 

“也许,我应该继续这么做。”

 

他的眼睛突然就对上了缔造者那双饥渴的灰眸,路易立刻意识到他应该逃跑。停顿了一下,继续胶着的对视,年轻吸血鬼将他的书扔向莱斯特,那本书飞快地穿过古老的大厅——他们购置的、几乎完全是维多利亚风格的房子。莱斯特的胃紧了紧,折起身子,一只脚抬过头顶再落到地上对着椅子,轻而易举把书踢翻到地。

 

“路易!”他大笑地呼唤道,双手捧着肚子:“亲爱的,回来!”

 

房子的某处,路易大喊着拒绝的话,刺激得莱斯特在后面追着他跑。他悄悄走进主卧,深深地吸气,闻到了爱人的香味。莱斯特双手背在背后,慢慢地沿着房间走动,当他在一个巨大的衣橱面前停下来时,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这个衣橱位于四柱床的左边,正对着半开的门,外面就是他刚刚进入房间前经过的走廊。

 

“路易,”他戏弄般地又叫了一声,短暂地踮起脚尖站了一会儿,一只手在衣橱的旁边拍打然后又把手收了回来,继续背在身后。“我找到你了。”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路易突然从衣橱里出现,往门口猛冲过去,结果却似一头扎进床里。在年轻吸血鬼在经过他身边几乎要摔倒的那一刹那,莱斯特一把捞住他的腰,将黑发吸血鬼圈进他的胸膛,夸张地在他耳边印上一吻。

 

“淘气的孩子。”他在路易耳边低语了一句,接着就将他不断挣扎的雏儿推倒在那几乎没用过的床上,路易正脸朝下,双手被禁锢在后腰。年长的吸血鬼压在路易的身上,轻轻推了推他的背,右膝置于他的双腿之间,另一只脚则在路易臀部的侧边,这使得莱斯特有完美视角观赏伴侣生气的面孔,因为怒气和轻微的难堪而泛红。

 

“放开我。”他嘟囔着,在金发男人的身下扭来扭去。

 

“嗯,我不想这样,天使。”莱斯特换左手抓住路易的双手手腕,右手则获得自由,在年轻吸血鬼的后背处往下描摹、逡巡,最终停留在他肿胀的下囧体。“像这样,你看起来多可爱。试着享受这一切。”

 

路易扭着头想要看到什么,而不只是感觉到莱斯特正在做的事。当他的缔造者轻拍他的屁股时,路易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你不觉得用两只手会更享受吗?”

 

“哦,路易,”莱斯特沙哑地呻吟:“永远都这么善于摆布。”

 

莱斯特温柔地把路易的黑发从他脖颈旁边撩开,仔细嗅闻柔软秀发的味道,接着倾下身,咬住了路易苍白、鲜嫩的脖子,年轻吸血鬼暂时忽略了穿刺的疼。但是突如其来的镇痛使得路易嘤咛起来,他的双手因为莱斯特的放松而得以解脱并紧紧抓住面前的床单。快速地吸了几口,莱斯特将他的手放在路易的手上。莱斯特抽出尖牙,没有漏掉一滴血,他翻到床头,平复自己,而路易则昏昏沉沉地看着他。

 

“很好,路易。”莱斯特夸奖道,用他的胳膊环住年轻吸血鬼的肩膀,玩弄后者的头发时,路易发出抱怨的声音。“哦,嘘。”他把路易的一绺黑发别到耳后。路易抽泣一声,从他的缔造者手里挣脱出来,蜷起身子打了个哈欠。

 

莱斯特轻声笑了笑。路易的下巴上还有血液滴落。金发男子向前倾身,伸出舌头在黑发吸血鬼的下颌与嘴唇舔了一圈。路易慵懒地推开他,轻声抱怨道:“天啊,你真的很烦。”

 

“但你还是爱我。”

 

“是的。”

 

路易伸着头在莱斯特的嘴唇落下一个吻。他打着瞌睡,依偎在金发吸血鬼的胸膛,听到莱斯特惊讶地说:“既然这样,我怎么能为你之前放过的那么多场火来惩罚你呢?”

 

路易龇着牙从他的缔造者怀里和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我要去见阿曼德。”

 

“等等,路易,我只是逗你玩呢!你不要去找那个小恶魔求安慰了。我在这里!”


FIN


cr: fruitscake via DeviantArt

【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莱路】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第五章】

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作者:Nightingalewithatale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09939?view_full_work=true

授权图:

 

概述:

莱斯特经常惹路易心烦。都在一起几百年了你还能指望什么?但是这个金发吸血鬼并不是有意惹怒他的伴侣。他只是想要给他郁郁寡欢的小雏儿最好的。路易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是他的错。


第五章:火焰

 

概述:

路易喜欢火,莱斯特讨厌他喜欢火,但年轻的吸血鬼清楚地知道如何才能得到他想要的。

 

备注:

(见章节末尾备注)

 

“路易!这是什么?”莱斯特询问道,对他晃了晃手里一根小小的橘色管状物。路易正在和硬饼干聊天,他抓住这个东西放到手掌上,用拇指按了按。旅游巴士经过颠簸的地方将他们挤成一团,彩色的窗户震动了一下,这个情景让莱斯特很担忧,即使他知道他们不会掉下去。临近午夜。他和路易能完美地避开阳光。

 

“一个打火机。”路易疑惑地回答:“莱斯特——”

 

“为什么这东西会在你的包里,路易?”他压着嗓子低声问道,吓得车厢内另外三个人类跳了起来。巴士司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因为司机和乘客坐在前面有小推拉窗隔开的车头位置,推拉窗的上色也是浓墨重彩。“莱斯特,”路易开口,但主唱莱斯特竖起一根纤细的手指。

 

“回答我,路易”

 

年轻的吸血鬼瞥了一眼他的缔造者,接着回过神耸了耸肩,双腿交叠。

 

“火很美。”

 

“我的天(Mon Dieu*)!”金发吸血鬼惊呼一声,他双手叉腰:“看我养了一个多蠢的小傻瓜。他爱火但火能要了他的命。你一定要搞个大新闻吗?(Quel petit imbécile j'ai. Il aime le feu et cela pourrait le tuer.Pourquoi devez-vous être si destructeur?)**”他说着话,手舞足蹈起来,开始自言自语,然后转过头盯着路易不放。人类都在观察他们,莱斯特则涨红了脸。路易目不斜视,双眼半闭,平静无波。“莱斯特,”路易小声道,用法语发音:“别吓到人类。(N'effraie pas nos mortels.)***”

 

莱斯特瞪着眼睛将打火机夺了回来,扔到艾利克斯手里。“所有人都不要给他任何能点火的东西。”他命令道,然后快步走到巴士后车厢,关上车帘。

 

“所以,”硬饼干慢吞吞拖着长音尴尬地说:“你书里说的都是真的?你以前是个纵囧火犯?”

 

路易耸耸肩,歪了歪头,仔细打量起他眼前的人类:“嗯,没那么简单。”

 

“哈!”后面传来一声嘲笑:“你烧毁了我的三处房产。”

 

控诉之后是一阵沉默。

 

路易深吸一口气,站起身,伸了伸懒腰,双手放在头上,背向后弓。“剧院和租来的公寓,我承认,但那个种植园不是你的。那是在我家族名下的。”

 

莱斯特把车帘掀到一边,再一次现身,他的头发松松地散在脸颊周围,不再是用一个黑色的蝴蝶结绑在后面。“一个完美的辩护,亲爱的。”显而易见地生气了,他龇着牙嘲讽地笑起来:“但你还是把它烧了。”

 

路易冷静、沉默地走到巴士门口,他面无表情,又像是厌烦的样子。他的手放在门上,按住黑色的树脂玻璃,几乎是用蛮力把门掰开,车辆来往的轰鸣声一下子刺激到了人类脆弱的耳朵。

 

他像是做梦似的,叹息一声:“我想知道阿曼德是否会让我——”

 

“好吧!”莱斯特大喊,又从艾利克斯手里把打火机抢了回来。他把自家伴侣从门边拽回来,路易伸着手要拿打火机,莱斯特把手里的浅橘色管状物拿得远远的,使其远离路易的活动半径。“如果你想看火,跟我来。”

 

年长的那个转过身,消失在了后车厢,他的黑发造物乖巧地跟在身后。车帘再一次放了下来。

 

整个晚上,人类都能听到打火机点火时的轻微咔嚓声和熄火时的嗑嗒声,一遍又一遍,周而复始。安静的低语嘘声和突如其来的咯咯笑声使他们脊背发凉,但没有一个比路易轻启粉唇唤着“雷利欧”和接踵而来喉咙吞咽的浑浊声音更令人恶寒的了。


TBC


备注:

*我的天

**看我养了一个多蠢的小傻瓜。他爱火但火能要了他的命。你一定要搞个大新闻吗?

***别吓到人类


cr: fruitscake via DeviantArt

【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莱路】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第四章】

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作者:Nightingalewithatale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09939?view_full_work=true

授权图:



 

概述:

莱斯特经常惹路易心烦。都在一起几百年了你还能指望什么?但是这个金发吸血鬼并不是有意惹怒他的伴侣。他只是想要给他郁郁寡欢的小雏儿最好的。路易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是他的错。


第四章:嫉妒

 

概述:

阿曼德喜欢用他对路易展示的喜爱之情来激怒莱斯特。百试百灵。与此同时,路易只想静静地阅读诗集。

 

备注:

(见章节末尾备注)

 

莱斯特和阿曼德大吵大叫着对骂时,路易在公寓的三楼沙发上蜷起身子,揉了揉太阳穴。

 

“为什么他身上有你的味道,阿曼德?”莱斯特手指着路易的方向质问道。

 

“也许是因为他喜欢我的古龙水味儿?”阿曼德露出一个恶魔般的微笑。他和莱斯特都知道路易从来不喷古龙水。

 

莱斯特亮出他的尖牙,一把抓住阿曼德的红发将他拎起来,阿曼德几乎双脚离地了。他的手胡乱的抓住莱斯特握住他头发的手指,另一只手也伺机抓住了莱斯特的金色卷发,几乎要把他的头皮都给掀起来。

 

“莱斯特。”路易唤了一声,对自己没有叫出阿曼德的名字感到有些欣慰,因为意识到了他的缔造者如果听到他喊出另一个吸血鬼的名字会更加气愤。两个古老的吸血鬼听到声音都定住了身体,双手依然抓着对方的头发。“在呢,我的甜心。(Oui, mon Coeur*)”

 

“请安静一点。你们打架打的我头疼。”

 

莱斯特放开阿曼德,溜到路易身边坐下,双手揽住路易的肩膀轻声安慰,把雏儿的头发别到耳后。“可怜的小家伙。我可怜的路易。(Pauvre petit bébé. Mon pauvre Louis.)**”他瞪了一眼阿曼德又转过头对着路易轻轻拍打他的手臂:“我会让他离开,我的雏儿。不要担心,亲爱的。(Je vais le faire partir, mon petit. Ne t'inquiète pas, amour.)***”

 

“你知道我讲法语,莱斯特。”阿曼德单手叉腰说道。带着微笑,他走近路易,一只手放在路易的脸颊上,被莱斯特狠狠地打开了。“你走。路易需要安静休息。”最年轻的吸血鬼翻了个白眼,坐起身倚在沙发的右边,对阿曼德缓慢地点了一下头。“改天晚上见,阿曼德。记得带来我要的那本书。”

 

最年长的吸血鬼手握在门把上,露齿一笑:“当然,美人。我不会错过下次见你的机会。”带着这句话,阿曼德走出大门,跳下台阶,听到莱斯特在门后对他的一串咒骂哈哈大笑起来,消失在夜色里。

“莱斯特!凡人这时候正要入睡。”路易拍着他的肩膀斥责道。

 

“你想要什么书?我给你买就是了。”

 

挑起眉毛,路易慢慢地眨了眨眼睛,一下子安静下来。“安德烈·舍尼埃作品的初版。那是在法国大革命末期出版印刷的。”

 

莱斯特张大嘴巴又猛地合上,一屁股坐回了沙发,貌似撅起了嘴。路易叹着气摇了摇头,用鼻子蹭了蹭莱斯特温暖的脖颈。“如果能安慰到你的话,”他耳语道,仿佛害羞地似的,因为知道他的缔造者有多么爱这个语调。“你一直想带我去看的音乐剧,现在带我去吧。”

 

莱斯特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我很乐意,甜心。现在,你稍微小睡一会儿。我们不想头痛变更严重,对吧?”

 

允许自己被拽到他们的卧室,又被压倒在柔软蓬松的枕头上,路易一直压抑自己想告诉莱斯特他和阿曼德一起计划去一家24小时书店,虽然那很可能最后变成他们的狩猎场。他微微一笑,决定在当地的剧院里买一张季票给他的缔造者作为安抚。

 

备注:

*在呢,我的甜心

**可怜的小家伙。我可怜的路易

***我会让他离开,我的雏儿。不要担心,亲爱的 


TBC


cr: fruitscake via DeviantArt

【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莱路】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第三章】

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作者:Nightingalewithatale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09939?view_full_work=true

授权图:



 

概述:

莱斯特经常惹路易心烦。都在一起几百年了你还能指望什么?但是这个金发吸血鬼并不是有意惹怒他的伴侣。他只是想要给他郁郁寡欢的小雏儿最好的。路易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是他的错。


第三章:倾听

 

概述:

路易和莱斯特对于为人父母有不同的观点,但那不是黑发吸血鬼行为奇怪的原因。

 

备注:

(见章节末尾备注)

 

路易听到客厅里的钢琴盖重重地落下去的声音叹了一口气。他发呆了一小会呆,然后慢慢地推开他的棺盖。他视线模糊、浑身乏力地走进客厅,看到莱斯特和克劳迪娅在四手联弹。他扫了一眼女儿身边的尸体,很明显,是她的前钢琴教师。“你们两个都不准备把这里清理一下吗?”

 

音乐声停下来,两个金发脑袋回过头,天真无邪地对他微笑:“现在,路易,没必要生气。这只是一个没有恶意的事故。”

 

路易皱起眉头,轻启双唇,亮出他的牙齿,咬住他的舌尖,这令他的缔造者微微睁大了眼睛。莱斯特半跪在克劳迪娅面前,一只手环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握住她的下巴:“亲爱的,你先走一步。帮我们找找你认为我们喜欢猎食的地方。”

 

克劳迪娅往后扫了莱斯特一眼,从钢琴凳上跳下来,穿上她的斗篷快步走出门外,下了楼梯,消失在街道里,她渴望用猎物让路易微笑起来。

 

公寓里,路易撑着膝盖站起来叹息一声。他用手扶着前额,几乎盖住了双眼。“噢。”莱斯特愉快地低哼道,悄悄走到另外一个吸血鬼的身边:“亲爱的路易,想要独处的时间?”他很快将他们的胸膛贴在一起,双手滑下路易的背部,然后在臀部那里突然捏了捏。“莱斯特。”路易抗拒道,把手放到莱斯特的胸前想要推开他,金发吸血鬼的双手不得不在他那拘谨的爱人的柔软臀部上多蹂躏几下。“你和她不一样。”

 

“没关系的,路易。放轻松。”他在黑发吸血鬼的脖颈留下一串吻。

 

“如果你不听我的,那你今晚自己和克劳迪娅去狩猎吧。”

 

“路易,”莱斯特叫住退开身子的他:“别太敏感了。”

 

路易重重甩上他们共用卧室的门。过了一会儿,那道门开了,莱斯特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直到他发现路易拿着他的棺材从房间走到客厅,他跪下身,将棺材的位置调来调去,故意摩擦地板发出噪音想要激怒年长的吸血鬼。

 

莱斯特靠在客厅的门框边,双手抱胸,慵懒地叹了一口气,问道:“你在干什么,路易?”

 

“在你听我的话之前,我会一直睡在这外面。”

 

莱斯特突然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亲爱的,我要做的就是听你抱怨。”

 

路易猛地抬起头,他咆哮了一声,尖牙从他那粉色的丰唇里露出来,黑发勾勒苍白的面孔。“你认为我在抱怨?那如果我不跟你说话,你也不会想念我的声音了!”说完那句话,路易跳进他的棺材里,砰地一声躺下去,几乎砸到了自己的头,然后怒气冲冲地合上棺盖。

 

“哦,路易,”莱斯特轻声笑起来,坐在上面,敲了敲木质的棺盖,然后一脚站着一脚滑开了盖子,露出伴侣因为生气而瞪大的眼睛和紧抿的嘴唇,他的后背僵直地靠在棺内柔软的垫子里,双手握拳抓着大腿的布料,牙齿紧紧咬在一起以至于莱斯特很肯定他的黑发造物正处在痛苦之中。“别这么夸张。”莱斯特训斥道,用手抚过路易气呼呼鼓起来的脸颊,这个动作和别有意味的手指令年轻的吸血鬼猛地把下巴撇到另一边作为回应。

 

莱斯特飞快地握住他的手背,倾下身,和黑发吸血鬼面对面,他们的嘴唇几乎要碰到一块去了。路易一下子咬住缔造者的下唇,吸了点血,然后把他推开,又一次泄愤似的合上棺盖。

 

莱斯特挫败地哼了一声,回到起居室,出门的时候怒气冲冲地把他之前买来的昂贵花瓶砸到地上。“好,路易,随便你!”他对着一地的瓷器碎片大喊:“看我会不会在乎你再也不和我说话!”莱斯特很快就对他的话感到后悔,但是骄傲不允许他把那句话收回来。他披上外套,跺着脚走出公寓。“可怜的小傻瓜(Petit misérable idiot)*。”莱斯特咒骂着。当他听见路易无声的抽泣时停下了脚步,那声音只有吸血鬼的耳朵才能听得到。他呼出一口气,抬头望向他们的阳台,那里可以俯瞰新奥尔良所有繁华的街道。他的胃紧紧地揪成一团。

 

他会带一个深色皮肤的女人回家,有异域风情又自然不做作的那种,作为一个和好的礼物。莱斯特裹紧身上的大衣,飞快地低下头。

 

他只希望自己没有在路易弟弟的忌日表现得这么残忍。

 

TBC


备注:

Petit misérable idiot:可怜的小傻瓜


cr: fruitscake via DeviantArt

【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莱路】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第二章】

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作者:Nightingalewithatale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09939?view_full_work=true

授权图:

 

概述:

莱斯特经常惹路易心烦。都在一起几百年了你还能指望什么?但是这个金发吸血鬼并不是有意惹怒他的伴侣。他只是想要给他郁郁寡欢的小雏儿最好的。路易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是他的错。



第二章:沉睡

 

概述:

莱斯特只是知道让伴侣睡觉的正确方式。

 

备注:

(见章节末尾备注)

 

 

“路易,你要去哪?”莱斯特问道,他注意到年轻吸血鬼穿上了马甲,扣上纽扣,长发后面系了一个漂亮的小蝴蝶结——那是年长吸血鬼坚持要为雏儿买来的蝴蝶结。路易明亮的绿眸看着他的缔造者走近,牵起他放在门把上的手,引着他走下屋里的楼梯来到了清晨的大街。莱斯特轻轻地关上门,放开路易的手,然后又用他更温暖的那只手牵起来。

 

路易缓慢又温柔地将自己的手从莱斯特的紧握里抽出。“出去。”他嘶哑地回答到,推开门走进大厅。莱斯特轻松隔档住转过来的门,也跟在后面进入大厅。他迅速抓住路易的上臂,将他拉到自己怀里。“为什么?太阳快出来了。”

 

路易挣扎了几下,美丽的脸上表情有些扭曲,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说出了正确的发音。他的声音听起来艰涩低沉,而且几乎轻得听不见。“我想买我现在正在看的书的第三部。”他轻声说,近乎乞求。

 

莱斯特盯着他的傻雏儿,大声道:“你冒着生命的危险就为了一本书?”

 

“那是一本好书。”他静静地说,在莱斯特几乎要把他盯穿的眼神下打了一个寒战。

 

莱斯特把他拉了回来,关上他们身后的门,抱怨起雏儿的愚蠢无知。他勾住路易的肩膀,领着他走进卧室,里面放着他们俩各自的棺材。莱斯特坚称睡在棺材里是为了安全考虑,但是,即使路易并不了解吸血鬼的世界,他依然怀疑他的缔造者是认为他会犯什么致命错误,比如在太阳下自毁,才这么做的。

 

“和我一起睡。”莱斯特用建议的口气命令道,他熄灭了屋内四周的蜡烛,回到路易身边,轻佻地微笑,解开另一个吸血鬼的绿色马甲,又将其从肩膀上脱掉,随意扔到了床上,路易身上只剩下一件很衬他的深绿色背心。他看到路易的嘴唇翕动了一下,大笑起来:“不要噘嘴,亲爱的。我明天晚上会给你买那本书。我只是不想你被阳光烧死。我知道你现在很烦躁。”

 

路易生气地瞪着他。莱斯特轻笑一声,躺入他的棺材里,朝他的伴侣勾了勾手指。带着犹豫,年轻点的吸血鬼爬到了缔造者的身上。莱斯特合上棺盖。路易满意地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蜷起身子趴在莱斯特的胸膛上。金发吸血鬼的指甲逡巡着雏儿的后背。莱斯特沉默地伸直脖子,允许路易凑近嗅了嗅然后咬他。他在喘息,路易轻柔地、缓慢地吸食、近乎吞咽、或者说只是想品尝他血液的滋味。莱斯特一直抚摸着路易的背部微笑。他清楚地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家雏儿进入睡眠,他看到路易的眼皮沉下来,呼吸变得平稳时,心里自豪地想到。金发吸血鬼轻轻摸了摸黑发伴侣的头顶,玩弄起他的一绺头发。

 

第二天晚上,路易在莱斯特灰眼睛的注视下醒过来。他呻吟着,撑起双手和膝盖,推开背后的棺盖,结果落在坚硬的地板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放开我!”他突然大喊道,惊讶多于愤怒,他的声音听起来正常许多,下颌似乎也能灵活工作了。

 

莱斯特微笑地坐起身,靠在棺材的一头,翘起二郎腿,伸了伸懒腰,像一只正要起飞的鸟。路易站起来,跺了跺脚,双手抱胸。“天啊,我的宝贝(bébé)*今天怎么气哄哄的。也许,再来一点我的血能让你冷静下来,亲爱的(Cheri)**。”他微笑,开心地调戏路易:“如果你乖乖的,我让你喝多少你就喝多少,我就会给你买那本书。”

 

路易讥笑了一声,抓起他床上的外套就离开了房间。他自己有钱。他能自己买书。见鬼,如果他愿意的话,他能买下整个该死的书店。

 

“路易!”他听到莱斯特一边跟着他下楼梯一边放声大笑,笑一次喊两声他的名字。“路易,我的朋友,你生气的时候真的特别漂亮。”他们一同走进黑暗繁华的街道,金发吸血鬼用手勾住伴侣的肩膀,在他耳边低语道。莱斯特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子,路易露出牙齿装作咬他指尖的样子,令他猝不及防地缩回了手。

 

备注:

bébé* 宝贝

Cheri** 亲爱的


TBC


cr: fruitscake via DeviantArt

【授权翻译】【夜访吸血鬼】【莱路】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第一章】

五次莱斯特无缘无故惹恼路易,一次他没有

 

作者:Nightingalewithatale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09939?view_full_work=true

授权图:

 

概述:

莱斯特经常惹路易心烦。都在一起几百年了你还能指望什么?但是这个金发吸血鬼并不是有意惹怒他的伴侣。他只是想要给他郁郁寡欢的小雏儿最好的。路易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是他的错。

 

第一章:雏儿

 

概述:

作为一个新生雏儿,路易被周围的世界所迷惑,但莱斯特想让他进食,尽快获取力量。

 

 

“嘘,我的朋友。”莱斯特安抚了他的抗议,领着他穿过沼泽。他们很快停了下来,这样,路易就有机会借着月光,看自己倒映在水里的影子,他的缔造者沉默地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看倒影的模样。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兴奋,因为他身体的新变化。“我们必须动作快点。”金发吸血鬼突然说道,猛地拽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起来。

 

很快,他们就到了城镇。没有半分犹豫,莱斯特引诱了一个美女,或者说,妓囧女,路易晕乎乎的大脑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没在街上溜达了,而是在一间屋子里,酒馆晚上出租过夜用的那种。

 

“啊,我亲爱的。”莱斯特悲叹道,轻抚她的秀发,让那双痛苦的眼睛对着路易。“你必须原谅他。路易很害羞。”

 

这个人类女子站起来的时候,年轻的吸血鬼剧烈喘息起来,从他的缔造者身边离开,坐到她的身边,从她的手逡巡到胸部。那种血液的香气令人陶醉、无法抗拒。莱斯特露齿一笑,跟着他坐到妓囧女身边,将她的秀发从脖颈上拨开。他坚定但温柔地咬下去。他吞食血液的时候,灰眸对上了路易祖母绿的双眼,强硬又苛求地,命令他珍爱的雏儿饮血。莱斯特无视了女人的气喘吁吁和路易柔软的呜咽声。

 

金发吸血鬼带着炙热的眼神盯着他的伴侣俯下身,在女人的手腕上随便划开一道,对着血红的液体大口啜饮起来。莱斯特从这具身体里抽离。他本能地擦了擦脸,竟没有浪费一滴血液。他坐到路易身边,在路易吞咽的速度因为疲惫而慢下来的时候抚摸他的头发。

 

“停下,路易。”莱斯特厉声说。停顿了一下,他的手指沿着雏儿的喉咙滑过,轻柔地按住,强迫路易放开女人的手腕。“啊,啊,啊,”莱斯特严厉地责备道,抚平年轻吸血鬼的黑发。“在心脏停止跳动以前停下,不然你也会死。”他抬起路易的下巴:“看看你,路易。你把自己弄得一塌糊涂。”莱斯特从马甲胸前的口袋里抽出手巾,尽管如此他还是赞美了路易第一次进食做的非常棒。

 

当路易的缔造者帮他擦拭脸颊时,他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母亲也是这样在晚餐后给他擦脸。他和以前一样不舒服地动来动去,头也转来转去,试图避开那双坚定的手,嘴里嘀嘀咕咕抱怨着什么,然而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再次开口。(他想知道他能否再次说话,他新生的大脑和身体似乎不太协调。)这个动作令他苍白的脸颊染上了玫瑰色。他不是一个孩子。他希望莱斯特不要企图在余下的永生里,像这样对待他。 


TBC


cr: fruitscake via DeviantArt

蜂明Bee*:

終於有了黎斯特 ) 

 

其實這張是回萌後畫的第一張圖。

 

覺得莊園時代的路易應該常常馬尾,18世紀末法國男人馬尾上的蝴蝶結又大又可愛🎀

 

 

蜂明Bee*:

作了個原著版萊路年表,順便給自己作筆記!
註明了路易在哪幾部登場、年紀、路易的髮型變化參考小說敘述與漫畫版(克勞蒂亞故事)

各部簡介等等...還有給新書打call!



【未授权翻译】【吸血鬼编年史同人】【莱路】走出阴影

作者:Twilight (kitre@agora.rdrop.com)

 

原作链接:http://www.forbiddenarchive.com/original/fiction/t/twilight-outshadows.txt

 

 

你是否注意到《夜访吸血鬼》几乎没有给出路易被咬之前的细节,也完全没有他到底是什么时候遇到莱斯特的细节?就像是他对某些事感到尴尬一样……

在这里,我试图看得更深一点……

 

 ——————————————————————————

 

 

我踉踉跄跄地走出酒馆,步入黑夜里;你瞧,酒馆老板把我轰了出来。我出老千只是为了引发一场斗殴,但是某种狗屎运设法把我的钱和命都保住了。哦,好吧,总还有其他地方可去。

 

“哦,为什么,为什么你离开了我?”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把这句话大声说了出来直到路上的行人——这条狭窄黑暗的小路根本没几个人,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不在乎。

 

我错怪他了。但是如果有上帝的话,为什么他带走了我的弟弟,而不是我?

 

我不知道我接下来想去哪。我的脚步没有方向,我停下了脚步,这条街上没有灯亮,只有月光。哦,好吧,我可以一直这么做,我可以一直跟着月亮走。

我走着——或者说蹒跚着,我真的*很*醉——漫无目的地沿着路走。过了一会儿,我麻木的脑子里才想到这不是晚上一个人呆着的好地方。但我不在乎,这才是我走这条路的想法。

 

突然,阴影里走出一个男人。

 

我看不到他的脸,看不到任何东西,他抓住我的手臂然后把我推到了一个小巷子里。我情不自禁地感到一丝心满意足。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那并没有发生。

 

我期待的是,当他粗暴地把我贯到墙上时,他会拿出一把刀或手枪,而我会死去,正如我活过的那样——一无所有。

 

我能清晰地看到他——双眼发亮像蓝色的火焰,月光微弱地洒在金发上——不到一秒,在他的嘴凑近我之前。

 

我挣扎着想逃开——他在干*什么*?——但他很快制住了我,用身体把我压在墙上。他的嘴唇终于打开了我的嘴,我再一次虚弱地试图逃脱。他轻笑一声,呼吸喷在我的皮肤上,俯下身在我耳边私语。

“放轻松,我甜蜜的路易。我是死亡……”

接着他的手指穿过我的黑发把我的头拽向另一边,用嘴咬住我的脖颈。

 

先是很短暂的疼痛,接着,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愉悦席卷了我,就像喉咙里灌入红酒,像血液穿过血管。

 

“哦……”我呻吟道,将脖颈压向他的嘴。我又听见了那个沙哑的笑声,虽然含混不清,因为他还叼着我的脖子。我正在亲吻他另一侧的脸颊,身体贴紧他的时候,用双臂环住他。我在这愉快又眩晕的感觉里迷失了,完全不知道也不在乎这个男人是谁,或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的手指卷着他的头发,我能感到自己在变得虚弱,但我不在乎,而且,哦,这种遗忘*太*美好了……

 

他终于把嘴巴从我的喉咙上移开,但他并没有放松对我的禁锢。他再一次亲吻了我,用他的舌头强迫我的嘴唇打开。而这次,非常令我惊讶的是,我恣意放纵地回吻了他。我能在他的舌头上品尝到自己血液的味道。但我现在几乎动不了了,我没想到自己竟然变得这么虚弱疲惫,用尽全力也无法保持清醒。我向前跌倒在了他的臂弯里,不省人事。

 

 ——————————————————————————

 

我在普都拉庄园的床上醒来,阳光透过窗户洒到我的眼睛里。

我的妹妹,我那所谓的疯妹妹,正在用手帕擦拭我的额头。当我睁开眼睛时,她兴奋地大喊:“他醒了!他活过来了!路易还活着!”

我试图回想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但那在我乱成一团的脑子里是一片阴影。

我问妹妹:“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她打断了我答复道:“一个奴隶发现你倒在门口几步之外。医生也说不出你这个情况的缘由……你*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不记得……”

 

但接着,我想起来了。我用手疯狂地揉搓喉咙,检查那些印记。它们还在那里,在我脖子的侧边,两个小小的穿刺伤口,相距大约一英寸。

我突然*全部*想起来了——那个天使般的金发男人,那个咬伤,所有的一切。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混杂着恐惧和渴望,伴随着对那个男人的记忆侵袭了我。

 

我想知道他还会不会来?

 

FIN